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节阅读_31

作品:《三人成狼[完]

    证不管什麽事,我一定会帮你解决的。”

    作家的话:嘿嘿,想看祭小狼吃肉肉的亲给力点啊~~

    (9鲜币)第53章 套中套2

    江新月向来有一种本事就是天生就有一种特别的亲和力,她声音不急不徐、柔和真诚,很容易就能打动人心。年青女子的表情有些松动,若有所思地向江新月望过来。

    “相信我。”江新月坚定地向她点点头。

    “你真的能帮我?”说完这句话,年青女子突然崩溃地哭起来,“你真的能帮我要回孩子?我的孩子才三个月大就被人抢走了……”

    “究竟是怎麽回事?别激动,慢慢告诉我,我一定会帮你……”江新月一边说一边慢慢走近,而救援人员也趁女子失神的空档冲上前把她控制住,女子又开始激烈地挣扎,江新月上前握住她的手:“你的孩子还没找到,你就忍心抛下他这样一走了之吗,你想过没有妈妈的孩子有多可怜吗?现在先送你去医院,等你情绪稳定下来我会去看你的,你的事我一定会帮到底,你放心吧。”

    女子被救走後江新月只觉得全身发软,她闭上眼睛手扶住了栏杆,其实她自己有恐高症,以前从不敢上天台,这一次不知是哪来的一种力量让她支撑到现在,她浑身都汗湿了,手脚都在哆嗦,幸好救援队里有一个年轻的小夥子留下来没走,他扶著她下了天台,一直送她出大楼。

    “小姐,你还好吧?”

    江新月轻笑一下:“我没事儿,谢谢你送我下来。”她已经觉得好了很多。

    “你真是个好人。”小夥子由衷地说。

    江新月摇摇头:“我该回报社了,谢谢你,你也是个好人。”

    “哎,你是哪个报社的?叫什麽名字?”小夥子略带羞涩地问。

    这种情况江新月是时常遇到的,经常会有陌生异性向她搭讪索要名字和电话号码,她长得不是很漂亮,却很招人。她向小夥子挥挥手,转过身向报社走去。

    其实她并不知道林南就站在一旁看著她,江新月解救跳楼者的画面都被拍了下来,当林南看到电视屏幕里在高高天台上站著的单薄身影时,他就霍地站起来冲了出去,此时他脑子里什麽都没想只有担心,没人知道她有恐高症只有他知道,可是这样的她依旧爬上四十几层的大楼去救人,没人知道她是怎样单纯善良而美好的人儿,只有他知道!

    他跑到了现场,看到她被人扶下来,扶著她的年青男子眼睛里闪著羞涩和赤诚,而她照样淡淡地笑著谈笑风声,他放了心。只远远地看著,他知道她的性格有多招人喜欢,她身边并不乏他这样的关心者。

    江新月回报社交待了一下工作就又赶去医院,被送去医院的年青女子情绪已经稳定下来,江新月与她进行了一次长谈。

    她基本上了解了大概情况:年青女子名叫小鹿,今年23岁,某大学四年级学生,她出生寒门、学习刻苦而且志向远大,她的理想就是去国外攻读硕士,可是父母供她读四年大学已经负债累累,他们没有能力再供她出国留学,而她几年来半工半读的积累也只是杯水车薪。

    为了实现出国留学的理想小鹿走了偏路,经过熟人介绍她来到了一家代孕的机构,做了代孕妈妈,对方提供精子,由她提供卵子,中介公司帮他们安排时间,直到她受孕为止。对方先预付她30万元,孩子生下後再一次付清剩余的万元,三个月後交完孩子之後两不相欠。小鹿想的很好,拿到60万後她就立刻出国留学,可是事实是在她生完孩子以後她就再也不这麽想了,30万元她宁愿不要,她想和孩子生活在一起……

    “现在孩子在什麽地方?”

    “我不知道……他们强行把孩子带走了,我完全不了解需求者的情况,他是什麽职业,哪里人都不清楚……”

    “那家代孕中介还在不在?”

    小鹿点头:“前几天我还曾去和他们交涉,他们居然不承认是代孕机构,只说是正规的科技公司,而且我手头的协议原件也被他们抢走了。”

    江新月握了握她的手:“放心吧,孩子一定会要回来的,我咨询过律师了,代孕协议是不受法律保护的,代孕妈妈与所生孩子的母子关系是法律所承认的,你安心养身子吧,这件事我们报社会全力帮你的,而且我也认识一些律师朋友,有需要的话我把他们介绍给你。”

    江新月匆匆赶回家,她洗了澡,把柜子里所有衣服都取出来一件件挑,挑好衣服,她吹干了头发,帮自己化了一个完美的淡妆,然後她把许久都没用过的手包拿出来,这个手包是她的“独门秘器”,因为手包上边嵌著一个隐形摄像头,这个手包以前她曾用过很多次,可是自从和林南恋爱以後,林南再不允许她冒这种风险。

    以前的江新月就像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女战士一样,这是林南形容她的词,她从来不会为自身考虑就铤而走险,林南常为她的“莽撞”而担心不已。入行多年以後,这样的江新月也慢慢收敛了。她有时候会在内心里常常反省自己,是否退步了,是否不再像从前对这个职业充满激情和正义……

    或许她如果能预见到这一去会发生什麽,会不会在去之前好好的替自身考虑清楚呢?只是以她的性子,即使再来一次,她也照样会义无反顾吧,而下套的人不正是清楚地知道这一点吗。

    作家的话:谢谢安、miss_chole亲的“爱的蛋糕”和“南瓜糖”,亲亲~~~~

    (11鲜币)第54章 猎人

    江新月推门走入了“厚朴科技有限公司”,一位面目慈善的中年女子接待了她。她被领入一个小巧的雅间,落座後有人端入两杯咖啡,气氛非常放松雅静。

    “江小姐是怎麽知道我们公司的?”对方问,显然她已看过她在前台登记的简单资料。

    “是熟人介绍过来的,不瞒你说我最近遇到了一些难事急需要一大笔钱。”江新月说明了来意,虽然双方都未点破,但很有点不言而喻。

    女人上下打量了她几眼,露出满意的神情:“江小姐的条件非常好,很多男士都喜欢你这款,不知道江小姐是否清楚关於代孕的一些事宜?”

    “只是略知一二。”

    “既然这样我就先大概说明一下,一般我们这里代孕分为三类,第一类是由需求者夫妇提供精子卵子,经人工授精植入代孕妈妈子宫内,所得报酬是万元;第二类是由需求者提供精子,代孕妈妈提供卵子,同样经人工授精植入母体,所得报酬是万元;第三类仍然是代孕者提供卵子,但由我们来安排时间,需求者和代孕者要过一段‘夫妻生活’,直到受孕为止,这一种所得的报酬最高,总共60万元。不知江小姐要选择哪一类?其实我有一个建议,像江小姐这样好的条件……既然都是做一次就不如选择第三种,这样更划算,江小姐觉得呢?”

    江新月深思了片刻:“我……的确需要一大笔钱……”

    中年女子笑了:“其实按正规程序我们都要对代孕者进行严格的身体常规检查以确定可以正常怀孕,不过像江小姐这样优秀的应征者真的很难得。我私人给你破例一次,我手头有一个需求者,这个需求者非常挑剔也很紧急,他不怕花钱,就想找到合心的代孕妈妈,而你正是他喜欢的型,如果你现在就肯接的话,对方承诺会给付一百五十万元报酬,而且时间每延迟一天,报酬就以十万元为单位递减。”

    最终江新月填了表格、签了协议,就在她拿著九州龙泰大酒店的房卡走出厚朴科技公司时,她的银行卡里已经被迅速打入75万元现款。

    江新月走出大厦後才深深地呼了口气,她紧张的手心里都冒汗了,所幸事情非常顺利,本来到这一步已经算是非常圆满了,小鹿如果打官司她的视频完全可以做为有力证据,但身为资深记者,她还不满足,要写一篇完美详尽的报道,她还必须要见到需求者,熟悉完整个流程才能写出让人信服的文章。

    她连考虑都没考虑就直接打车去了九州龙泰,刚走进明亮的大堂就听到熟悉的叫声。

    “姐,姐……”

    江新月诧异,在这儿也能遇到熟人?寻声转头,正与南宫祭的视线对个正著。原来酒店一楼有一间咖啡馆,是透明的玻璃房子,而南宫祭就坐在靠边的一个位子上向她招手。

    她迟疑了一下才推门走入,南宫祭面向她而坐,他品著浓郁的咖啡,闲适地靠在椅上等著她慢慢走近,就象一个狡猾的猎人看著他的猎物慢慢落入他下的套子里,然後看它垂死挣扎……

    “祭,你怎麽在这儿?”她的惊讶还没过去。

    “真是巧。”他笑得和风细雨,却并没直接回答她的问题,“我也在奇怪姐怎麽也会在这儿出现呢?”

    “哦,我来做个采访。”她答的自然,因为在走过来的时候早已准备好台词。

    “是吗。”他眼角带笑,“那更巧了,这家酒店是南宫集团旗下的产业,这儿的高层我都很熟,姐要采访哪一位,我可以先帮你引荐一下或者提前打声招呼。”

    江新月脸上的笑微微有了些不自然,她实在没想到这家酒店是南宫祭的家族产业。

    “不……不用了,我已经预约好了,不好意思,我现在要上去了,拜拜。”她很快溜了,因为害怕南宫祭太热心,把她的底都给兜了,她是来暗访,不是明察。

    南宫祭笑看著她匆匆离开,直到她的身影不见了,他才站了起来。

    到了1314房间门口,她的心开始砰砰跳起来,这时才感觉到自己有多紧张。屋子里等待她的是个什麽人?什麽样的人会这麽急切花一百五十万让一个一无所知的陌生女人帮他生孩子?他不会是个魔鬼吧……?她摇摇头,当然不会,只要是人都还会讲些道理,她第一次接触这种需求者,最好是和他长聊一次,弄清他们找代孕妈妈的情况和心理。

    打卡进房,迎面便是张布置舒适的奢华大床,她以为会看到一个男人坐在床边或站在露台上,事实上根本没有半个人影。

    心里有种怪怪的感觉,她小心翼翼的拉开浴室门,里面照样空荡荡的,她又去推另一扇门,好像是被人从外面锁死了,她在房间里转了一圈,尝试地轻声问:“有人吗?”

    “喂,有人吗?”

    没有人回应她。她怀疑自己走错了,取出房卡来查看,的确是房间,她真的有些摸不著头脑又莫名其妙。站了一会儿,她走上露台,露台很宽阔,视野也很好,她向下眺望,头有点晕,赶紧闭上眼睛。

    这时,门响了,她反射般地迅速扭过身去,顿时脸色变了。

    “你……”

    来人也一脸惊讶:“姐?”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在大厅里偶遇的南宫祭,江新月心智有些乱了,她迅速地调整状态:“祭……你是不是走错房间了?”

    南宫祭特意回身看了看房门,然後房门在他身後合拢,他回答的不紧不慢:“没有啊,这个房间就是我定的。”

    “什麽?”她惊讶地看著他,“难道……难道你是需求者?”南宫祭居然是那个肯花一百五十万买孩子的男人,打死她都不相信!

    “姐不是说是来采访的吗?”南宫祭不答反问,眼睛微微眯起审视著她。

    她的脸微微发热,不管具体情况是怎样,倒不是顾虑会有什麽风险,她只是不想和南宫祭再有牵扯,以引起江雕开的不悦。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先走为上。

    “哦……是啊,可能是我走错房间了吧。”说著她要出房,南宫祭不著痕迹地挡住了她。

    “可是姐怎麽会有这个房间的卡呢?我记得这张房卡被我放在一家代孕机构那里,难道姐就是陈女士口里那个担保我会喜欢的代孕妈妈?姐……你怎麽会做这个?你很缺钱吗?”再没有人把惊讶表现的像南宫祭这样淋漓尽致。

    作家的话:谢谢ginnywoo与joycelv0914两位亲的“南瓜派”和“好文供奉”,亲两口,mua~~

    (11鲜币)第55章 淫糜豔照

    “不不不……我不是……”知道南宫祭误会了,江新月连连摆手。

    “不是吗?”南宫祭取过她手里的房卡端详,很显然证据就被他捏在手里,而她却矢口否认。

    知道事情已经“败露”了,她也没什麽可瞒的了,只得说:“其实我是来暗访的……”她把事情因果和南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