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节阅读_2

作品:《媚者无疆.

    往往不容易坚挺。”滑过她胸膛时小三流连,回过身去又打开另一只罐子。

    又是另外一种膏体,乳白色,小三在她乳防上缓缓推匀。

    “这个能使你乳防紧实,还能使乳投保持粉红色。”小三轻声,勾起一小簇软膏在她乳尖打圈。

    晚媚身子弓的更紧了,呼吸开始时紧时慢。

    “那么你能不能告诉我,鬼门到底是什么,你又为什么是我的影子。”她开始断续发问。

    “鬼门里面都是杀手。”小三继续在她乳尖打圈,看着膏体逐渐融化,而粉色乳尖益发挺立:“象你这样有把红伞的就是杀手,而我这种穿白袍的就是影子,听主子吩咐随叫随到。”

    晚媚又打了个突:“杀手?可是我半点武功也不会。”

    小三淡淡笑了,双手离开她乳防缓缓下行:“杀人未必要靠武艺,你不需要练武,你的身体就是你的利器,如果最后真的需要武力解决,记得你还有个影子,这种粗活我会替主子做。”

    晚媚‘哦’了声,一时还理不清状况,只能沉默看着小三双手滑到她腰间。

    “腰很细肚脐也很美,很好。”小三的手在她肚脐周围流连了很久:“明天我会在这里给你穿个环。”

    那里本也是晚媚的敏感点,那手势顿时又撩起了她欲望,她开始出汗,细密汗珠一粒粒浮上肌肤。

    小三的手又继续下行,来到她私密地带,细长手指抚过她柔密毛发。

    “柔软顺滑,不错。可惜的是形状不太好。”小三发声,弯腰不知从哪里找来一把小剪和一只殷红色的细密梳子。

    梳子温柔的梳过她禾幺.处毛发,小三开始抄起剪刀:“你别动我替你修剪一下。”

    晚媚顿时烧到耳根,突然间又好像找到了话头:“这么说你倒是会武功,那么你又为什么……”

    “为什么做这种低三下四的事情是吗?”小三抬头,那眉眼真是如远山清泉般娟秀:“因为如果我做的好了,门主慈悲,就会赏我痛快一死。”

    晚媚倒吸一口凉气,先前一身热汗全收了,半天也不知该回些什么好。

    而小三这时已经修剪完毕,将她下身毛发修成了一个完美三角,正放下剪子去添香油。

    “你也会死,如果一个月以后执行任务失败。”将油推上晚媚胯间时他发话:“我先前两个主子都死了,你记住你一定要成功,否则我就要万劫不复。”

    “臀很丰盈可是不够翘,以后练功时要注意。”紧接着他又开始评价晚媚,对晚媚提出的问题完全不理。

    “什么任务以后你自会知道。”他立起身,拿一根指头挡住晚媚唇齿:“你可以不可以不做,这种问题以后不要再问,连想都不要再想。”

    晚媚停了口,小三则不知从哪里找出一根长绳,轻车熟路将她绑在床上。

    “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你。”他低声,又打开只罐子抹了些暗红色膏体,一只指头慢慢推进她花穴。

    动作是温柔怜惜的,手指也润滑,所以这一次晚媚丝毫没有痛苦,有的只是一种麻刺的快感。

    “不错很紧,但要保持。”小三抿唇,又放进去只手指,在里面辗转弹压。

    花穴越来越潮湿,粉红色乳尖挺立似朵萼梅,在被按压到内壁一点时晚媚一个激颤,连呼吸都暂时停止。

    “这里就是你的极乐点。”小三在那处使力按压打圈,越来越多液体开始顺着他手指溢出体外。

    在离顶点只差半寸时他却突然收手,拿一根两指粗冰凉的玉器代替手指,毫不费力塞进了那湿滑穴口。

    之后他就开始推拿晚媚双腿,低头听她呼吸越来越急促,到最后完全象只困兽。

    “求你……”被缚住双手的晚媚最后终于忍不住发声,尾音不住颤抖:“求你……”

    而花穴里此时爱.氵夜正如细泉般滚滚而下,将那根玉器浸润了,看起来一片葱翠。

    方才小三推进她花穴的是烈性春药,晚媚此刻只觉得焦渴无以复加,不住扭动身躯,乳尖触着捆绑的绳索,那摩擦带来的些微快感益发叫她疯狂。

    “求你……求你……求你……抽动……抽动那个。”她张着嘴似只脱水的鱼,满脸满身都是汗,连呼吸里都喷着火。

    小三伸出两指,将那玉器来回轻抽了一次,低头问她:“是不是这样?”

    “是!是是!”晚媚急急点头,汗珠飞一般四溅。

    “抱歉今天功课到此为止。”小三收回了手,开始收拾东西预备离去:“祝主子好梦。”

    “你敢!”晚媚恨声,咬牙咬出血来:“你可要记得我是你主子,你就不怕我惩治你!”

    “主子教训奴才,小三早就习惯。”小三还是温声:“可是这种训练是为了让主子学习克制欲望,学着要男人求你而不是你求男人,主子也要习惯。”

    说完他就退后,没声没息,顺手熄灭了烛火掩上房门。

    整个院落开始死一般漆黑诡异,大雪轻柔的覆上青砖,整晚在房顶倾听晚媚一声比一声嘶哑的呼叫。

    二

    第二天小三一早前来松绑,晚媚穿好他准备的衣衫跌跌撞撞下床,怒火无法平息,抄起脚边长凳一把砸去。

    小三立在原处,没有一点要躲避的意思,那长凳顿时命中他额角,在上面砸出不大不小一只窟窿。

    晚媚停手,看着鲜血渐渐浸红了他半边脸,吃惊归吃惊,可也有点隐约的快感。

    这世上不是她一个人活该流血受苦,她发觉自己开始这么想,有点嗜血的兴奋。

    “我不做了。”丢下板凳她开始喘气:“我这就去找门主。”

    小三上来一把抓住了她手:“那么去找门主之前,你先跟我去一个地方。”

    晚媚跟在他身后,被他拉扯的几乎脚不沾地,也不知是几进几出来到处低矮房子。房子的门洞窄小到可笑,只有半人高,需要缩紧身子才能进去。

    进门后就豁然开朗了,晚媚发现这里原来是间半地下室,跟前是一条长窄的走廊,走廊边则是一进又一进装有栏杆的牢房。

    到第一进时小三停住,晚媚看见里面有个长发披散的女人,身子立的笔直,正瞬也不瞬的直眼看她。

    晚媚被她看的发毛,又壮起胆子回嘴:“这有什么,有什么好看的。”

    小三冷笑:“那么你不妨看看她的脚。”

    晚媚依言目光往下,看到最后不由一把捂住了嘴。

    没有脚,这个女人根本就没有脚!只有两陀铁块连着她脚踝,然后牢牢生根在地上。

    “知道她是怎么变成这样吗?”小三冷声:“是先把两双铁鞋烧得滚热快融了,再把她两只脚按进去,然后两锤把铁鞋砸扁,从此她可就落地生根了,在这里罚站,一直站到死为止。”

    “而这个女人和你一样,三天前说是不做了,门主不许她就想法子逃走,都已经逃出去几里又被追了回来。”见晚媚手脚发颤小三又补了句,一把扯住她来到第二进。

    这一进里面有个人横卧着,一根头发没有,看不出是男是女。

    晚媚壮起胆子往里仔细打量了一眼,只一眼就魂飞魄散。

    那人半蜷着身子头脸朝外,晚媚清楚看到有很多条细蛇在她口鼻进出,呼啦拉来去不亦乐乎。

    更可怕的是这个人还没死,喉咙居然还能发出咕噜咕噜的声响。

    一旁小三不忘注解:“这个罪责就更大一些,做到天杀之后妄想推翻门主……”

    话不曾说完晚媚已经张口,在他鞋面上吐了一汪酸水。

    “我们走吧。”她虚弱的开口,飞也似的奔出长廊,出门时撞上了矮门洞,跌坐在地上,半天不能起身。

    小三跟上来扶住她,半搀半扶才把她弄出门洞。

    “一入鬼门不得回还。”出门之后他吐了口气:“你要记住,除非你当初不答应门主,只要你答应了,从此就不再有退路。”

    晚媚这时举目,觉得昨日看来还素雅大方的深深宅院如今看着就像巨兽,正张开大口预备把她吞噬。

    “可是我根本不能说不。”她突然想起:“当时门主看着我,我根本说不出个不字!”

    “那是自然。”小三在一旁点头:“被门主双眼盯住的人,从来没有人能够说不。所以应该是一入此门不得回还,你根本没的选择。”

    回到院里时晚香已经在游廊里候着,立在那里吹她刚干的凤仙花汁,真真是吐气如兰。

    小三立马就隐身了,来去无踪真象只鬼。

    “妹子晚上睡的好吗?”说话间晚香的手已经搭了过来,亲密的挽起晚媚。

    晚媚尴尬的僵着脸,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晚香则是一派天真,侧头问她:“门主要我调教你,那么今天我们学些什么好呢。”

    “不如学吹箫吧!”到最后她一拍双手,有点雀跃的样子,模样好像预备和小姐妹一起学女红。

    晚媚哑口。在妓院她好歹也做了一年丫鬟,自然知道这吹箫指的是哪桩。

    ※ ※ ※ ※

    那样龌龊的调教一直到中午才结束,晚媚拖着脚步回到卧室,想想还有要吐的意思,于是趴到桌边又是一通狂吐。

    一会功夫小三已经现身,不声不响的收拾干净,接着又端来清粥小菜。

    晚媚发怒,一挥手把碗碟扫了个干净。

    小三弯了腰收拾,不一会又端上来几样,是香软的米饭和清淡的淮扬菜。

    “这个你最好要吃。”他冷声:“因为无论你吃不吃,下午晚上的调教都要继续。”

    晚媚眯眼咬牙:“你就是这么做我影子的吗?我今天见过香姐姐的影子,人家不知比你温顺多少倍。你欺负我是生人是不是,就不怕我告状把你换了!”

    “抱歉我学不会温顺。”小三垂头,脊背却是立直:“更抱歉你不能换我,因为依照门里规矩,除非我死了,影子是不可以换的。”

    晚媚丧气,想想自己的确很久没进水米,于是端起碗来恶狠狠扒饭。

    小三在旁边垂手等她,不久后开口:“还有你莫要叫香主子姐姐,这里没有人会是你姐姐。”

    晚媚嫌恶的瞪他一眼,他识趣离开,到门口才回身:“我在琴房等你,一盏茶功夫你该够了吧,如果一个月之后你不想死,那么最好听我的。”

    两盏茶时间后,晚媚来到琴房,看见小三已经盘膝坐在琴前等她,修长十指搁在乌黑梓木间,身上白袍舒展,竟是有几分淡定优雅的意味。

    “今天我们学《受恩深》,这曲子浅显,你听好了。”小三发话,顺手点着一侧的香炉。

    香是龙涎香,馥郁绵长,晚媚也坐下盘腿,听小三拨动第一个弦音。

    曲子起调很低,有些昏沉暧昧,晚媚侧耳听着,慢慢开始觉得热,于是抬手脱下了身上的风裘。

    这之后调门突然轻快了,象一片羽毛从天而降,落上你额头,接着抚上你脸颊,最后在你耳畔厮磨。

    晚媚的脸开始烧红,觉得颈后发痒,于是干脆解开领口抬起头发,在颈后来回抚摸。

    屋里香气此时更浓了,曲调也渐渐密集,如情人呢喃不休,每一声都是密语甜言。

    晚媚不由嘤咛了声,脸上不自觉现出一个微笑,手枕在腮边,通身开始发汗。

    小三不语,手斜斜上挑那调子也随之舒缓,象情人伸出温柔的手来,盛意邀你同眠。

    晚媚的汗益发多了,将她通身浸润,而后又一滴滴落下,缓缓聚集到双乳之间。

    于是她抬手,一路擦着那汗,追着它来到双乳间,却又不自觉打开衣衫,叫一只雪白乳防完全在香气里袒露。

    她吸气,双手沾满了汗液,开始随着曲调节律揉捏乳防,由缓到急越来越快。

    曲子到这里有了一个细小的停顿,晚媚觉得心里一空,紧接着突然听到一个高音,而后是一串滑动,音越来越低渐不可闻。

    她本来搁在乳防上的手也开始随着音调下滑,穿过腰肢一路往下,最后来到了已经湿润的禾幺.处。

    裙摆下面根本没有亵裤,她的手指轻松探入花穴,随节律开始菗餸。

    调门这时更急了,似百马奔原蹄声渐近,晚媚开始失去控制,一只手搭上乳防,一只手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