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节阅读_40

作品:《三人成狼[完]

    班要迟到了。”她依旧垂著眼睛快速收拾餐具。

    他坐在对面,修长的手指互相交叉,悠闲地搭在素雅的桌布上:“如果现在做还来得及,但我不保证你收拾完以後再动手会不会迟到,或许现在我就帮你向爸爸请假?”他手分开来摸向口袋。

    江新月识实务地迅速制止了他,她再次钻进了厨房做第二份早餐,而南宫祭跟了进来,在她在灶前做煎蛋的时候,他从後面环住她的腰,亲昵地吻她敏感的後颈,她的反应很可爱,因为她很怕痒,他终於不再逗她,却还是紧紧环著她,看她做他的早餐,如同江雕开无数次早晨所做的一样,而他终於知道那是怎样甜蜜的滋味。

    (11鲜币)第70章 小温馨

    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有过肉体欢爱之後,不管女人情不情愿,都会在精神和心理上留下这个男人的印痕,如果这种关系保持的长久,这种印痕和影响会潜移默化地缓缓累积。和南宫祭已经是第二次发生关系,虽然每一次都非自愿,心理上都矛盾而痛苦,可是江新月也不得不承认,南宫祭是一个非常完美的情人。

    不管和他发生关系的女人爱不爱他,但至少都不会讨厌他,而且都会对他念念不忘。因为他在最明媚的年纪,有著最青春的风情,却成熟而斯文,他骨子里有男人的霸道,手段上却曲径通幽,他可以对你凶狠,之後却又极尽温柔,他可以把你捧在手心里宠爱,也可以把你摔下万丈悬涯,他爱你的时候,也会宠你到骨子里,让你不得不感动……

    和南宫祭两次xing爱,江新月不得不羞耻地承认,他给过她欢愉,他和阿开不同,阿开太过强势,而南宫祭他懂得放下架子,他可以俯首称臣,却并不会让你牵著他的鼻子走,即使示弱,他仍掌握著主动权。

    在她的内心里,还是把阿开当孩子般宠著,任他予取予求,肉体上那种情人的亲密,却抵不过她心里天然的母性,而南宫祭,她的感觉更复杂……

    江母已经催过很多次让江新月和江雕开回b城探亲,这个周末两人终於成行。江家原本清静的三居室里终於热闹起来。

    江母喜滋滋地买回了西瓜,赶紧吩咐江父去切瓜。见到父母江新月也恢复了小女儿的本性,撒娇说:“妈,好偏心啊,你从来都不问我爱吃什麽。”

    江雕开正从房里出来,听了个尾音,不禁切了一声:“你不是爱吃凉拌瓜皮吗,呆会儿我们吃完瓜剩下都是你的,妈一点都不偏心,是吧妈?”

    江母被江雕开逗乐了,点了下江新月的脑袋:“你呀,还吃阿开的醋,他爱吃西瓜还不是你那会儿……”发现自己说漏嘴了,江母连忙止了话,进厨房端瓜去了。

    江新月和江雕开对了下眼,江雕开眼里有些许笑意,嘴角却微带著嘲讽的弧度,江新月颇为尴尬地别过脸去。

    江母在厨房里和江父唠叨,真是乐糊涂了,差点说漏嘴。江父就说你呀,也该让阿开知道这事了。江母想了想还是摇头,过一阵再说吧,别影响阿开的学业,两人在走出厨房的时候默契地闭了嘴,招呼江新月和江雕开赶快吃瓜。

    江母看江雕开拿了块最大的,心里还说这臭小子还是好这口啊,却没想到他一扭身儿把瓜塞进江新月的手里,而江新月反应也很有意思,先是哦了一声,之後很迟钝地说了声“谢谢”。

    江父和江母不禁对看了一眼,目光中都有些许的感叹。两人都发现了江雕开的变化,江新月是他们的宝贝女儿,从小就又乖巧又懂事,很招人喜欢,可唯独在江雕开面前总是受奚落、受冷落、被无视、被揶揄的份儿,江新月上赶著江雕开,却总是费力不讨好,她也渐渐少回家,而每次回来情况就更糟糕,江父和江母没少为他们别扭的关系操心。

    而现在他们都有些欣慰,果然江新月的决定是对的,两个人在一起生活虽然会出现矛盾,但感情是真的慢慢积累起来。

    晚上围起了麻将牌,这还是有史以来一家人第一次真正意义的文化娱乐活动。江新月是江雕开的下家儿,两人早已经私下商量好,故意输牌,让二老高兴高兴。

    谁知几圈下来,江雕开才真正见识了江新月的牌风,还大言不惭地和他商量要故意让牌,她根本就是瞎打,不会打,恐怕用尽吃奶的力气输的也还是她,明明胡二六条她愣把二条扔出去,次次都是她惨败,把江雕开鼻子都气歪了。

    江雕开头脑一流,绝对是个牌精,他早估摸出江新月胡什麽牌了,就故意往下扔牌让她接,谁知江新月根本四六不通,二三万,她只一门心思等著一万,他扔个四万她愣说不要,江雕开气得踢了她一脚。

    江新月弯腰捂腿,不明所以地看江雕开,江雕开闲闲地说:“摸牌的时候不小心看到你有个三万,一直没扔下来,四万你真的不吃?”

    江新月哦了一声看自己的牌,这才抓起了四万,江父江母在一边说不来这样的啊,江新月撒娇:“爸妈,都让你们好多次了你们也不让让我……”,江雕开差点没把喝进去的水吐出来。

    江新月终於胡了一次,孩子般的举手欢呼,之前和江雕开的“协议”都忘了,她牌艺实在太烂,想赢一次不容易。看她的样子,江雕开扯了扯唇角笑了。

    下边几轮,江雕开照样往下扔牌,江新月不知道吃的时候他就在下边踢她,江新月就手忙脚乱地把牌抓起来。江父江母什麽都看出来了,却笑而不语,这两个孩子的关系和谐了许多,他们备感欣慰。

    江新月一连赢了好几次之後,兴奋劲儿过了,才想起自己的任务是让爸妈高兴来著,就给江雕开使眼色,江雕开愣是看不见,一劲儿把好牌向她招呼,江新月就一直赢到最後。

    江新月不知道是否所有男人都一样,和她有过关系的男人都是早晨更兴奋。昨晚,因为是在家里,父母就在隔壁,两人都不敢大声,就有一种偷欢的刺激感,江雕开一直很兴奋,折腾到後半夜。

    早晨刚睁开眼,他又搂著她索欢,两人捂在被子里,他每一次都出入得很彻底,钝钝的声响从被子里传出,被子也被他们的动作弄得七扭八歪,她的小屁股都被他拍打红了,半个小时後他终於射在了她体内,他颤抖地把她抱紧,她也近乎虚脱。

    就在这时江母敲门叫她起床,这是江母的习惯,她起得早,也很少让孩子睡懒觉,以前江新月在家,她叫了新月,见她开门出来才去叫江雕开。

    江新月胡乱穿衣,打开门缝钻出去,赶紧把门带上。

    “去吃早饭。”江母指指厨房,“我去叫阿开。”江新月连忙把她拉住:“妈,别叫了,让他多睡会儿吧,他习惯晚睡,睡会儿懒觉也没什麽的嘛。”说著就搂著江母往厨房里推。

    “好好好。”江母也不固执,脸上反而有了欣慰的笑容,这两孩子知道互相心疼、互相照顾她就放心了。

    作家的话:官网里有每章的提前预告,今天预告的“深水炸弹”来不及写了,放明天章节里~~以後女奴也会提前放官网更哦,所以大家提前去注册,多多参加讨论啊~~

    (9鲜币)第71章 深水炸弹

    “看著这孩子挺好的,昨天才刚看完他演的一个电视剧,叫什麽来著……怎麽转眼就被抓起来了?”

    “那个圈子里乱的很,当初新月做记者这行,我就不是很同意,难免和这些人有接触,幸好我女儿我了解,不会被他们带坏,快转台,别看这些乱七八糟的……”

    客厅里传来父母的议论声,江新月暗笑,像父母这麽大年纪的人,总有些事他们看不惯。好长时间不回家了,江雕开去会他的那些发小儿了,她则睡了会儿午觉,睁开眼又赖了会儿床,感觉难得的安恬,开门又听到父母的絮叨,又觉得琐碎而温馨。

    “妈,谁又被抓了?”她伸了个懒腰笑问。

    “那个叫郑奕航的,最近挺火的,好像转哪个台都能看到他,长得也讨人喜欢……”

    江新月脸色一变,忙打断母亲的话:“怎麽回事?为什麽要抓他?”

    “吸毒”父亲接口:“现在的电影明星,简直以丑为美,为提高曝光率,什麽事都做得出来……”

    江新月脑袋“轰”的一声,她有点接受无能,郑奕航形象那麽健康,那麽活灵活现的一个人怎麽会吸毒?他怎麽会是个大烟鬼?

    她转身往江雕开卧室跑,江母见她脸色不对著急地问:“你认识这个郑奕航?”

    为了不让父母担心,她只说:“就见过几面,没事的。”,打开了江雕开的电脑浏览,这一看她的心真的悬了起来。

    看来郑奕航是得罪什麽人了,因为警方是直接闯入他的寓所把他抓获的,而且在他住的地方搜查出500g海洛因,别看只有500g,江新月知道这500g意味著什麽,国内一向对毒品犯罪实施严打,500g很可能被控“贩卖毒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甚至死刑。

    江新月坐不住了,她要立刻赶回a城去。郑奕航出这麽大的事,她怎麽可能还有闲心在家度假?

    坐在长途汽车上,她的心才稍稍平复,她把江雕开一人留在家里独自回a城,想著江雕开回家知道她不辞而别後一定会很生气,她实在顾不得那麽多了。

    她这才有时间取出手机给陈英俊拨电话,拨了很多次电话才接通。江新月第一句话就问:“这事是真的吗?郑奕航真的吸毒?”如果不是亲耳听到陈英俊证实她还是不敢相信。

    对方沈默了片刻,这在江新月和陈英俊的通话史中是没有过的,两人往往一说话就互相调侃,要不就是插科打诨。陈英俊叹息了一声才说:”是真的……他最近实在太火了,太招人了,许多人都看他不顺眼,吸毒的艺人又不是他一个,偏偏是他……”

    听到陈英俊说的话,江新月心里就长气,好像不被抓,吸毒就天经地义一样。

    “可他完全不像这样的人,他怎麽会吸毒呢,我怎麽就一点都没发觉?”她像是自言自语。

    “你会发现?你关心过他吗?”陈英俊的口气变得有点尖锐和不满。

    “你什麽意思?”江新月蹙眉。

    “他吸毒还不是因为你!”陈英俊提高了嗓音:“你以为我愿意让他吸毒吗?我不知劝过他多少次,但没用,他压力太大了,不管是工作还是感情,从我第一次认识他,就看出他喜欢你了,可你……真是我见过的世界上最迟钝的女人,别看他样样优秀,样样都不缺……唉,可能是因为他太爱你了,又很骄傲,所以更怕被拒绝,他一直都在压抑,而那次“袭击”事件又刺激了他,又怕你会因此受到伤害,他更把自己缩进了壳里,所以才会出这样的事……说真的,我真的没见过你这种女人……”

    陈英俊的口气是埋怨的,江新月握著电话说不出话来,心头海潮般翻腾起伏,郑奕航爱她?她无论如何都没想到,他也从没向她表示过,不,那次的“520,我爱你”算是吗,她却以为那是他一贯的玩笑。她的心情突然间变得更乱、更糟糕。

    下车後,她径直回了公司,虽是周末,但报社仍在有条不紊地运转。今天的都市报上,娱乐版大部分版面都被郑奕航的报道淹没,而明天,江新月不用想也知道又会是连篇累牍的後续报道。

    她敲响了林南的房门,在他还没说“请进”的时候就开门闯入。

    “能不能撤掉郑奕航的稿子?”她开门见山地说,她不能容忍在郑奕航被抓甚至有可能被判死刑的情况下,她的报社还要落井下石。

    “你从b市赶回来就是要跟我说这个?”林南平静地看著她。

    “是,我知道我的要求有点过分,但郑奕航是我的朋友。”她恳切地说。

    “你也知道他是你的朋友不是我的,你知道我不可能答应的,昨天都市报被抢购一空,你知道是因为什麽吧,别忘了我也是一个商人,而且你也知道我一向公私分明。”

    “难道就不能念一点旧情吗?”她了解林南,她清楚自己的身份,更明白她应该立刻转身离开,可想到郑奕航的处境,这句话就脱口而出,说出来後,她恨不能抽自己两个耳光。

    作家的话:谢谢ginnywoo亲送的野餐篮~~亲亲~~

    (9鲜币)第72章 猜谜游戏

    “旧情?看来你心里很清楚你只是我的前女友了?”林南幽然地看著她说。<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