正文 分节阅读_26

作品:《朱雀烙情

    间,牵起两人的手  「朱雀姐好美…」泛起有些羞涩的笑容,白麒开心的说  「我也觉得小白很俊啊!」朱雀扬起笑容  看着他们三人的背影,妍语忽然道:「明天就是最後一天了。」

    「怎麽?我不包办蜜月的哦。」倾舞懒懒的说「你记得明天是什麽日子吗?」妍语忽然带笑的问「你刚刚不就说了…最後一天…呃,各路英雄好汉来的日子…」她忽然想到是怎样的日子了,所以意思就是…

    「哇,我们的殿下明日要在众人眼前献舞耶!」妍语笑得开心  「…等等,这能不能取消啊…」她堂堂一个王储,要献舞!?传出去能听吗!

    「不行不行。」妍语摇着手指

    「殿下,不如戴面具吧…」兰儿提出建言「好…快去帮我准备一个能看的面具!」倾舞点头,神色略为慌张  「做什麽欺侮殿下…」楼寻无言的看着自家亲亲娘子  「平常被欺负那麽多次,不过这一回,有差吗?」妍语露出狡黠的笑容  「这…」楼寻也不好说什麽,只是人家都欺侮你小事,你这也算欺侮人家大事啊…

    「唔…朱、朱雀姐…」白麒低喊着

    「嗯…朱雀…啊…」泛叶低语

    朱雀蹲在泛叶双腿间,用唇舌舔弄着他的硬挺,右手则套弄着白麒的硬挺  「变好硬了呢…」因为含着东西,声音有些含糊  「呜…朱雀…嗯…不、不行了…」身子颤抖几下,将白蜜射进她的嘴里  朱雀吞下米青.液,妖娆的瞅着泛叶,但手没有停下对白麒的套弄  「小白要进来吗…?」她的笑容跟刚刚一样纯真,但动作却是相当暧昧「我…忍不住了呢…」

    将她推到床铺上,比刚刚更加粗暴、更加急切的动作  「是另一个小白。」笑着说,她勾住他的脖子「不对…都是小白…」

    「呵…讨厌吗?」白麒轻笑

    「都喜欢。」舔着手指,朱雀瞅着他「泛叶过来…」

    等到泛叶凑近,朱雀的手开始套弄他的,

    将朱雀的脚架到肩上,白麒用力的挺进她的小穴「啊…」朱雀挺起身子,感受深入的快感「好深…」

    「呜…哈啊…嗯…白…哈啊…啊…」

    手没有因此停下动作,反而加快套弄泛叶硬挺的速度  「变好硬了啊…啊嗯…哈啊…啊…小白…嗯…快要了吗…嗯…」

    放下她的脚,让她的腿环在自己腰间,白麒更加猛力的菗餸  挺起身子,朱雀含住泛叶的硬挺  「唔…呜…嗯…」下身传来的阵阵快感,像波浪般拍打着自己  「朱雀…嗯…我快要…!」话还没说完,白麒就将体内的灼热射进朱雀身体里  「嗯!」还没感受完下身的冲击,嘴里又迎向另一波爆发  宣泄完的三个人躺在床上喘息着,朱雀笑语:「我们再来嘛,今天可是新婚之夜欸!」

    白麒挑眉,道:「我可没说不做了。」

    「当然要再来啊,我连插进去都还没耶!」泛叶抗议的说  「那我们继续吧!」朱雀轻声笑着。

    74.玄武玄麟

    今日,宫内从一大早开始就喧闹的很。

    「好像很热闹。」朱雀眼神飘向外头

    扣着她的下巴,把她扳回来,倾舞道:「别乱动,等等给你画歪了怎麽办?」

    「重画便是了嘛!嘿嘿!」朱雀不正经的说

    「真的不要我接手吗?」妍语在一旁问,这一看也知道是新手来着,手还会抖呢!

    「我、我可以的。」倾舞坚持

    「这边再补一点。」寅月乾脆直接告诉她哪边要再多画些  「唔…这样行吗?还是重画好了?」倾舞小心翼翼的问  「这样很好了,不用重画。」寅月道  妍语在一旁抖着肩,谁叫殿下平时被兰儿服侍惯了呢!

    「时候差不多了,换我跟小月儿上场了。」妍语笑咪咪的说  兰儿缓步走进来,道:「殿下,这儿由兰儿来,你先回房吧。」

    明白兰儿在说什麽,倾舞点头

    「今天特别忙的感觉。」微眯眼,朱雀有些不解「因为今日很多人要来啊。」梳着朱雀的红发,兰儿笑语  「欸?」朱雀讶异的看着兰儿  「之前要你送的信就是自己的喜帖。」兰儿俏皮的眨眨眼  「真美。」君临赞叹的说,手不安分的游移在腰间  「别乱摸。」倾舞道,拍掉他的手  「不能摸,要我只用看的吗?」君临从她身後搂着她的腰,把下巴抵在她肩膀上  「不然?」挑着眉,倾舞抬手整理头上的发簪  「当然是…」君临低笑,把手探入她的衣襟内  啊!这手感,果然是他怀念的触感。

    「啊啊─!别乱摸啊!」倾舞尖叫

    君临抽回手,因为看见渊渟走进来

    「好了吗?」渊渟问「宾客来的差不多了。」

    倾舞点头,将一旁金色的面具戴到脸上

    坐在位子上的朱雀显得有些雀跃,今日的喜袍是传统的大红色,而玄武、玄麟坐在她的左右两侧  「听说有人要献舞,在哪儿?怎麽还没出现啊?」朱雀兴奋的说  「这不就来了吗?」玄麟笑咪咪的说  红色的长袖抛出,优美的身段款款出现  朱雀睁大眼眸,有些呆愣的看着跳舞的人她不懂到底跳得好不好,但是她知道一件事…

    「果然…很美呢…」朱雀轻声的说,她喜欢的舞舞果然很厉害。

    等到回神的时候,跳舞的人已经消失在台上,倾舞则是穿着正式的服饰主持场合  「啧啧,原来不仅脱衣服快,连换装也厉害。」君临佯装佩服的样子  「终於结束了…」倾舞松一口气,剩下的就交给妍语、寅月这两个专业的  「舞舞。」站在走廊上的朱雀露出笑靥  「怎麽在这?不是该送入洞房了?」倾舞有些讶异  「我很喜欢舞舞帮我办的婚宴…真的、真的!」

    见她眼眶逐渐泛红,倾舞忍不住取笑的说:「没看过这麽爱哭的新娘子。这儿也是你的家啊!」

    「嗯!」朱雀用力的点头

    「好啦,春宵一刻值千金,你快去。」倾舞催促的说  「好。」朱雀露出笑容  才刚踏入喜房,她就被一股拉力扯到怀里  「唔!」抚着额头,朱雀抬头看「爱乱跑的新娘子终於肯洞房啦?」玄麟调笑的说鼓起脸,朱雀道:「哪有爱乱跑!」

    「哪没有?」玄麟挑眉

    朱雀巧笑倩兮,轻巧的挣脱,溜到一旁玄武的怀里勾着他的脖子,殷勤的献上自己的唇瓣,在他的颊畔、颈部一一的留下痕迹,小手探入他的衣襟里,抚摸着他结实的肌理  身上的衣袍被身後的玄麟扯落,朱雀轻声笑着,任由衣袍落地让玲珑有致的身材裸露出来  像只调皮的猫,朱雀躺到床铺上,呈现慵懒妩媚的姿势  看着两人欺近,朱雀伸手牵引着玄麟的手抚摸着自己的双腿间  「嗯…小黑…再…用力一点…嗯…」

    松开握住小黑的手,她的手攀上玄武的脖子,玄武不吝啬的给她亲吻  「唔嗯…呜…嗯…」

    玄麟躺到床上,朱雀明白他的意思,跨坐在他的腰腹,扶着他的分身,让他的硬挺进入自己的体内  「唔!」身子挺直,丰盈的感觉充实在自己体内  「趴着。」玄武沉稳的说着  朱雀立刻趴在玄麟身上,玄武的硕大抵在自己的股间  「啊!」轻喊一声,不是疼痛,是因为进入自己体内的满足  玄麟跟玄武同时间的抽出、进入  「啊啊…哈啊…嗯…舒服…嗯…喜欢…嗯…啊嗯…」

    玄麟用力的顶弄着那敏感的一点,朱雀更是压抑不住呻吟  「嗯…好棒…嗯…别停…嗯…哈啊…啊…嗯…呜…啊…」

    身体索求着更多的欢愉,主动摆动着身体

    「呜…哈啊…啊…嗯…唔…嗯…」

    不知道是因为连几日的欢爱还是同时有两个男人在与她翻云覆雨,今日的身体格外敏感  「啊…!不、不行…快要…嗯…快要…啊!」轻声喊叫,朱雀攀上高潮  「我们…可还没结束…」玄麟笑语  不知鱼水交欢多少次,直到疲倦啃食着身体,三个人才躺下来歇息  朱雀伸出手与他们的手十指交扣着,朱雀忽然笑出声  「怎麽了?」玄武低声问道  「真的没想到能成为你们的新娘…」朱雀露出傻呼呼的笑容  从最开始她只是偷偷的喜欢着玄武、同时又贪婪着白虎跟青龙的身体,到真的拥有他们三人,她真的感到很幸福。

    原以为讨厌自己的哥哥们,其实喜欢着自己,违背伦理的关系她不在乎,她只想要重视自己在乎的人。

    小白跟小黑,他们两个真的、真的很有趣,她喜欢逗弄他们两个,虽然有时候是反过来,但是她喜欢跟他们一起的时候。

    最後是泛叶,她其实没想到他是男人,也没想到他会成为自己的男人,他茫然、她等待,直到心真正贴合的一天。

    「我啊…是真的很爱你们…」不再只嚷着爱玄武,她想要对他们一视同仁。

    虽然不能拥有他们的孩子,但是可以这样一起到老也不错。

    勾着笑容,朱雀轻声道:「一起…走到天荒地老…直到白头偕老、携手共度余生…」

    小说下载尽在 - 手机访问 m.bookbao8.--- 书包网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