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节阅读_37

作品:《三人成狼[完]

    话吗?”

    “对不起,是我用词不当”江雕开在挑刺,江新月忍气吞声地道歉,“我是不想让妈担心,如果今天你还不回去,妈明天真的会过来的。”

    江雕开挑眉:“我为什麽要回去?不是你说让我去找别的女人……”

    几双眼睛瞪大,齐齐看向江新月。

    江新月脸一下子通红,她没想到江雕开会说出这种话,除非是傻子,不然立刻能从话外音里知会他们的关系,她尴尬的不知如何是好,话都说不出来了,只想找个洞钻进去。

    江雕开淡淡开口:“你们能不能出去一下,我和我姐有些话要谈。”,南宫祭看了江新月一眼,率先站起来走了出去。

    “你怎麽这麽说话,他们……他们听到会怎麽想?”看人都走光了,江新月才生气地说。

    “该怎麽想就怎麽想。”江雕开轻松地说,“你在指责我?”

    江新月烦恼地轻叹了一声:“你以为我们的关系很值得骄傲吗?”

    “是,我骄傲又怎麽样?我想昭告天下,我们瞒著所有人,难道连我的朋友都要瞒?我不想这样,我想在他们面前光明正大地和你在一起。”

    “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在他们眼里我是你姐姐!”

    “这是你自己认为的,他们心里这种血缘观念本来就很淡薄,包小阳是包大龙的妹妹,却是包大龙给她开的苞,他们自己都这样,会用怪异的眼光看你吗?你今天要是专门来指责我的现在就可以走了,如果你真想让我回家,就过来,不要站这麽远。”

    江新月真拿他没半点办法,她无奈地走近他,江雕开一把把她抱在自己膝上,江新月感受到他热铁般的欲望坚硬地抵在她双腿间。

    他捧著她的脸轻声说:“想让我回家就求我。”

    江新月知道江雕开的刁钻,是她先低头,就要听他摆布。

    “我不会求人……”她挣扎地说。

    江雕开笑了一声,嘴贴在她耳边:“还要我去找别的女人吗?”

    “我那是气话。”她只得说。

    “还要不要?”他固执地问。

    “不要……”

    江雕开满意了,又得寸进尺地问:“这些天想不想我?”

    “嗯”江新月模模糊糊嗯了一声。

    “是哪儿想,这里,这里还是这里?”他指了指她的头和心口,最後手伸向她的双腿间,隔衣抚摸著她的下体。

    瘙痒难耐,江新月扭动了下身体:“我们回家再说吧……”

    “不,你没看到我已经等不及了吗?”江雕开抓著她的手探进他的校服裤里去,滚烫的欲望张狂地触碰她纤嫩的手指。

    “别这样……”她满脸红透,手指紧紧收起来。

    他才不管,握著她的手腕,让她指间的肌肤感受他硕大的形状。

    “我老二大不大?”他故意问。

    她根本就答不出口,他就诱哄她:“回答了我就跟你回家。大不大,嗯?快说”

    “大……”她艰难地说。

    “真的吗?”他饶有兴味。

    “是……啊……干什麽……”她的身子已经腾空被他抱起来。

    作家的话:

    不好意思哦,这两天有点忙,让大家久等了……

    (10鲜币)第65章 看自己吃它

    “我们一起看看你的小妹妹。”江雕开邪恶地说。

    江新月挣扎著:“别闹了,阿开,你朋友都在外边等著呢。”

    “他们才不会,隔壁也是我们的地盘,在我叫他们出去的时候,他们早知道我要干什麽了,不是要我跟你回家吗,那就乖一点,又不是第一次……”说著他把江新月放在一把酒杯型的转椅上,把她推到镜子前。

    江新月穿著一身浅紫色套裙,梳著马尾,清纯中透著几丝干练。她没有穿丝袜,双腿显得匀称纤长,椅子被摇的很高,她的腿垂在半空,匀白的小腿看起来非常诱人。

    江雕开站在她身後,在镜子里盯著她看,他们的目光接触,她眼眸里闪著紧张,可偏偏那新月型的眼睛总像带著笑意,那是她整张脸的灵魂,很多男人都会被她这双眼睛吸引。

    被他看的有些难堪,江新月垂下了眼睛。江雕开转过身来,半蹲在她面前,把紧裹有她身上的套裙拉到腰上,轻轻扯下她的内裤。

    江新月只觉得下身一片清凉,有些难堪地并紧双腿,脸转向一边,不敢看镜子里的自己。

    江雕开邪魅地贴在她耳边说:“把脸转过去,乖乖的,你现在听话一会儿我也会很听话。”他用手指把她的脸转向镜面。

    江新月真的没有认真看过自己另一部分长什麽样子,镜子里只看到从她雪白小腹下漫延下去的一片茂密的黑草直没入紧闭的双腿间,极白与极黑的反衬,非常妖冶,不知为什麽看著这样的自己,她脸颊热辣辣的。

    江雕开拉开了她的一条腿,隐密的黑三角蓦然被打开来,她看到了自己的下体,芳草掩映下那两瓣小巧羞涩紧闭的粉色花瓣,虽然仅仅两瓣,却比任何的花儿都要糜豔娇美。

    “我有多少天没有碰你了?”江雕开问著她,手指轻轻抚过她的腿根儿。

    她强忍著身体里掠过的似瘙痒又似兴奋的急流,掩饰地说:“我……我不知道。”

    江雕开看著她压抑的表情不禁笑了:“你不知道可是它知道。”他恶作剧地用指肚轻拨了一下小小花瓣,江新月的身体动了一下。

    江雕开俯下身低声说:“看它有多敏感,它这麽漂亮又这麽小巧究竟是怎麽容纳下我的呢,真是奇迹,是不是?”

    江新月被他问的窘迫,她看他早脱掉了长裤,只穿著t恤,校服的t恤有些长,他微微上拉,让她看悬吊在他双腿间的粗大性器,她脸颊蓦的通红。

    “被它吓到了?你也看到有多大了吧,它是怎麽进去的?很奇怪吧?”

    “不……”江新月摇头。

    “还嘴硬,那就让我们看看你的小妹妹有几天没被我的小弟弟插了。”她的花瓣被他的手指强制地向两边拨开,那情景何等糜豔,他故意让她看花瓣里面藏著的嫩肉,用食指轻轻触弄,“才两个星期而已,小洞洞又藏起来了,不知道的真的以为你是个小处女呢。”他的手指触到一片柔软,指尖轻轻陷入,立刻感觉到她的收缩和来自指尖的压力。

    他将手指紧紧弯曲,密窒粉嫩的小洞被轻轻撑开来,“就是这儿,你的小骚穴儿,看看它有多羞涩,像你的脸蛋儿一样清纯小巧,可是骨子里却骚的很,看看它怎麽把我的手指吃进去吧。”

    “嗯……”江新月忍不住呻吟,因为感觉太强烈了,她看著他粗长的中指撑开小小的肉洞口,慢慢隐没进她的身体里,感觉和视觉同步,身体比往常敏感多了一倍,被塞入、填充、摩擦的快感,让她下体强烈地收缩,她紧紧地夹住他的手指,将它包裹在一片湿润里。

    他把她垂下来的腿再一次拉开去,让她看他的手指和她的私密交合的情景,她眼睛一触到镜面,下体就更急剧地收缩起来,他蓦然地拔出手指,她看到有透明的液体从花瓣中间流出来,流到股沟间,而他的手指上也沾满了滑腻的爱.氵夜。

    看到这种情景,她下体又不停地抽搐起来,从镜子里很明显地看到她的下体在不停地跳动,她害怕地闭上眼睛,不敢再看镜子里的自己。

    “怎麽了,害羞了?其实这没什麽,这说明你也同样渴望著我,我的手指进去你反应都这麽大……”他意味深长地说著,把她抱下来,解开她上衣的两粒纽扣拉到腰上,只露出纤细的两肩和饱满的乳防。

    地毯很柔软,他让她跪在地上,脸冲著茶几,把她的手放在茶几桌面上,她身体倾斜著,两颗雪乳自然地垂下来,紫色的布料推在腰间和腹部,下边的翘臀和大腿露出来。

    他头枕在她膝盖上,吸她的乳投。他是仰面躺著,从江新月的角度,能看到他结实的双腿间硕大的男根一柱擎天。

    她吓得把目光收回来,却难抵他唇齿间的热情,只感觉两只乳投被他吸得又圆又大又硬又湿漉。

    “嗯……嗯……”她难耐地哼著,因为时时要忍受他顽皮地轻啮。

    身体的感觉是互通的,刺激感在身体里流窜。江雕开不时地用手指去试探她的下体,她能感受到那里在羞耻地汩汩流著汁液。

    江雕开将她拉开,她手撑在茶几上,身体趴俯著,双腿也被他拉开,从後面很容易看到她不停流水的下体,他满意地抚著自己的大雕,慢慢地将头部挤进去。

    虽然滑腻,却实在紧窒。他进去的很缓慢也很有阻力,但巨大的摩擦却让两人都兴奋地颤抖。

    “嗯……嗯……”她不停地紧缩,扭动著小屁股,因为他的入侵而呻吟不已。

    他进去一多半,又缓慢地退出再缓慢地进入,慢慢顺畅了一些,紧窒的小洞被他的硕大撑开了许多,也越来越润滑,她舒服地猫儿一样呻吟,把他的欲望紧紧裹住,他有种置身云端的错觉。

    作家的话:谢谢沙歌送的“招文粽”,如你所愿加戏了,还是“船戏”,嘿嘿~~

    (13鲜币)第66章 激情戏码被观赏

    他的双臂穿过她的纤腰,大手包裹住她的乳防不停地揉搓,两个人的下体紧紧熨贴,在经过短暂的试探以後,他开始慢慢加快了速度,整根欲鞭完全插入进去,开始抱著她狂烈地律动。

    虽然两个人已经有了一段时间的磨合,不过他完全进去她还是有点承受不住。

    开始她还猫咪一样舒服地呻吟,当他整根贯穿她,直刺入她的子宫,并且动作太生猛时,她还是叫起来。

    身体被他撞击的摇晃著,即使叫声也变得暧昧淫浪。

    “啊~~你弄疼我了,阿开,不要这样……你太快了,你先出去一下……啊~~啊~~”

    江雕开依言放慢了速度,一边碾磨一边缓慢地将整根巨龙都插入进去,又缓慢退出来,再慢慢进去……手指也有时间掐住硬挺的乳投慢慢把玩。

    江新月的身体慢慢安稳下来,只随著他的节奏轻轻地滑动。

    “嗯~~嗯~~”她轻声嘤咛。

    “舒服吗?”他问她。

    “嗯……”她是不会回答的,但她娇软的呻吟已经告诉他了,他邪邪地一笑,却又突然开始发飙,比刚刚还要猛烈。

    “啊~~啊~~你是个坏蛋~~啊~~真的弄疼我了~~”

    随著他速度的增加,快感不停攀升,虽然她仍然叫痛,但他知道快感比痛楚还要来得浓烈。

    隔壁的包间,只剩下包小月和南宫祭,包小月嘀咕著那两人去哪儿了,起身去找。刚出包间,就看到包大龙和高照耳朵贴在隔壁包间的门上。

    包小月上前拍了他们一下:“喂,你们鬼鬼崇崇的在干嘛?”

    两人都扭头嘘了一声,拉过包小月让她听,脸上闪著兴奋地光,还一边说:“小声点,有好戏看了。”

    包小月心里早明白了,不过耳朵还是贴在门上,淫糜的肉体拍打声传进耳膜,那真实度决不是光盘里的声音,而是实战。

    里面的女孩子在不停地叫著,叫声很魅,似是哭泣又似是呻吟,听到人耳里心都跟著飘起来。

    “啊~~阿开,我好疼,你停下来好不好~~”

    “啊~~啊~~阿开~~慢一点~~”

    高照和包大龙还低声地咬耳朵,一个说:“姐姐的叫声好骚啊,听的我骨头都酥了,下边像戳了根棍子硬梆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