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节阅读_28

作品:《三人成狼[完]

    昏迷中的边玲。

    南宫祭从小到大哪里做过这样的事,k叔伸手:“少爷,你休息一会儿,我去办。”南宫祭向他摆手,自己抬步去了院长办公室。

    手续很快办好,边玲也被移到最好的单独病房,而且得到院长亲自慰问。在病床边守了一个多小时,江新月多次让南宫祭先走,南宫祭都摇头拒绝。最终边玲终於悠悠醒来,一见江新月就哭了:“还救我干什麽?让我去见小生和他爸吧,我一个老婆子一个人活在世上还有什麽意思?”

    江新月握住她的手,帮她擦眼泪:“边姨别这麽说,不是还有我吗,你这样我心里多难受啊,有什麽想不开的就跟我说,我会帮你解决的,你千万别再走这一步。”

    江新月耐心细致地劝解了半天,边玲情绪才稳定下来,之中,南宫祭一直没插话,就在旁边看著江新月。後来边玲才把事情的原委说了,原来是她住的西大园小区要拆迁,而她住了几十年根本就不想搬,再加上房地产公司强迫住户签定霸王条款,以低於市场的超低价给予赔偿,边玲的房子只能得到几万元赔偿款,被迫拆迁後就意味著流离失所。

    房地产公司不仅给停了水、电,还有墙上泼红油漆恐吓,边玲再也忍受不住,才服药自杀。

    在边玲谈到西大园小区拆迁时,南宫祭和k叔对望了一眼,在江新月忿忿然地骂那些黑心开发商时南宫祭一脸的不动声色。

    “江小姐,上次的事我就麻烦你了,这次不想再给你添堵了。”

    “边姨,你这是说的什麽话,这些都是我该做的啊。你放心,这件事我一定会帮您解决的。”

    “真的?真的能解决吗?”边玲无神的眼睛亮了一下。

    “嗯。”江新月重重地点头,这是她的承诺。可是她心里根本就没底,她知道凭她的力气根本就帮不了边玲,可是她还要装作很笃定的样子答应要帮她。她想,不管费多大力气,找多少关系,她也要硬著头皮去做。

    从医院里出来,江新月一脸的愁苦,话答应得痛快,可是她从哪里去找关系啊。做记者几年她的确认识了不少人,可大多是泛泛之交,即使是些泛泛之交她也都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她才发现她根本不认识官员,甚至连和房地产沾上边的人都不认识。

    这时南宫祭开口了:“姐,我倒是认识几个房地产行业里的朋友,或许他们能帮上一些忙。”

    “真的吗?”江新月的眼睛亮了起来。

    第48章 别扭

    江新月真想不到这次帮到她的居然是南宫祭,她更没想到这个才十六岁的少年居然有这麽强的办事能力。那天下午她就收到了边玲从医院里打来的电话,她的声音还有点虚弱但是很激动,说拆迁的事已经解决了,房地产公司的老总亲自来医院看望她并向她道歉,还承诺房子盖起来後由她任意挑一套住房,并立即把一百万赔偿款打到她的帐户。

    挂了边玲的电话,江新月阴霾的心情好了许多,她想了想还是拨了一个电话给南宫祭,不像以往几次,这一次南宫祭迅速接通了。

    “祭,边姨的事谢谢你,想不到这麽快就能解决。”江新月真诚地说。

    “其实就是一句话的事,姐,不必和我这麽客气。”

    “边姨说等出了院,让我们去她家做客呢,你去不去?”

    “当然要去了。”能和江新月亲近的机会他怎麽会放过呢。

    两天後,k叔开车过来接江新月,南宫祭早等在车内,江新月上了车,车便开向西郊的西大园。这是边玲在自己家做的最後一顿饭了,明天整个西大园小区将夷为一片平地。

    几个人一起包饺子,南宫祭随和善谈,气氛非常融洽。南宫祭这种养尊处优的大少哪里做过厨房的事,他包出来的饺子都是仰面倒著的,让江新月笑了半天,她手把手地教他,纤巧柔软的手指抓著他的手把饺子皮一点点捏拢,平时聪明的他却不知为何变得益发的笨,让她教了一遍遍包出的饺子还是四不象,她并不知道他其实早学会了,只是留恋她的温柔和手指的温度。

    江新月嗔道:“没想到你也这麽笨。”她的语气不自觉地带了往常所没有的亲昵和信任。

    南宫祭笑了,“我也没想到我这麽笨。”

    看著对方沾满了白面粉的手两人都笑了。边玲欣慰地看著他们,说道:“小江,看到你交了这麽好的男朋友,边姨心里太高兴了。”

    江新月有点尴尬,“边姨,您误会了,我们不是那种关系……”

    边玲看看南宫祭,笑著说:“这事有什麽可瞒边姨的?再不承认边姨可要生气了啊,小夥子,小江是个好女孩儿,要是别的女孩儿有了你这麽好的男朋友早显摆成什麽样儿了。”

    “嗯 ,对。”南宫祭笑著点头。

    江新月说:“什麽啊,我们真不是……”

    边玲装出一副要生气的样子,南宫祭拉拉江新月:“今天边姨这麽高兴,别扫她兴了,我们就装做情侣吧。”

    江新月听了也就不说什麽了。

    回程的路上,江新月和南宫祭谈论的话题都是边玲,江新月谈起边玲的遭遇,南宫祭也对边玲给予很大的同情,还说以後要常常和江新月去看望边玲,江新月点头表示同意。

    两人正聊的热乎,江新月的手机响了,她一看手表已经过了下班时间,知道肯定是江雕开等急了。

    接电话的时候,她下意识地侧过身去,她侧过身去的时候南宫祭的脸色沈了一下。

    “怎麽还没回来?”一接通江雕开就开门见山,还相当霸道的语气。

    “正在路上呢,马上就回去。”江新月低声说。

    “是不是还要我像上次一样去公司找你呢?”

    “真的在路上。”

    “我都饿死了,回来要第一个喂我,我要你主动解开衣服,俯下身把奶子送到我嘴边……”江雕开声音低低的,带著半分捉弄半分认真半分邪恶,江新月用手捂住了话筒,脸孔不由自主地发热,“嗯,我马上就到了,先挂了。”

    转过身,南宫祭正若有所思地看著她,她有些尴尬地抚了抚脸,一时找不到话题来说。南宫祭意有所指地说,“是开的电话?他真的很关心姐姐,我一直很羡慕你们的姐弟关系,比普通的姐弟都来得亲密。”

    “亲密”二字正中江新月的心病,她整张脸都红了。南宫祭冷眼看著她,这时他胯间的怪兽却不合时宜地蠢蠢而动,他真想现在就扑过去,把她压在身上,他要像江雕开一样,让她在他身底下呻吟连连,让她成为他的女人。

    江新月进了房间,江雕开冷冷的,手插在口袋里问她:“你刚刚和他在一起?他还送你回来?”

    江新月把边玲的事说了,还说,“这次多亏了祭帮忙。”

    江雕开哼了一声:“这麽点小恩小惠就把你收买了?你知道祭的底细吗?那家房产公司或许就是他家的产业,强行拆迁的发号施令者或许就是祭也说不定……”

    “你怎麽这麽想祭?他不是你好朋友吗,你为什麽把他想得这麽阴暗?”江新月受不了他这麽诋毁南宫祭的形象。

    江雕开的脸更冷了:“对,我是小人,不该这麽想朋友,祭是个彻头彻尾的大好人,你去找他啊,干嘛要回来?”

    “哎……”不容江新月再说什麽,江雕开早把门撞上了,屋内传出他蹬蹬下楼的声音,那脚步声都带著气愤。

    万城中学的击剑馆,两个身材挺拔的少年正激烈厮杀。旁观者高照吸了口气:“我怎麽闻到一股硝烟的味道?”就连迟钝的包大龙也说:“我今天才知道剑拔弩张是什麽意思……”

    “他们是怎麽了?”包小月不解地说。

    “为了女人……”高照一脸深刻,却一语中的。

    最终还是江雕开赢了,他今天的攻击实在是太猛烈了,两人一起躺倒在地上喘著气,南宫祭的手机响。

    “嗯 ,他就在我旁边。”说著,南宫祭把手机递给江雕开,“姐的电话,找你的。”江雕开扭头看他,南宫祭眸子里含著隐隐笑意,江雕开跳起来,拎了衣服走出击剑馆。

    (14鲜币)第49章 奕轻城

    江新月都习惯了,江雕开的脾气向来如此,乖张无常,刚接他来a城的时候,她对他是那样提心吊胆、小心翼翼,生怕惹他不高兴,而自从他们有了那层关系,她对他的感情益发的复杂,虽还是有点怵他,却比以前放开了许多。江雕开两日没回家,虽有些担心,但知道他和南宫祭他们在一起,她也就随他去了,要是从前,她早就心急火燎地去学校找他了。

    其实现在的她就如同夹在风箱里的小老鼠,不管是在家里还是在公司,两头都不好受。公司里林南也总是低头不见抬头见,两个人三年多的感情怎麽能说忘记就忘记呢,见到他,她心里有愧疚也有难过,而林南对她却是分外的冷淡了。

    很多次她和於玮在走廊里碰到他,於玮总是眼疾嘴快地先她一步和他打招呼,他会淡淡地说“好”或者点点头,而她礼节性地说“林总好”的时候,他却没有任何回应,开始以为他没听到,可是後来有很多次都是如此,弄得她很尴尬,下次见到他,她也就闭了嘴,如果两人不是在一家公司,他俩现在真的好似路人。

    “你是不是哪里得罪林总了?”於玮好奇地问她。

    她笑笑,心头苦涩,嘴上却说:“我怎麽知道。”

    “肯定是啦,好好想想吧,看还有什麽补救措施,林总对你的态度简直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啊。”於玮好心告诫。

    江新月点头:“我会认真反省的。”

    於玮从手提袋里取出一套精致的进口化妆品递给江新月:“这是我前两天从网上代购的,到了以後才发现不太适合我肤质,送你好啦。”

    “我哪有时间用这麽复杂的东西?”她晚上已经被他闹的不够睡,早上起来还要伺候小祖宗,哪里有时间涂涂抹抹?把

    化妆品丢回去,“还是你自己留著用吧。”

    “对啊,你天生丽质嘛,虽然大我两岁,可肤质比我还好,水当当又白又嫩的,真不知道怎麽保养的。”於玮谄笑,嘴甜如蜜。

    江新月停了手头的工作,转过身来,“说吧,有什麽事让我帮忙的?”

    被江新月识破了,於玮有点不好意思:“送你东西就是有求於你啊,我才不是那种人呢。不过你这麽一说,还真想起一件事。对了,你应该知道奕轻城吧?”

    江新月点头:“当然了,a城还有人不知道他吗?”

    於玮打了个响指:“对啊,他的名字妇孺皆知,可是却很少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你说这人有多神秘啊,如果我能拿到他的专访你说会不会引起轰动呢?”

    江新月耸了耸肩:“别想了,听说此人行事很低调,从不接受采访,更不参加公众活动。”

    “就是因为这样才要采访他啊。如果能采访到他肯定能上头版,我已经好长时间没上头版了,前几天会上主任虽然没点名,但批评的是谁我心里明白,而你呢,总是有福之人不用忙,头版头条自动找上你,前几天的独家剧照又风光了一回,怪不得得罪了大领导你也不怕呢,有郭导、郑大明星给你撑腰呢,唉,我这个小虾米可怎麽混呢,你这个大神就可怜可怜我吧。”

    “说什麽呢?这种事让我怎麽帮你,我连见都没见过奕轻城,更不用说能拿到他的采访了。”

    於玮来了精神:“你可以的。其实你不用做什麽,只要和我走一趟就可以了。我去过倾城大厦好几次了,秘书都认识我了,我一出示记者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