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节阅读_45

作品:《三人成狼[完]

    >

    “嗯……”半月如桃瓣般轻盈的唇角发现娇软的呻吟,睡梦里只觉得身体燥热难耐,胸口像是被一种粗糙又湿软的东西摩擦著,又痒又痛,想翻转身子都很难,因为身上好像被什麽重重地压著……她慢慢张开眼睛,眼眸与一双漆黑深邃野性十足的眼睛对上,她吓得惊叫,这才发现自己浑身赤裸,而她的身体上伏著一只狼,一只浑身乌黑的狼,它的眼眸亮如精钻,每每舔噬她乳防的时候那双黑眸里便闪烁起红光。

    “你是谁?你要干什麽?”可是说出口的话连她都听不懂,只是一些呜呜的尖叫声,她想移动身体却无法动弹,身体和双腿都被它压著,双臂被压到耳边,双腕上有手环形的红色火焰在不停闪烁,如同两个无形的桎梏,让她的手连动都不能动。

    她的眼眸如春水横波,即使在愤怒的时候也美到极致,她看著那双黑眸,向它摇头和控诉,它也盯著她的眼睛,夜般漆黑、黑洞般危险,她只觉得连精魂似都被它摄进去,却无法移开眼眸,她的眼里心上慢慢升腾起巨大的恐惧。

    “不,不……”内心的声音在不停地大喊,可出口的却是让人心醉的娇吟,巨大的如火焰般的长舌舔噬著她的胸口,丛生的倒刺让摩擦的快感升到最大,两颗乳投越发硬挺湿润,身体里的骚动让她的身体哆嗦起来。

    它伏在她身上,压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顺滑的毛发摩擦著她赤裸的肌肤,双腿间只觉得有一个粗壮火热硬挺的东西顶著她,她不经意间看到它身下蜿蜒著一只粗壮火红的巨蟒,正不停地摇摆著巨大的脑袋,她不知道那是什麽,可是直觉中让她恐惧异常。

    未经人事的她并不知道她眼中那条“巨蟒”就是它巨硕的性器,足有二尺长、半尺来粗,狼族的男子只有和同族的女子交配才可以,人类和仙族都不适合和他们交配,因为仙族和人类的女子都太过娇小了。

    她惊叫一声,身体突然悬空,四肢像是被人无形中摆弄一般,两条腿慢慢分开抬起,整个姿势都非常羞耻,而少女最私密的部分完全打开来。

    “啊……”她痛苦地尖叫,只看见它那双锐利的黑眸被欲望之火点燃,闪著可怕的红光,它紧紧地盯著她的双腿间,而它身下的性器正不停地摇摆著。

    雪白的双腿衬著娇豔欲滴的小小的两片花瓣,紧紧而娇羞地关闭著,没有人采撷过也从没人进入过。它伸舌头舔弄,小巧的花瓣沾染了唾液,更加娇嫩饱满、晶莹可爱,两片花瓣间慢慢张开小小的缝隙,它的舌头从缝隙里钻进去,沿著沟缝滑动。

    “嗯……啊……”少女的下体不断地抬动著,从未被人碰触过的私密经不起它这样的玩弄,有蜜汁慢慢地流出来,被它舔弄的到处都是,它贪婪地吸取著她身体里的甘露,那麽的清香可口。

    它抬起了身体,火红的巨蟒对著她小小的私密,她眼睛里溢上恐惧,虽然不懂人事,但身体里对这种事有种天生的感应,那个巨大的东西企图进入她身体里去。

    不……不……她会死的……

    “啊……啊……”她向著他叫,可是无济於事,那粗大的火红肉木奉已经分开她的两片小小的花瓣向里挤入。

    疼痛,疼的让人窒息,她一边摇头一边尖叫。而它遇到了巨大的阻力,她太小了,而且还是处子,她根本就不适合他,他会弄死她的……可是他太喜欢了,他无法控制对她的欲望,现在脑海里只有要她,要她,要她!在不停地叫嚣!

    使劲地插入进去,隐密的洞口被它的粗大撑开,紧紧依靠的小花瓣向两边拉扯开去,娇嫩的肉洞被巨物撕开,而它却感受著残忍的快感。

    半月已经昏死过去,鲜豔的血慢慢从他们下体交合处流出来。它用力向里插进去,巨大的性器完全进入,直插进少女的子宫,雪白的小腹都被他撑起来,如四五个月的怀孕少妇。

    升仙般的快感让它引颈长嚎,巨大的性器在少女狭窄的密径里出入,彻底地进入又彻底地拔出,少女的小腹起起伏伏,身体也随著它的动作摇晃。

    半月悠悠醒转,只觉得生不如死,下体撕裂般疼的钻心,她这麽小小的人儿,它的整根性器却完全插进去,况且那火红的性器如同它的长舌一样生满倒立的肉刺,每次进入那些小肉刺将她的肉壁紧紧地吸附住,每次拔出都带给她火辣辣的磨砺感。

    “不要……好痛……啊……”她痛苦地尖叫著,下体又被它贯穿了,整根巨棒完全插进她的小穴,紧紧地吸住她,咬住她,而其余的部分插进她的子宫里,在她的子宫蜿蜒摇摆。

    她痛得哭泣,下体紧缩,神仙小洞紧紧地挤著、吸著那突然闯入的巨物,它满足地呜呜叫起,伸舌舔著她的乳防,将她整个乳防都含进嘴里。

    血混著她的蜜汁从它不断菗揷的入口流出来,她的小径越来越滑腻,小小的穴儿已经达到它所承受的极致之上,可往往越是娇小的身体承受力却是无穷的,那种撕裂的痛感慢慢被巨大的快感所压倒,那条生满倒刺的巨大欲鞭能让任何贞洁烈女变成荡妇,因为它是阳巨中的极品,欲望中的极致,半月的惨叫声慢慢被呻吟取代,原本惨白的小脸儿也慢慢爬是晕红和迷乱。

    “嗯……啊……”她的身体在痛楚与极致的感官刺激中沈沦,她让它不知魇足,而它让她欲死欲仙。她的穴儿不停地抽搐著,而它加快了进出的迅速,旺盛的精夜喷薄而出,冲进她的子宫,充盈满她与他交合的每一个缝隙。

    它把巨鞭拔出来,娇豔的花瓣轻轻颤动,小穴儿不断吸缩,被它堵塞的精夜一股股流出来,原本紧紧合闭的小洞,因它巨大性器的不断玩弄已经无法关闭,花瓣向两边大开著,中间是被它撑大的麽指粗的小肉洞,正汩汩流著它的精汁。

    看著半月圣洁的小脸却因经了情欲而娇豔无力的模样以及那从无人触碰的羞怯私密被它操大而淫糜狼籍的样子,它下腹间的巨蟒又慢慢复活了。

    它用法术让半月趴伏在床上,它巨大的身体立了起来,前肢伏在她身上,巨鞭再一次蜿蜒插入她的下体,半月轻抖著身子不断排斥著它,仅仅一刻功夫,那种适应感已经消失了,不过重新适应它已经比第一次快很多了。

    在外人看来,景象简直淫糜到极点,浑身赤裸的娇小女子跪在床上,她身後趴著一只巨狼,而巨狼沾满白沫的粗红阳巨不断在那小小的肉洞里进出著,女子呻吟的糜糜之音混合著交合的声响在宫殿里盘旋。

    “不要了,我不要了……”快感到了极致也是最接近死亡的时刻,就像攀升到峰巅下一秒就是急剧跌落了,她只觉得下体都被它胀满了,连五脏六腑都被它蛮横地挤压著,只觉得自己快被它弄死了……

    “雕儿,你在干什麽!”一个泉般清隽又严厉的声音突然闯入这糜糜之声中。

    作家的话:谢谢ginnywoo送的礼物喔,乃咋知道白白肝不好捏?最近脸上都长斑了,天天对著电脑的白白伤不起诶~~幸好有ginnywoo的保肝药(好像广告啊,汗一个)

    (14鲜币)番外 妖狼噬月3【终】

    来者是一个二十多岁的素衣男子,黑发如瀑、仙姿绰约。他一挥手,口中被他称做雕儿的巨狼与半月已经分开来,半月的衣衫已经尽毁,她蜷缩在冰床上,双手遮住胸口,情欲仍在她身上发挥著效力,她身体轻轻抽搐著,下体被撑裂的疼痛仍旧折磨著她,本是盛满惊慌的水眸因刚刚承受恩露而水雾氤氲。

    看著那双看向他的娇媚敛静的水眸,白衣男子的心溢满了怜惜。他向半月走过去,嘴里轻声唤著月儿。他的声音柔和而清澈,听到半月耳里熟悉莫名,连那清俊的容颜她也觉得似曾相识,可她从未接触过外界的男子,这对她来说应该是个陌生男人,她向後退去,毫无防备力的身体充满戒备。

    “月儿,你不记得我了麽?”男子温和的嗓音里掺进了一丝苍凉。

    半月恐惧地摇头,拒绝他的再次接近。

    旁边的巨狼发出轻轻的叫声,男子转过头去,目光变得严厉。

    “雕儿,我告诫过你,每年的八月十五,是天、妖、人界界限最模糊的时日,一不小心就会越过界限,我明明要你在家好好修行,一错眼你便溜来了仙界,可惜我来迟了一步,终筑成了大错!”

    名唤雕儿的巨狼没有半点做错事的表情,反而一脸倨傲,它唇角轻启,竟发出人语,分明还是几岁幼童的嗓音,和它伟健的身姿和狂浪的气息半分不符:“爹爹,我有什麽错?不过是跑来仙界玩玩,恰好碰到我喜欢的女子与其共赴云雨之欢,这在妖界满了两个月便可做了,何况我已经六个月大。”

    “胡说!”素衣男子斥道:“你可知道眼前的女子是什麽人吗?她是你的娘亲,是十月怀胎生下你的人,你不是常常问爹爹为什麽娘亲不陪在你身边吗,你不是常常哭著向爹爹要娘亲吗,可是见了你的娘亲,你却把她当做平常女子,强要了她的处子之身……”

    “爹爹才胡说……既然是我的娘亲,却为何还是处子之身?爹爹是想让我愧疚吧,我不会的,她是我第一个一眼就喜欢上的女人,我这麽做一点也不後悔。”

    “我骗你做什麽……上世我和你娘亲在人间偶遇,当时她是仙界司掌礼仪的仙子,与王母地位相当,而我还是一个刚刚幻化成人形的白色银狼,我们一见锺情,想从此留在人间过只羡鸳鸯不羡仙的日子,一年以後,你娘亲生下了你,我们一起给你起名雕儿,你知道仙界一年凡世千年,就在刚生下你不久,仙界发现了你娘亲违背了仙规,竟与妖成亲生子,我眼睁睁看著你娘亲被天兵天将抓走投下斩仙台……为惩戒你娘亲犯下的错误,这一世,你娘亲转世投胎成了王母的女儿半月仙子,司掌月亮,她如今年方十六岁,与当年我们相遇时年岁相当,容貌也一分不差,仙界二十五年,妖界方一岁,她不是你娘亲又是谁!可你却做了如此荒唐的事……”

    雕儿听了一怔,熠熠黑眸投向半月仙子,半月仙子见他看过来,又羞又惧,忙转开了视线。

    素衣男子温和地看著她说道:“月儿,我是良辰哥哥,你真的不记得了麽?”

    “良辰哥哥……”半月神思微凝,生锈的记忆之门轻轻启动,纷繁复杂的前世今生扑面而至,她心底铭刻著一个人的名字和脸庞,他就是她的良唇哥哥,她再抬头看他时,眸中已含泪。

    素衣男子的眼眸也氤氲了:“月儿,这就是雕儿,我们的孩子,他做了对不起你的事,可他确确实实是我们的骨血,是你十月怀胎生下的儿子啊。”

    半月心一动,想到她离开时儿子娇嫩的小脸蛋,眼眸中绽开片刻柔情,可是眼前那只刚刚侵犯和蹂躏过她身体的巨狼怎麽可能是她的儿子呢?

    “娘亲……”它的黑眸盯住她,轻声唤道,那柔嫩的童音让她心都碎了,可它身下垂著的巨大性器刚刚还在她身体里出入,她怎麽可能一转眼就把它当做自己的儿子?

    素衣男子轻轻一挥手,黑色巨狼身体慢慢缩小,一转眼已经被他抱在怀中,分明是一个白嫩可爱的婴孩儿。小婴儿挥舞著小拳头呀呀地叫著。

    良辰弯身把怀里的婴儿向半月递过去,半月犹豫著,眼眸却不由得看著婴儿漂亮可爱的脸庞,小婴儿也看著她,明亮的眼睛不停地眨呀眨。身体里强大的母性本能让她伸出手去抱住了男婴,搂进了自己怀里。

    她丰满的乳防就贴著婴儿的脸蛋儿,婴儿一转头便含住了她一颗乳投。她轻轻嗯了一声,却没有阻止,他粉嫩的小嘴儿开始吮吸她,真的很奇怪,她只感觉到身体里有什麽在流动著,真的有奶水被他吸出来,吸到他的唇里去,那些丰沛的乳汁似把母与子的心紧紧地联系起来,再也无法分开,她注视在婴儿身上的眼眸越来越柔和关爱。

    就在她哺乳的时候,素衣男子已经来到她的跟前,他温柔地拉开了她的双腿,她被撑开的小小的穴儿里仍在流著米青.液,而盘踞在素衣男子腰间的性器早已经勃起多时,即使在幻化成人形以後,他的性器也比正常人大上许多,他慢慢地把自己挤进去,已经经过巨狼之前的蹂躏,她很容易就能适应他,他跪在她腿边,慢慢抽动窄臀,巨大的肉鞭在她湿润的甬道里出入。

    他的动作温柔而缓慢,她的身体随著他微微摇摆,却没有影响给孩子哺乳。

    “良辰哥哥……”她轻声叫著他,轻细地呻吟著。

    “月儿,我的月儿……”男子一只手伸过去搓揉著她另一边的乳防,加快了动作。

    “啊……嗯……”她娇吟连连,乳防摆动的幅度加大,雕儿不小心咬了她的乳投,她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