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节阅读_43

作品:《三人成狼[完]

    ,小声地抗议。

    “放松……放松……”江雕开轻声抚慰,在他进入的时候她总是很紧张,他能感觉到她的紧绷,他盯著她的入口被他一点点撑开,紧紧合闭娇羞的花瓣浴水般慢慢伸展张开,巨大的项端沐浴在一片温热之中,被挤压的快感几乎让他觉得有些疼痛。

    他完全进入了她,身体前倾开始出入,她的腿跟著他的节奏摇动,手臂紧紧揽住他光滑的脊背,他一边冲刺一边看著她小小的穴儿怎麽把他吃进去,漂亮娇豔的花瓣被迫打开到最大,呈现出一种撕裂的美感。

    “舒服吗?”他把她的腿放下来,雪白的腿儿摇动的幅度更大了一些,他的唇轻轻吮著她的耳垂儿,问著她的感受。

    耳朵传来的酥麻感让她缩了一下脖子,眼睛眯起来,她摇了摇头。

    “不舒服?”他不满地反问,幅度更大了一些,她轻轻哼了一声:“好胀啊……”

    “哪里胀?”他不怀好意地问,手轻轻抚著她的小腹,动作却没有停止。

    他精力实在是很旺盛持续时间又很长,她搂著他的脖子问他:“行了吗?”

    “不行。”他说,动作放慢了一些。

    “我累了,阿开。”她感觉腰很疼,可能一个姿势呆得太久。

    “那你在上边。”江雕开翻身把她抱在自己腰上来,江新月根本不会用力,动起来很笨拙,江雕开告诉她再深一点。她深深地坐了下去,两人都轻轻哼了一声,她动作太慢,江雕开双手抓住她的腰给她助力,让她快速地动起来。

    这个姿势让他进入的更彻底,她感觉他几乎进到她子宫里去,自己的整个身体都好像被他充满,又酸又胀。

    “我想尿尿……”她小声对江雕开说。

    江雕开噗地笑了:“是我那个太大了,把地方都给占了。”

    她不好意思地将脸埋进他的胸口,江雕开开始掌握主动,他力气很大,一下一下地冲进她的体内,江新月的身体摇动著,某处在快速地收缩,把他紧紧地握紧握紧。

    快感来得迅速而强烈,她忍不住叫他慢一点,而他也处在快感的峰巅,哪里会慢下来,他的动作惹得她娇叫连连。

    门外────

    “老大好猛啊,姐姐叫得太销魂了。”包大龙身体都酥了。

    高照哼了一声:“换成你上她,第一次估计两中,分锺都用不了……”

    “那是当然的,还是你了解我……”包大龙不害臊地说。

    包小月过来揪住两人的後腰:“你们给我走吧,别在这儿丢人了,人家亲热有你们什麽事儿啊?”

    “放开,放开,一边凉快去。”两个像轰苍蝇一样甩甩手示意她走开别打扰他们,包小月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眼睛里有委屈的泪光。

    她赌气地说:“一个老女人叫床有什麽好听的,你们档次也太差了吧?”其实她心里对江新月并没什麽恶意,只不过让两个人给逼急了。

    高照斜了她一眼:“你以为年龄大就是老女人,撒泡尿照照你这张脸,姐长得比你还嫩呢,你也好意思开口。”

    包大龙挥了挥拳头:“再这麽说姐姐我揍死你。”

    包小月咬著唇,眼睛里露出一丝怨恨:“她凭什麽,她凭什麽!我差她什麽了,我比她漂亮,比她丰满、比她个子高……”

    高照嗤了一声:“敢和姐姐比?你只配替她提鞋……”

    “是哦,虽然我先认识你,但见到姐姐後才知道你对我来说原来就是一个替代品……”

    包小月受不了地尖叫:“你们太过分了,敢这麽说我!你们等著瞧吧!”说完她冲了出去。

    作家的话:谢谢梨子和coco送的“招文粽”和“好文供奉”,“船戏”还满意否?其实船戏很难写诶~~

    (8鲜币)第78章 轮j录像

    江新月和江雕开从卧室里出来的时候,只有包大龙和高照装模作样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包小月和南宫祭都不见了踪影。

    江新月还是那身休闲衣裤,平常打扮,柔软的直发垂在肩上,那张雪白的小脸比平时更生动了好几分,月儿般弯弯的眼睛潋滟生波,柔软的嘴唇如沾满雨露悄悄绽放的花蕾,亦庄亦柔,敛静的气质中却又有一股诱人的风情散发出来。

    包大龙和高照眼睛看直了,被他们这麽一看,江新月面颊泛起淡淡桃花,更添了几分韵味,江雕开转过头,忍不住在她唇角轻啄了一下。

    “看什麽看,小心眼珠子掉下来。”江雕开一边说一边随意地坐在包大龙和高照中间。包大龙和高照连忙转移了视线,嘻嘻哈哈地开起了玩笑。

    “他们呢?”江雕开随手拿遥控器转著台。

    “不晓得……”

    “没注意诶,我们俩光顾看电视了,说真的这个电影真不错……”

    在他们说话的时候,江新月进了餐厅,本来以为餐厅里不定会乱成什麽样呢,可是一进去,江新月愣住了,有点怀疑自己的眼睛,桌明几净、地面光亮,一切摆放的井井有条,而她不记得自己收拾过。

    她捡起桌子上的一张字条,上边的字迹潇洒飘逸:姐,你一定累了,早点休息吧。

    江新月的心怦然一动,那字她认识,这语气她更熟悉,一想到他,她心一阵乱,连忙把字条揉皱扔进垃圾筒。脑子里不由得胡思乱想,他什麽意思?说她一定累了,而这个“累”字是指她今天忙了一天,还是意有所指?

    光看字面的意思真的是很客气很懂事很体贴,可是为什麽她心里这麽不安呢?

    果然,第二天,她的不安就应验了。下午上班的时候她接到了南宫祭的电话,电话里他的语气柔和客气。

    “姐,你出来一下,我有话要和你说。”

    当著众多同事的面,她也故作轻松:“什麽事?就在电话里说吧。”

    那边压低了声音:“电话里好像不太方便,如果不方便出来,我可以上去找你。”

    江新月撒了个小谎从报社脱身出来,停在大楼外的汽车车窗摇下来,江新月走过去问他:“什麽事?”

    “上来吧。”语气柔和却不容置疑。车窗缓缓摇上去,他帮她开了门,把她拉了进去,从昨天开始她心里似乎早有了隐隐的预感。

    她一上去,他就把一只精致的盒子递给她,让她打开看看。江新月慢慢打开盒子,看到里面的东西,心里就一激灵,抬起眸,正看到他脖子上戴的那颗水晶项链,而盒子里那颗,和他的一模一样,只不过没有那道裂纹。

    “喜欢吗?”他取出来放在她身前,冰凉的触感钻进她的肌肤,让她全身发凉。他微微倾身想给她戴上。

    “不行。”她抗议:“阿开会发现的。”

    “没关系,现在只戴给我看。”他给她戴好了,扳过她肩来细看,眸子里露出满意的神色,“真漂亮,看看,你这颗心是完整的,而我这颗却裂成了两半,知道为什麽吗,因为我是和别人共享你,当你在别人怀里的时候,我的心就是这个样子。”

    他的话非常温柔,却说的江新月脊背发凉。她轻轻地拂开他的手说:“我该回去上班了,只请了一会儿假。”她要摘下脖子上的项链,他按住了她的手。

    “我们有多久没单独在一起了?既然下来了就该多陪我一会儿,我知道记者的时间很自由,你完全可以随便找个理由就溜出来一整天,况且我只要求几个小时而已。”

    江新月刚要反驳,南宫祭已经吩咐开车,车子立刻缓缓发动起来。

    南宫祭轻轻揽过江新月的肩:“来,我们轻松一下,看会儿电视。”,他动了一个按键,高清屏幕打开了。

    屏幕里一个全身被脱的精光、身材娇小的东方少女被绑在一把躺椅上,她的双腿大张著,性器完全裸露出来。而她周围围著十几个身材魁梧高大的黑人男人,他们都赤裸著身体,粗长的生殖器在双腿间摇摆著,他们一起玩弄著女孩儿的身体,玩著她的乳防和禾幺.处,女孩儿双腿大张地被绑在沙发上不能动弹,十几个男人开始轮流干她。

    男人们下流的调笑声、肉体拍打的声音,女孩儿时不时发出的惨叫或者银荡的叫声充斥了整个车厢。

    “啊……啊……嗯……我不行了,已经是第十个了……我再也受不了了……”女孩的儿的尖叫声中,粗大的性器正插进她的下体,又凶狠地拔出来再次捣入,虽然不能动弹,可她的身体仍在男人粗野的动作中轻轻弹动著,非常肉欲淫糜。

    (16鲜币)第79章 玩车震(元旦福利)

    江新月用手遮住了眼睛,而南宫祭的呼吸声就在耳边,他的手轻轻抚著她的肩头,轻声问她:“那些黑人男人那里是不是很粗大?和我比呢,我和他们谁的更大一些呢?告诉我……月月……”他抓著她的手伸进自己的裤裆里去摸摸看。

    “不,不……”江新月抗拒著。

    “害羞了?好吧……里面的那个女孩儿个子和你差不多,好娇小啊,又娇小骨架又细致的女孩儿听说那里都特别的紧,你不喜欢摸我,换我摸你好了,你和她到底谁更紧呢?看,现在已经是第十二个黑男人在操她了,她下面那张小嘴儿肯定都被操松了,可你就不同了,为什麽每次都紧的要命?有什麽秘诀吗,新月,为什麽每次都让男人欲死欲仙……快告诉我,为什麽……”他把她抱上他的膝盖,手伸进她的裙子里去。

    “别这样……不要这样……手很脏的……”江新月扭动著身体,不让他碰到她。

    “不,我刚刚用湿巾擦过手了,所以放心。”他紧紧抱住她,手指一弯稍稍用力。

    “啊……”江新月叫了一声,双腿下意识地夹紧。他的手指已经插进去了,整根都深深地埋进她的体内。

    “什麽时候都这麽湿了?已经为我准备好了,是吗?”他吸著她的耳垂,手指在里面旋转。

    “嗯……”她敏感地哆嗦了一下,紧紧地咬住嘴唇。他的手指快速地操动,发出暧昧地声响。

    “呃……嗯……别这样,放开我……嗯……”那里太敏感的,他每一次滑动都带给她颤栗,可是内心在抗拒著。

    他拉开了她的裙子,把她下身脱光了,将她的一条腿拉起来,正了一下镜子,让江新月很容易从镜子里看到自己,她的禾幺.处被他的手指深深地插入,红豔的花瓣紧紧将他的手指包住,他低头含住她的花瓣吮吸,手指来回挺动,柔软而娇豔的花瓣在他唇齿间绽放,慢慢膨胀著,变得越来越敏感。

    “不……不……”江新月推著他的头,而他更深地埋入,用灵巧的舌在沟缝间滑动,调皮地转动著小珍珠,手指忽然间被她咬紧,她里面在不停地收缩、抽搐,他的手指也随著加快地动作。

    她的小脸儿完全沈在了情欲里,有汩汩的爱.氵夜在他指间流出来。

    “啊……嗯……啊……”她的身体瘫软下来,他让她达到了高潮,下体有什麽喷搏而出,整个座椅底下都变得湿漉漉、粘乎乎的。

    他抚摸著她的身体,下面依旧在不停抽搐,他盯著看,告诉她,那里美极了。他抱起她让她跪坐在座位上,手撑住车窗,脸面向窗外,车子已经停了,窗外是一片开阔葱郁。

    她的皮肤雪白,臀形非常漂亮,圆润挺翘,修长的双腿微微分开,白雪间裸露的私密让人销魂,沾满花露的花瓣,不断吸动的小嘴儿,他伸手轻轻抚摸她,她异常敏感,他摸一下都受不了的轻声呻吟,小巧的花瓣因他的抚摸变得膨胀娇豔,她轻轻摇动著俏臀,想摆脱他的手指。

    他握著自己粗大的性器在她湿润嫩滑的沟缝间滑动,亀头上立刻满沾了她的汁液。

    “嗯……嗯……”因他的触碰她的身体轻轻抽搐著,手不止一次滑下车窗。

    足够润滑之後,他慢慢分开花瓣向里挤,虽然紧窒但高潮已经让她足够湿润,他整个分身都插入进去,又拔出来,再次贯入。

    她身体随著他的动作向前冲,双乳摇摆出诱人的风情,他弯身趴伏在她身上,双手握住不动摇动的乳防,开始加快动作。

    “啊……啊……”因他激烈的动作,她不断呻吟著。

    车窗外正对著一片开阔的操场,远远的只看到到几个男孩子在打篮球,她的身子因他激烈的动作而不断摇晃,几个男孩子的影子也在她眼帘里不断晃荡。

    她突然张大了眼睛,那些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