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节阅读_30

作品:《三人成狼[完]

    ,她都很懒啊,这次还是我把她拉出来的……”

    江新月出了一身汗,江雕开提到她时的口气让她胆颤心惊,好在,可能她只是做贼心虚。她想把衣服拉下来,可江雕开却按住她的手,他一边和母亲讲电话一边搓揉著她的乳防,还用指尖掐她已经硬挺起来的乳投,她闭上眼睛紧紧咬住唇,雪白的胸脯不停地起伏著,这个时候她真的什麽都不能做,她稍稍一动就会露馅。

    他的手居然还探进了她的运动裤里去,“您这麽不放心我?我很听话啊,和同学处的都很好……”任她怎麽抓他的手还是阻止不了,他的手指微曲,插入了她的荫.道里去,轻轻抽动,唇角轻勾,眼睛看著她,嘴里却在说,“不是不想你们,是她工作很……”他恶作剧地一下子全部插入,她双腿紧紧把他夹住,紧得他动弹不得,里面在不停地抽搐著,“她很紧……张,紧得不可开交……所以没回去看你们……”

    他把手机用肩膀夹住,抓了她的手按在自己鼓胀起来的胯上,江新月脸都吓白了。

    他还笑著:“好,我答应下周回去看你们,说到做到。”

    作家的话:

    加点肉。。。

    第51章 邪恶调情2

    江雕开挂了电话,江新月呼了口气,身子几乎都瘫软下来。江雕开继续拿过她的手按在自己双腿间,嗓子里故意发出不害臊的低低的呻吟。

    “别闹,我们回家吧,会有人看到的……”他的叫声很淫糜但不可否认极度性感,江新月满脸通红。

    “现在让我怎麽回家?已经肿得要死了,现在不让我吃,我立刻就会胀死。”他把江新月抱上了自己膝盖,江新月双腿悬空地挣扎著,他很快把她的长裤褪下去,江新月还在扭动的时候,他已经成功地让自己插了进去。

    “两天不碰你,怎麽紧成这样……”他欣喜地说,挺动身体,巨雕全部进去。

    “不行……快出去……”本来就没法适应他,他还这样放任,江新月带著哭腔,疼得腰都直了起来。

    “让我呆一会儿。”他感受著他们之间的亲密交合,双手把她托起来,江新月呻吟出声,那种摩擦的快感实在强烈。

    江雕开太过强悍,这样的姿势完全靠的是他的体力,即使被外人看到,黑漆漆的又隔著一排树木,大概也不会联想到他们在做这种“运动”,野外的交合极度刺激,江雕开一直处在兴奋之中,虽然他每次只进去三分之二,但他那里坚硬如铁,每次的出入、碾压、摩擦都让她紧咬住唇才不至於呻吟出声。

    她还提心吊胆,怕他力气不够把她扔了,一度要求他放她下来,他喘著气说:“你确定吗?现在放你下来,我可不确定我会干什麽。”

    她知道他的意思,因为在外面他们从没做过,所以兴奋和刺激占了上风,不然这种姿势是很难尽兴的,他的速度因为托举慢了许多,要是在平时早抓狂了。

    果然最後他把持不住了,把她抱进了小树林里,狠狠地要了她两回。

    回到家已经不早了,她洗好澡,他已经洗完躺在床上等她。她躺好,关了她那边的灯,“睡吧。”他胳膊横过去又把灯打开,斜卧回枕头上,白色的睡袍微微敞著,结实的胸口在半遮半掩中尤显性感。

    “怎麽了?”她问。

    他润泽的唇轻轻扬起来:“我要吃奶。”

    “什麽……?”她怀疑自己听错了。

    “过来喂我奶,我想体验一下做小孩子的感觉。”他斜瞥著她说。

    “神经病。”她轻轻说了一句,也不敢大声,兀自躺下不理他。

    “唔~~”他轻哼,“好胀~~刚刚没有喂饱你吗,还是上辈子就是饿死鬼投胎的?这麽快就又饿得撑不住了~~好吧,先让给你吃好了……”

    “别闹了。”江新月都被他弄疯了,可转头看他的睡袍下面真的已经撑起老高了。

    “喂上边或者喂下边,择其一。”他挑著眉让她选择,语气霸道,眼眸锐利。她知道她逃不过,从一开始她就不是他的对手,他早已把她吃死了,不管是心理还是生理她都甘拜下风。

    她叹了口气,坐起身,松了睡袍的带子,把领口拉低,半边乳防裸露出来,白腻圆润,乳投粉嫩还微微有点肿胀,他的眼眸亮了,却仍躺著没动。

    她凑近他,手轻轻托著乳防,圆润的乳防自然地垂下去,垂成一个漂亮的倒梨型,粉嫩的乳投正好垂到他的唇边,他眼睛看著她,这种姿势,让她的脸都红了。眼睛并不离开她的脸,张嘴含了她的乳投,轻轻吸,然後咂咂有声,她的脸更红,因为他吸得力大而微微蹙了眉。

    “只可惜没有一点汁液,换那边。”他命令。

    她深吸了口气,强忍著脾气,想把那边的领口拉上换另一边,而他却直接把另一边拉开了,睡衣滑脱开去,她上身完全赤裸,他紧紧地抓住了她的双肩,她轻叫了一声,上身已经悬空在他头上,她的两颗饱满的乳防受了地心引力像两颗雪白灯笼般悬吊在他眼前。

    他嘬住另一边的乳投,吸够了又去吸另一只,两边反反复复尽情地尝个够。

    “好了,够了没有……”虽不高兴却底气不足。

    “一个母亲是这样对吃奶的孩子说话的吗?”他盯著她眼睛问,她难堪地撇开视线闭了嘴。

    “看看,乳投都被我嘬大了,又肿又硬,我在吸它的时候下边的小妹妹是不是也有反应?”

    “你……混蛋……”江新月气得骂他。

    “我就是混蛋。”他放开了她的肩,她的身体瞬间覆上他,他抱著她的腰,让他感受他身体的变化,然後一翻身把她压在了身下。

    “啊~~你不是说择其一吗……”

    “是啊,难道现在不是择其一吗,两个总不能一起来吧,如果生理上允许的话我倒希望两个一起呢。”他邪恶地说,分开了她的双腿。

    “啊~~啊~~”她被他撞得叫起来。

    已经清理干净的身体又充满了他的气味,他把旺盛的米青.液全喷射在她荫.道里,一遍遍,直到满得溢出来……看著她穴儿不停抽搐流著他的东西,他就兴奋莫名。

    (10鲜币)第52章套中套

    放纵过後,他搂著她,两人像蜷缩在一起的虾子一样紧紧相贴,他的胸暖著她的背,手紧紧揽著她的纤腰,湿润的嘴唇贴在她的肌肤上,蠕蠕地说话。

    “以後不要再理祭了。”

    “为什麽……?”她累得瘫在他怀里,连声音都慵懒得丧失了任何防备。

    “知道我和祭为什麽关系那麽好吗?因为从一开始我们就发现彼此骨子里有很相似的地方,我们通常会对同一类女人感兴趣,甚至会爱上同一个女人,所以……他接近你是另有目的的,他想象我一样得到你的身体甚至你的心,而且我知道他对女人的吸引力不比我差,所以每次你和他在一起,我……”他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她的腰被他勒得生疼。

    “你误会他了……他不是那样的人,其实别看他什麽都不缺可是人很可怜,从小就没了母亲,他真的把我当姐姐看,我能感受到他的依赖和信任,况且我们的关系……他怎麽会知道,你不要猜疑他好吗?我希望你们两个好好的,还和以前一样相处……”

    江新月话没说完,江雕开就松开她站了起来,他穿好睡衣就要推门而出,江新月拉住他:“怎麽了?你去哪儿?”

    他眸眼完全冰冷了:“既然他这麽好就去找他吧,你一定做梦都想有他这样一个弟弟吧?和他生活在一起会比我更舒心,那我退出好了,你让他搬进来,别管我去哪儿。”他一手格开她,拉开门。

    江新月抱住他的腰:“别闹了,我没说他多好啊,只是说他很可怜。”

    江雕开哼了一声:“他可怜?那我又怎麽样?他还有父亲,我却从不知道亲生父亲是什麽东西,他从小没有母亲,而我从小就被亲生母亲抛弃……”

    “别说了!”江新月提高了声音,“对不起,是我说错话了……是因为你我才认识祭的,也是因为他和你要好才对他也有好感的,他……再好怎麽能和你比……我以後不理他了……”江新月心绞得难受。

    江雕开转身发现江新月哭了,她赤裸著身体紧紧抱著他,连肩膀都在轻抖,他搂她,托住她的後脑亲吻下去,深深地久久地吻著她。

    江新月站在站牌前等车的时候手机响了,是南宫祭的短信息。而南宫祭其实就在附近,他坐在车上,车窗微微摇下,观察著她的一言一行。

    他看到她低头看他的短信:今天中午我们去看边姨吧,听说她搬家了,我们过去看看,顺便问问还缺什麽。

    她握著手机看了好一会儿,然後手里抓著手机蹙眉愣了一会儿,似是迟疑不定,之後又翻开手机,按了两下键後又停下来,最终她把手机又丢回了包里。

    南宫祭抚著下巴看著她一系列的小动作,放在他身边的手机安静地没有一点声音。突然手机铃声响了,其实前一秒他明明看到她把手机丢回了包里,心里却还是溢上一股难以言表的期待,但当看到屏幕上跳动的名字时,他扬起的心又冷冷地落回去。

    “什麽事?”他声音比平时低了几度。

    麒麟房产的李经理照样战战兢兢:“大少,上次边玲的事已经照您的吩咐解决了,可是不知谁透露了消息,其他几个丁字户都找上门来要求按边玲的方案补偿否则就拒不搬迁,另外已经搬走签过协议的房户也天天聚集上门堵在公司门口,同样要求追加补偿款和住房,否则就集体上访,这两天我真是焦头烂额,所以才给您打电话请示,不然出了乱子我真没法担待……”

    南宫祭捏了一下眉心:“所有要求补偿的房户都按边玲的标准补偿,多出来的成本由集团解决。”

    “可是……大少,如果这样的话建造成本就太大了,我怕到时候‘西大园’改造这个工程得不偿失啊……”

    “你尽管接我的吩咐去做,到时候爷爷问起来,一切有我担著,你怕什麽?这个工程於你来说比天还大,对南宫集团却只是九牛一毛,你放心去做吧。”

    他挂掉了电话,再看向窗外时,已经不见了江新月的踪影。南宫祭暗暗咬牙。

    “看来我的温情牌对你没有任何功效……江新月,你这是在逼我吗?”他喃喃自语,然後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江新月下了车,看到离公司半站远的蓝光大厦前围了好几层人,许多人都在仰著脖子向上看,且议论纷纷。职业的敏感告诉她一定有什麽事发生了,果然她看到楼顶上站著一个女子,女子正攀著楼沿栏杆,跃跃欲跳。

    江新月立刻拨了电话给公司叫赶紧派人过来,她自己则冲进了蓝光大厦,天台上已经有救援人员,但谁都不敢接近,因为那年青女子正处於崩溃的边缘,而且她的一条腿就挂在栏杆上,情况非常危险。

    救援人员稍有动作,女子便叫嚷:“不要过来!再过来我就跳下去!找律师,找律师来和我对话,如果半个小时人不过来我就跳下去一死了之!”

    江新月慢慢向前走了一步,那女子立刻紧张起来:“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她又开始攀栏杆。

    江新月双手张开:“小姐,我不过去,我不会过去,我也不是律师,可是我知道你一定是遇到什麽麻烦事才想要和律师对话,我虽然不是律师却是记者,媒体是人民的喉舌,许多难事冤情都是媒体形成舆论最後才得以解决的,有时候媒体会比律师更有效率,因为律师只是一个人,而媒体是广大人民群众,小姐,你有什麽事方便和我说吗?我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