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节阅读_19

作品:《三人成狼[完]

    把手抽出来,可是他力气大的很,硬拉著她摸他。

    “那就叫下流了?那这叫什麽呢?摸起来感觉怎麽样?比林南的呢?”他故意盯著她的眼睛问。

    她张大眸子,几乎忘了挣扎,眼前这个人是谁!这还是她的阿开吗?眼前的阿开似乎已经被恶魔附身了。

    “怎麽,想起旧情人了?想起昨晚的缱绻了?就那麽想男人,我一晚不在,就出去找男人鬼混,摸摸看,我不比他更大更粗吗,欲求不满的你一定想尝尝被它插进去的滋味吧……”

    “啊~~不要说了。”江新月蹲在地上,双手捂住耳朵:“这是梦,这一定是在梦里……”

    江雕开弯身把她的手拉开。轻声说:“这不是梦,是真的,从我看到别的男人操你的时候,我就疯了,那时候满脸子想的就想狠狠地把你压在身下,使劲操。”

    江新月摇头:“不要说了!这不是真的,我要回房,我要回我房间……”她使劲地开门,江雕开拉过她的身子,手固定住她的下巴,狠狠地吻住了她。

    江新月挣扎著,捶打著他,可是没有用,他的吻那麽有侵略性,几乎夺走了她所有的呼吸,他恨不能把她吃进嘴里,狠狠吸著她的唇瓣和舌头。

    她虚脱地挂在他身上,他趁机把她抱上了床,撕扯她的衬衣,江新月紧紧地抓住衣服:“不要……阿开,你怎麽了?我是你姐姐啊,我是你姐,我们不可以这样……”

    “姐姐又怎样?”江雕开俯身看著她,“你知道包小阳和包大龙什麽关系吗,他们既是兄妹又是情侣,而且他们每天都快乐的很……”

    江雕开拉开的她半片衣襟,半边胸脯裸露出来,江新月紧紧地搂住双肩,用尽力气嚷出来:“我不是你姐姐,我是你妈妈……你怎麽可以对我这样……”泪流了下来,她从没想过会在这种情况下告诉江雕开他们之间的关系,因为这个,她曾一度烦恼,因为她不知道怎麽向他开口,她怕伤害他,怕不知怎麽面对他。

    江雕开嗤地一声笑了,可他的眼睛却是冰冷的:“现在肯承认了?你是我母亲……可是在我心里只有一个母亲,你,什麽也不是,从小到大,你喂过我母乳吗,甚至连奶粉你都没喂过一口吧?在我生病的时候是你陪在我身边吗?当我上学的时候,是你第一个在门口来接我吗?都不是,你什麽都没有为我做过,有什麽权利说是我母亲?你不配,甚至连姐姐都不是。别再提母亲这两个字,别再恶心我。”他三下五除二地剥光了江新月,江新月一边哭一边挣扎,她有点绝望,她甚至觉得这是上天在惩罚她,她对不起阿开,她把他生下来,却遗弃他!

    江雕开把衣服撕开,把她不老实的双手绑在床柱上,他用腿压住她的双腿让她再也动不了。他俯视著她,俯视著一丝不挂的朣体,江新月在他的注视下无地自容,可是她无力做什麽,只能任他的目光赤裸裸地落在她身体上。

    “放开我,阿开,求求你,放了我……以前都是我不对,以後我会努力做到让你满意……求你了,不要这样……”

    江雕开俯下身,很暧昧地说:“现在就做到让我满意吧。”说著,他一只手捧起了她的乳防,将乳投含进了嘴里,吮吸,起初像初生的婴儿一样轻盈,之後慢慢加大了力气,她的乳投在他口腔里变硬了,变大,他把她吸得很疼,他的另一只手滑过她的小腹,插进她茂密的森林里,抓揉著她下边的毛发。

    江新月一直在求他放开她,可是无济於事。虽然内心抗议,却无法抵挡生物的本能反应,她的身体对他产生了反应。

    连他没玩弄的那只乳防乳投也挺立起来,而被他含吮的那只更是酸涩肿胀。他使劲撮弄,故意咂咂出声,松开嘴,用手指拨弄著那湿漉肿胀的乳投让她看。

    “在它饱满的装满奶水的时候,你把奶水都给了谁?那些野男人们?现在真想吸出奶水来,把以前所有欠我的都还给我,哪怕吸出血来也在所不惜。可是,是把我当儿子吗,婴儿在吸你奶子的时候乳投也会这样硬,变这麽大吗,看,另一边我还没玩,就立起来了。”一边说一边用手指弹了一下右边的乳投。

    江新月疼得弓起了身子,她痛苦、羞耻、迷惘、不知所措、恨不能死去。

    “不是这样的,阿开,求你不要这样,放了我……爸,妈,你们救我啊……”

    江雕开坐起来靠近她:“喊他们也没用,他们是不会知道的。放心吧,我不会放开你的,我会好好地玩你。“他跪在床上,巨大的阳巨顶端擦著她的脸蛋儿,她嫌恶地扭开头去。

    从没见过这麽粗大的阳巨,江雕开高大精壮健美,但这样粗大的阳巨也未免出格,不穿衣服的他,像英俊的欲望之魔。江雕开抓住她的下巴,强迫她看他,她把脸转过去,他又把她扳过来。

    “真罗嗦,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先堵住你这张小嘴儿。”他掐住她的下巴强迫她嘴巴张开,他把肉棍往她嘴里塞。

    “呜~~~呜~~~”她排斥著他,而他的太粗了,她的嘴都撑圆了,却只是顶端塞进去,他并不深入,只是试著在她口腔外围拔进拔出,虽然这样他已经感觉出很强的快感,她的口腔小而紧实,又湿又暖,紧紧地包裹和摩擦,每一次拔出来,她都在咳嗽,而他又快速塞进去,再拔出时,硕大的亀头上沾满了她的唾液,他移下来,用沾满她唾液的亀头摩擦她的乳投。

    江新月不停地咳著,江雕开却在她耳边邪恶地问:“味道怎麽样,好吃吗,比林南的味道如何呢?林南的那东西你一定吃过吧?”他的声音里充满别扭的醋意。

    第33章

    “咳咳……”江新月两腮被撑的疼痛发麻,连唾液都不受控制地从嘴角流下来。她顾不得听江雕开在说什麽,只觉得难过的要死。就在这个时候,江雕开把她的双腿打开了。

    他双手压在她的膝弯处,让她双腿开到最大,他的眼睛盯著她的双腿间看。

    “不要看……”江新月挣扎的很激烈,她的双腿绷起来拼命想合拢,而他的手劲比她大多了,死死压著她,江雕开的眼眸被欲望熏染,胯间的家夥膨胀的让他发疼。

    他喉咙里发出几声呻吟,小兽一般,抓住了她的手让她摸他的棒子:“呃唔~~硬得要死了,摸摸看,摸到过这麽硬的肉木奉吗?”他吸气,强迫她的手指张开摸他的大家夥,“刚才只看了一下就差点射了,真逊啊……”

    江新月哭的眼泪鼻涕都下来了,紧紧扭著自己的双腿,她的手指想合拢,却抓住了他的肉木奉,江雕开吸了口气,抽出纸巾来帮她擦脸,江新月扭脸不让他碰,他固定住她下巴帮她擦试:“你最好还是乖乖的,因为越反抗我越想早点吃了你。”

    他好像对她下身更感兴趣,扔了纸巾,把她紧紧扭著的双腿再次打开。江新月皮肤是少见的雪白晶莹,乳投和下体的颜色就偏浅,看起来很漂亮,格外引起男人的性欲。

    这是江雕开第一次见到这麽粉嫩的花瓣,真的是两片规则的花瓣娇羞地紧紧合拢,映著雪白的肌肤以及大片黑色的毛发让他兴奋的下体都哆嗦。

    伸手把小花瓣拨开,里面是更浅的肉粉,洞口完全是关闭的,他用手指探了几次才找到入口,微微撑开,一松手又不见踪影。他见过一些女人的下体,被男人操太多次,花瓣变形,洞口总是张开的,像张饥饿的嘴。而江新月看起来就像个小处女,她和男人莋爱的次数不会太多,一定还很生涩。

    江雕开越想越兴奋,忍不住跃跃欲试。他举著自己硕大的凶器,用肥大的顶端摩擦她的私密,碾动小花瓣的接口处,江新月的小珍珠一点都不明显,看起来就像没有一样,不过他碾了几次,那里好像有点勃起了,刚开始江新月还在不停哭,不停挣扎,而此时她咬了唇,嗓子里发出些痛苦的哼声,腰不停地弓起抬臀。

    他找到了地方,勾起唇角笑了。手再向前抓住了亀头上方,用大蘑菇沿肉缝滑动,江新月脸色发红,乳投挺立,小屁股都开始颤动起来。

    “阿开,不要这样……求求你……停下来……”江新月觉得痛苦的要死了,她忍受著理智和肉体的双重煎熬,羞耻感快要把她逼疯了,可是除非她现在就死去,否则她怎麽喊,怎麽挣扎都无济於事。

    滑动了十几下,他感受到了润滑,抓住老二看,大亀头上粘满了粘湿的液体。

    “流水了。”他说著,将棒子凑到她眼前,“看看,这麽快就流了,我早就猜到你是那种水特多,稍稍碰碰就流个没完,表面很清纯,实际骨子里骚到死的那种,看我的大弟弟都被你淹了,你的小妹妹在邀请它进去做客呢,别急,马上就去……”

    江新月使劲摇头,泪花四溅。他低头第二次吻住她,每次吻都激烈到要把她分拆入骨般,江新月猫儿一般可怜地咪呜著,他喜欢强势地抓著她的下巴或後脑吸她的唇瓣。

    双手把她的腿拉开了,他俯在了她身上,下体压著她的下身,让她没法动弹,少年坚硬的生殖器顶著她的下体,他侧过脸看她:“忍不住了,我现在就想操你。”

    江新月恐惧地摇头:“不要,不要,不要……求求你,阿开,求你放了我……”

    “不,已经开始了,再也没法回头了,今天不碰你,也会在明天,後天,大後天,不然有一天我会被憋死的……”他拉开她的腿,用顶端拨开花瓣。

    “靠,你太小了,看照片的时候就发现了,林南那根都快把你撑爆了,还真担心我能不能进去呢,不过听说女人的这里都很有弹性,洞在哪里?”他一边说著一边不得不动用手指,才找到了入口,慢慢插入。

    江新月的小腹抬起来,她感觉到巨大粗硬的异物把她下体撑开了,绝望地闭上眼睛,身体却不由得向上拱动,颤抖。

    “唔,太紧了,要夹断了……”江雕开也被刺激的哆嗦著,努力控制著自己的欲望,身体压住她,双手将她的腿拉得更开一些,他窄臀用力,深深地插入。

    江新月像砧板上被砍了一刀的鱼一样挺起了身体,下体像被一颗巨粗无比的钉子死死地钉进去。他的欲望太粗长了,她窄紧的荫.道根本容不下他,於是他破门而入,伸到她的子宫口里去,现在所有的感官只剩下疼痛,她的脸皱了起来,疼的呻吟哭泣。

    而他却开始抽动,每一次都连根没入,她太小太紧,里面湿润褶皱,他勃起的每一根毛血管都被她刮擦著,绞得他想立刻爆发,兴奋得连连刺入,享受著天堂般极致的快感。

    “啊~~~~啊~~~”她吟泣,声音很痛苦,他却因为太兴奋太急切而忽略,她的手腕因为挣扎用力而勒出了血印,终於有一根被她挣破,她弯起了身子,伸出那只自由的手抓住了他的欲望。

    而另一半还在她体内就要刺进去,她脸色苍白,手指都颤著,看著她,看著那纤细的手指紧紧抓著自己的粗大,江雕开却更是兴奋。

    江新月咬嘴唇,里面在不停地疼痛收缩同时也绞著他,她皱著脸:“我好疼……你不要再进去了……我好疼……”

    可是她里面湿得很,而且还在不停地流水,她很敏感,也很骚,虽然理智上她强烈抵制他的侵犯,可是她的身体却做出最自然的反应,症结是他的尺寸实在太大了,她根本没法容纳……

    “好,我出来,手松开……”他好脾气地说,她的手移开了,他却还是插进去,不过没有完全进入,只进了三分之二,下一次也是如此,她不再喊痛,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