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节阅读_35

作品:《三人成狼[完]

    住她颤抖的身体,将她轻轻揽进怀里:“对不起……是我太该死了,我不该用这样的手段,我只是没有别的办法了,是我太想得到你了……我知道你是个什麽样的人,知道因为那件事你受到的委屈和打击,对不起……”

    江新月抽噎,然後哭了出来,南宫祭轻轻拍著她的背,任她在他怀里哭泣。直到她情绪慢慢平静下来,他才抽出纸巾帮她擦拭,当他的手伸向她领口的时候,她的身体很明显地向後缩了一下。

    他不以为忤,很果断地伸手解开了她套装的纽扣,她,没有挣扎。她身上的衣服一件件剥落,直到完全赤裸。他拿过新买的衣服一件件帮她穿好,之中江新月一直很顺从,木偶一般。

    车子很快来到了报社,南宫祭倾身在江新月唇边轻浅一吻:“去上班吧。”江新月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作家的话:谢谢ginnywoo亲送的“南瓜派”,爱你,亲亲~~童鞋们有没有比较适合女奴的封面图片啊,我找了一天脖子都酸了也没找到合适的,有的话希望大家推荐啊,谢啦~~

    (13鲜币)第61章 受伤的是谁

    江新月刚坐在位子上,於玮就一摇三摆地走过来,将一沓报纸放在她面前:“恭喜你啊,新月姐,你又上报纸了,而且是娱乐版头条,你没来之前大家都还在讨论,说新月姐好有本事,郑奕航这麽大的明星,如日中天,有型又有钱,他身边不知围绕了多少莺莺燕燕,也不知是多少少女的梦中情人呢,平时做节目的时候他一直坚称自己单身,没想到他背後隐藏的女朋友居然是你,微博上深情款款的告白真是让人感动,新月姐,你是怎麽做到的啊,教教我啊,怎麽样才能勾到像郑奕航这麽优质的男人,而且还是老牛吃嫩草?”

    江新月情绪低落,她早习惯了於玮的阴阳怪气,平时很少和她计较,只淡淡地说:“抱歉没什麽可说的,我们就是普通朋友。”

    “新月姐,现在消息都满天飞了,你还瞒我们,太过分了吧,是不是啊大家?”

    於玮此话一落,引来办公室一夥年轻人的附和。

    “是啊,新月姐,传授下经验又怎样啊?”

    “新月姐不能吃独食呀,也分点给姐妹们哪。”

    “新月姐别跟她们一帮八婆说,你们都去勾明星了,我们这些光棍们怎麽办啊?”

    “今天这麽热闹?”不知何时,林南出现在办公室门口。

    看到上司,凑热闹的一帮人顿时禁声,只有於玮拉开报纸展在林南面前,娇声说:“林总,你猜郑奕航的女友是谁?一定猜不到吧,她就是我们的同事江新月小姐……以後我们报社都要跟著占便宜了,郑奕航这麽红,他的访问我们报社今後全包了,林总也应该高兴吧?”

    “是吗?”林南的目光淡淡扫向江新月,那报他早就看到了,这个消息早已闹的满城风雨、沸沸扬扬。网路上、贴吧、还是各个社区到处都是骂江新月的帖子,他就是不放心才过来看看,“如果是事实那当然好,不过娱乐小报的消息你们也信?”他四两拨千斤。

    於玮脸上讪讪的,其他人都赶紧低头做事。江新月没有看林南,可是她的脸却火辣辣的,他们关系闹到这样僵,他居然还会帮她说话,先是让他撞到她和江雕开,然後又是郑奕航这事,她的形象在他心里早已经不堪了吧?

    课正上著,南宫祭才推门走入,他平时都很注意形象,这次额头上却贴著很大一块纱布,虽然并没给外表减分多少,但却很是醒目。他向老师点点头,径直到最後一排就坐。

    江雕开侧头向他,低声问:“额头怎麽回事?是谁吃了豹子胆敢往你脸上招呼?”他的语气一半是关切一半是好奇,因为自从包大龙事件後已没人再敢惹南宫祭。

    “不关别人的事,我自己不小心磕的。”南宫祭说道。

    江雕开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也只有你敢把自己弄成这样了。”

    下课後,一帮人按老规矩去花雨聚起。高照嘴欠,可不饶过这次机会:“哟,南宫大少怎麽挂彩了,这是怎麽闹的?少见啊”

    南宫祭照样说磕的,高照切了一声:“谁信啊,是哪个漂亮mm给弄的吧,你弓虽.女干未遂,人家急了,给了你一下,是不是啊?”

    “猪头,祭还用弓虽.女干,只要是女的都赶著让他奸吧……”包小月白了高照一眼,嘟哝。

    “那不一定,没准真有一两个贞节烈女呢。”包大龙说。

    南宫祭眉峰轻轻跳了一下,半真半假地说:“是又怎麽样?被贞节烈女打也是种福气,你们想让她打呢,恐怕下辈子也没这个机会呢。”

    “是吗?”高照调侃,“还是您自个儿留著享用吧,别说下辈子,下下辈子我们也不和你抢,你受虐当一乐啊。”

    “你怎麽也跟他们一样犯起贱来了。”江雕开瞥了南宫祭一眼。南宫祭一笑:“还不是被他们逼的。”

    包小月跑过来,挤到南宫祭和江雕开中间坐下,指著报纸说道:“原来姐姐有男朋友啊,阿开,你一定早就知道了,还瞒著,姐姐有这麽有名的男朋友应该早介绍我们认识啊,我很喜欢这个郑奕航的,他演的戏超好看,人也很正诶。”

    南宫祭不露声色,江雕开拿过报纸来看,眉微微皱起来,他当即拿出手机拨了号给江新月打过去,好半天江新月的声音才传过来。

    “姐。”江雕开不咸不淡地叫道,“恭喜你啊。”

    江新月快步走出办公室,走到楼道僻静的角落,她心里咯!了一下,因为江雕开从未叫过她姐姐。

    “怎麽了?什麽恭喜啊……”她猜到了,可还是装糊涂。

    江雕开从鼻子里笑了一声:“姐姐交了这样一个男朋友,我却是最後一个知道的,有点好笑。不过未来的姐夫这麽体面,我还是很替你高兴的,什麽时候把他带回来让我看看?”

    听著江雕开若无其事的声音,江新月反而有点不安:“报纸上都是乱写的,我说过了,我们就是朋友关系。”

    “是吗,那我太失望了,我一直盼望著有个明星姐夫呢。”

    “阿开,你别这样……回去再跟你解释,我先去上班了。”

    江雕开收了线,几个人凑过来:“怎麽样,怎麽样?姐姐怎麽说?”

    江雕开说:“恐怕也要让你们失望了,我自己的姐姐我了解,她还没有这个本事。况且她找谁第一个都要经过我的同意,她不会不声不响就随便给我拉个姐夫来”

    “哟哟哟,的瑟吧你”

    “你这个身份定位有问题吧,你只是弟弟不是那个什麽,啊,那什麽啊?”

    包厢里热闹的开了锅。

    江新月挂了江雕开的电话,拨给了郑奕航,是陈英俊接的,第一句就是个哟:“江大小姐怎麽有时间打电话过来啊?”

    一听陈英俊的声音江新月一肚子气上涌,她知道郑奕航还在拍戏,否则他这个手机不会交给陈英俊接听。

    “让郑奕航接电话。”她不跟他废话。

    “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在拍戏,怎麽接你电话!没拍戏的话你的电话他能让我接?我看他也没这福气,江大小姐就没主动给他打过吧?”

    “陈小姐给我直接叫郑奕航,我有急事找他。”

    “叫我陈英俊,什麽急事,江记者这麽怒气冲冲的?”

    “你们没上网看吗,还问我什麽事?”江新月口气真有点冲了。

    陈英俊打开笔记本,立刻被扑天盖地的骂声淹没了,江新月被围攻的图片也早传到网路上了,陈英俊急急地去找郑奕航。郑奕航一听是江新月的电话,立刻扔下女主角,也不顾导演在後面大喊就大步地跑过来。

    “她一定是看到我的微博了吧?”他一边说一边抢过电话,语气又兴奋又不安。陈英俊默默地把笔记本移给他,看到屏幕上江新月狼狈的样子,他刚刚还飞扬的脸色一下子变了。

    “新月……”

    “郑奕航,你又发什麽神经?你向谁告白我不管,干嘛挂上我的名字啊,现在好了,我成了全民公敌了,你满意了吧?”江新月和郑奕航平时说话就比较直来直去,毫无顾忌,现在生气加憋屈就有点披头盖脸不管不顾。

    她倒豆子一样说完,也觉得自己语气和态度有点过了,电话那头郑奕航沈默了,她知道他还在,因为能听到他的呼吸声,他从没这麽沈默过,她有点後悔刚刚太急了。

    “郑奕航……?”

    好半天,那边才出声,声音一点不像平时在她面前活蹦乱跳的郑奕航:“对不起……我没想到她们会这麽……疯狂,我会尽快解决的,不会让你再受干扰。”

    嘟……嘟……电话传出忙音,他居然就这样挂断了。

    “喂?郑奕航……喂……?”江新月看著手中的电话,有几分茫然,郑奕航这是怎麽了?一点也不像他了。

    (8鲜币)第62章 第三者

    下班时间,江新月刚从公司走出来,一辆车徐徐开到她面前,南宫祭没有露面,是k叔摇下车窗叫她上车。江新月知道南宫祭很细心,他是怕她再遇到什麽“不测”。

    其实她自己也担心,因为郑奕航的那帮粉丝实在疯狂。她也没忸怩就上了车。车子悄无声息地向前急速滑行,车内却一片静默,起初两人都没有开口,见她上来时,他只向她微微笑了一下。

    想到他帮她脱衣、穿衣时的亲昵举止,她总归有些不自在。这时南宫祭才开口说:“听说郑奕航明天要开记者发布会?”

    “嗯。”她点头。

    “这个人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南宫祭说此话的时候,眼尾扫向江新月。

    江新月看向窗外,隐隐叹了口气:“他不是什麽坏人,这次也不是故意的,我们认识好多年了,平时说话挺随意的,他常常开无厘头的玩笑,只不过这次连他也没想到会这样吧……”

    南宫祭又笑了一下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他才说:“怎麽坐这麽远?离我近一点儿。”

    江新月扭过头,脸有些微微变色。他看著她:“怎麽了?我又不是老虎,挨著我坐我会吃了你吗?”说著,他拍了拍自己旁边的位置。

    江新月最终还是向他那边坐了坐,只不过没达到他的要求而已,他也没强求,伸出手来握住了她的手,紧紧地把她的手包在掌心,他的手很宽很大很温暖,如果不看他的脸,一定以为这是一个男人的手,而不是男孩。

    快到家的时候,她的手被他握出了汗,她早就想让他放开,却迟迟开不了口。

    “把我放在小区门口吧。”她终於有机会说话了。

    不料他却说:“今天学校加课,阿开不会这麽早,我送你到楼下,看你进楼我才放心。”

    江新月尴尬,她现在好像背著老公出轨的女人。

    万城中学,下课後────

    “阿开,这是我做的蛋糕。”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儿冲到江雕开面前,双手捧著精致的盒子递给他。女孩儿身著万城中学校服,个子高挑,面孔豔丽。

    高照吹了声口哨,这是他看到漂亮mm的惯用伎俩,他侧头和南宫祭咬耳朵:“看来又有人要遭殃了,可惜,可惜。”,南宫祭只是莞尔。包小月则把面前的垃圾筒向江雕开那边移了移。

    谁知江雕开接过蛋糕後,在女孩儿期待的目光中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划出一道完美的抛物线,而是打开了包装,取出里面精致的卡片,上面用彩笔画著大大的心型,写著:“i love you 江雕开。”,见江雕开打开卡片,女孩儿不敢相信地捂住嘴巴兴奋地叫出来,满脸通红地想要跑开,谁知江雕开却叫住了她:“等等。”

    女孩儿站住了身子,目光充满期待。

    江雕开问:“你叫什麽名字?”

    “我叫容容。”

    “容容?好吧,容容,上车吧。”江雕开率先上了车。

    高照和包大龙下巴都快掉下来了,包小月也张大了嘴巴,还是南宫祭笑著提醒了一声快上车,大家才都纷纷上了车。

    一路上吵吵嚷嚷,容容一直窝在江雕开怀里,江雕开也亲昵地用手臂环著她,女孩儿一脸幸福,手搭在他长腿上,慢慢的越来越靠近腿根儿。

    “回来了?”江新月从卧室里出来,当她看到江雕开身後闪出来的女孩儿时,她愣了一下。那女孩穿著和江雕开一样的校服,乍看像情侣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