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节阅读_29

作品:《三人成狼[完]

    ,人家就直接说奕总出门了。我拉上你壮壮胆,再说有个新面孔出现,没准那个秘书改口也说不定呢。”

    奕轻城,位於a城风口浪尖,拥有倾城大厦、倾城制药集团等一系列产业,一直是a城传奇人物,行事低调内敛、深居简出、神龙见首不见尾,所以他的年龄、容貌、经历都成传奇。

    “你好,我是都市报的记者江新月,想采访一下奕总,能否预约时间或者直接和奕总面谈?”江新月面带轻盈微笑对高挑的秘书小姐说,她从业五年,身上一直有种特别的亲和力。

    “新月姐?是你!”没想到秘书小姐一把拉住她,惊喜地叫道。江新月也一怔,再仔细打量才认出原来是故人,事也真是凑巧了,这位秘书小姐居然是小安,两年前她认识的一个小姑娘,刚刚毕业时曾在她们报社实习,是江新月带她,因为是新人所以常被报社的“老人”们当杂工使唤,江新月那时很照顾她,後来小妮子因为吃不了苦没实习完就走了,原来来倾城大厦这边发展。

    碰到熟人一切都好说了。小安告诉她们一般情况下奕总是不接受采访的,而且从来还没有例外情况。平时倾城大厦和倾城药业奕总的确在倾城大厦办公时间居多,但当天奕总确实不在办公室。

    小安不好意思地说:“新月姐,我也只能给你这点信息了,其他的,我真帮不上什麽忙了。”

    其实这已经很够意思了,江新月拉著於玮出来,於玮哀声叹气:“看来真没戏了。”,江新月拉住她,於玮转头问她怎麽了,江新月指指门口:“我们就站在这儿等,一直等到奕总回来,刚刚小安不是把奕总的车牌号告诉我们了吗?如果当面他拒绝了我们的采访要求,到时候再垂头丧气也不迟啊。”

    於玮苦著脸:“这个方法管用吗?”

    “不试试怎麽知道?”

    两个人在大太阳地里站了两个小时,车来车往,不过一辆也不是奕轻城的车,於玮开始打退堂鼓,江新月正劝著她再坚持一会儿,这时一辆黑色轿车驶了过来,江新月一眼就看到了那个车牌号,她来不及多说,一下子挡在了车的前面。

    刹车声响起,接著半片车窗摇下来,裴森伸头出来,看著眼前这个不知从哪里冒出的小女子,肚子里的火往下压,冷声说:“这位小姐怎麽回事?没看到我们的车开过来吗?”

    那冷冷的话、嫌恶的表情江新月好像根本没看见,她装点起谦和的笑意:“你好,我是都市报的记者,想采访一下奕总。”她知道奕轻城就坐在车内,但她看不到他,他在暗而她在明。

    “对不起,小姐,奕总从不接受采访。”裴森冷冷说完,正要关闭车窗,江新月手伸过来死死抓住了窗玻璃,还差一点点,她纤白细嫩的手差一点被卡住,她真诚地说:“先生,能不能给我一次机会,我已经在这儿等了两个多小时,如果奕总不接受采访,明天我还会等在这里,直到他接受为止。”

    “小姐,请不要无理取闹。”裴森向司机做了个手势,“开车。”

    眼看车子就要开走了,突然有个声音说:“等等。”,那个声音一说出,仿佛有片刻时间静止了。江新月和於玮对望,因为她们都不敢相信那个声音如此的年轻,如此的带著难以言明的魅力。

    奕轻城看向抓著窗玻璃的那四根匀净纤长的手指,拥有这样手指的女孩的确生著一张白晰文静的面庞,尤其那双新月般的眼睛明净、聪慧又坚定……

    “奕总?”裴森转头过来,把诧异隐藏起来,一副询问的口气。的确这样的事碰到过太多次了,他都习以为常代为处理了,没想到这次奕总会发话。

    “让她半个小时後去我办公室。”奕轻城说道。

    “奕总,马上有个高层会议要开。”裴森又看了看窗外的女孩儿,忍不住提醒。

    “会议延後一些。”奕轻城再次发话。裴森真觉得有点不对劲了,奕轻城从未这样破例过,他再一次看向窗外的女孩儿。

    他们的对话声音很低,她不会听到,只不过她的手仍放在车窗上,那双新月般的眼睛带著期待,这个女孩儿的眼睛很特别……这个念头闪过裴森的脑海,他公式化地对女孩儿说:“半个小时後来奕总办公室,开车。”

    车子开走了,刚刚还屏住呼吸的两个女孩儿忽然间欢呼起来。

    於玮兴奋看著江新月:“今天的你真让我刮目相看啊,以前我对你还有点不服气,现在好像知道你在报社为什麽这麽吃香了。”

    江新月一笑:“别费话了,快做准备吧,不能让奕总等我们。”

    第50章 邪恶调情

    “新月,我要去卫生间,你等我一下。”刚进了大厅於玮就跑去找厕所了,江新月无奈地叹气,百无聊赖地看向玻璃大门外。

    於玮进了卫生间,坐在马桶盖上打电话:“喂,帮帮忙,我不想让人抢了我的风头,现在我就在倾城大厦,你不是住在附近吗,赶快过来……”

    江新月急著看表的空档,大门外传来汽车刹车声和女孩子的尖叫,一切就发生在江新月眼前,那辆汽车短暂停顿後飞速驶离,而年轻女孩倒在了地上,江新月连忙冲了出去。

    女孩捂著肚子在地上呻吟,所幸并没有受伤,走近了江新月才发现原来女孩儿是个孕妇,连忙蹲下身询问情况,女孩儿一脸痛苦指指肚子说那里很痛,江新月赶紧叫出租车送女孩儿去医院,途中她发了条短信给於玮,让她自己应付采访的事。

    奕轻城在见到进来的於玮後眼睛微微眯了一下,於玮深深鞠了一躬,怯生生说了声“您好”,奕轻城按了快捷键,把裴森叫了进来。

    “带这位小姐参观一下倾城大厦,通知会议马上召开。”

    “是”裴森转身,“小姐,请吧。”

    “可是……”没等於玮再说话,裴森已经强行把她拉出了办公室,他一副公事公办的口气,“小姐请自便,我有公事在身恕不奉陪。”

    於玮根本还没明白怎麽回事,就被人晾了起来。

    “奕总,对不起,是我失职,没有核对好来人,半个小时已经过了,那位小姐恐怕……”

    没等裴森说完,奕轻城就打断了他,“好了,不关你的事,通知会议吧。”

    裴森搞不懂奕轻城在想什麽,所以也就不费那份脑筋了,依他的经验,那个长著一双新月般眼眸的女孩儿极易让异性产生好感,而且特别是奕轻城这样的男人,普通的女孩儿不会引起他的兴趣,而这种女孩儿又极度少见。不过那个女孩儿实在是愚人,这麽得来不易的机会,却轻易放弃,连他都觉得可惜,而奕轻城转变之快让他觉得惊讶,听他云淡风轻的口气,好像理性早已回归了。

    采访终究还是失败了,让江新月奇怪的反倒是於玮的态度,她并没有表现出应有的沮丧,反而神经处在极度兴奋中。她祥林嫂一般反复向江新月描述她第一次见到奕轻城的情形。

    “他是妖孽一样的男人。”这是於玮的原话再配上她如见神人表情,江新月想笑又不敢笑出声。

    於玮一脸严肃地说:“你那是什麽表情?等你见到他,你就不会取笑我了,不过……恐怕大多数人都不会如我一样幸运了吧……”

    江新月厥倒。

    下了班刚进卧室听到门响,江新月连忙跑出来。江雕开恰巧换好了鞋直起身来,冷冷瞥了她一眼。

    “你回来啦?”

    他不理她,径直回了自己房间。她终於知道什麽叫碰一鼻子灰,因为她刚要跟过去,他“砰”地把门撞上了,害她的鼻子差点撞到门板上。

    做好了饭,她照例叫他,嗓子喊破了,屋里没有一点回应。她呼了口气,这人就这样,天生耳朵有过滤的本事,江雕开小时候就已经如此,他不喜欢的人不喜欢的话就像没听见一样,以前一些邻居们常和父母开玩笑,说这小子将来有主见,他不想答的话就根本不理你的岔儿。

    以前江新月每次回家都有点怕见到江雕开,害怕他给她下不来台,或者干脆对她视而不见。

    江新月也有点生气,她喊了这麽半天,他吱一声又能怎样,哪怕告诉她还不饿让她先吃呢,她不再白费唇舌,自己去吃饭了。吃到一半,江雕开自己出来了,酷酷地拉开椅子坐下来吃,照旧对她不理不睬。

    气氛真是诡异的难过,不过看到他的脸,想到他这两天都没有好好吃饭,她的心软了,气也消了。还夹菜给他,他来者不拒,但就是一声不吱。

    以前江新月就知道江雕开的冷暴力已练到极致,她甘拜下风,而且这的确是她的软肋,她什麽都不怕,就怕江雕开这样不阴不阳的冷冻著她。

    “我们吃完饭去散步吧?”她讨好地说,因为很多次他要和她去散步她都没答应,人多眼杂,她真怕他心血来潮做出什麽事。

    “你这是心虚吗?”他挑眉看她。

    她心虚什麽呀?他这话怎麽听怎麽别扭,她不想再吵就当做没听到,“你答应了?”

    “为什麽不答应?”他回了一句,她闭嘴不再多说。

    出去没走两步,他就把她的手拉住了,她的手小,被他的手紧紧抓在手心里,她挣了几下没挣开,心就开始乱跳,像在做见不得人的坏事,提心吊胆地被他拖著走,好在天已经慢慢黑下来,而他又喜欢走小道。

    手被他抓出了汗,她异常紧张,和他出来对她来说简直是场折磨,所以当他把她拉进被树木掩映起来的长椅上坐下时,她毫无异议。

    这是公园里的一片小树林,有一片空地上放置了一把长椅,长椅前面就是青森森的一片碧绿,後面几颗错落的树木把它与走道隔开,形成一个独立的小天地。

    “想我了吗?”江雕开转过身,手碰触她的脸,语气里有些霸道。这样的他反比冷暴力的他让她更不自在,她垂了眸,躲闪著他的目光,“没想……”

    “真没想?”他俯头要亲她,她一偏头躲开了,他用手把她下巴固定住亲上去,手伸进她衣服里去,她推著他:“你干嘛?”

    “让我摸摸。”他微微蹲在了她面前,双手伸进她上衣里去,把她的胸衣拉了上去,两颗饱满的乳防跳脱出来,跳进他的火热的手心里,他心满意足地揉了两下,将她一边的衣服推上去,夜色中,她露出的半边乳防雪白滑腻,他把头埋下去,又亲又揉又咬。

    “嗯……啊……”她抵不过他的攻势,被他咬住乳投的时候还是轻轻呻吟出声,嘴上说让他停下来回家,他两天没见她了又哪里肯听。

    手机铃声在安静的夜色中响起来,听在江新月耳内有警铃的功效。

    “是妈的电话,你别闹了。”她低声对他说,好像江母现在就能听到她的声音,他仍伏在她胸口,半边乳防被他亲的湿漉漉的。

    他抬起脑袋,坏坏地勾了勾唇,帮她按了接听键叫她听。

    “妈……”她以为他听话了呢,却没想到他把她的衣服整个掀了起来。她坐在椅子上,衣服被推到锁骨上,两颗雪白圆润的乳防在夜色里散发著象牙般的光泽,他捧著它们一点点玩弄亲吻。

    她推著他的头只是徒劳,嘴里应付著母亲:“你和爸都好吧?我们……我和阿开在散步呢……阿开他……”她轻轻吸了口气,因为江雕开又在捣乱,他故意咬她的乳投,如果母亲看到她打电话的真实情景,估计是要被气死吧,她强忍著叫出来的冲动,“阿开挺听话的,学习也很努力……阿开,妈要和你说几句”江新月咬著唇将手机递给捣乱的江雕开。

    江雕开接过手机,“妈,爸在干嘛?我很想你们啊,没有,我们第一次出来散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