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节阅读_18

作品:《三人成狼[完]

    认识,从小叫惯了,总改不了口,大名叫南宫祭,为什麽不姓一个姓下来我再跟你说。”林南拍拍江新月,对南宫祭说,“不过你必须得叫阿姨啊。”

    南宫祭看江新月,江新月比他还尴尬,他张了张嘴:“江a……”阿字只是口型却怎麽也叫不出声音。

    江新月脸红了,拉了拉林南:“别难为他了。”

    林南这才摆了摆手:“这次就饶了你,下次见到长辈一定要叫。”

    三人坐下用餐,林南极其照顾江新月,两人的样子看起来非常亲密。南宫祭话不多,偶尔看他们一眼,他抬腕看看表,适时客厅地电话铃响了,佣人叫林南接电话,说是老爷子打来的。

    不一会儿林南走回来,歉意地说:“新月,刚才爸来电话说他身体有些不舒服,我必须马上过去一趟。”

    江新月连忙站起来说没关系,让他快点去,老人的身体要紧。南宫祭说:“爸,我和你一起去看爷爷。”

    林南摆手:“爷爷特地嘱咐要你明天再去看他,他有事要和我说。新月,别走,等我回来。”说著林南匆匆去了。

    江新月和南宫祭对望,都笑了笑,江新月说:“我都懵了,怎麽你们会是父子……”

    “我慢慢和你说,要不要来杯香槟?”南宫祭问,江新月点点头,南宫祭走到吧台边倒酒,他背对她,拿出屉子里一小包粉沫轻轻倒入其中一只酒杯。走回来,将手中一支递给江新月,江新月笑笑,轻声说“谢谢。”

    第31章

    南宫祭一边啜著酒一边缓缓道来:“父亲随母姓,因为南宫姓氏的男子都是不得自由的,必须从商,将来要继承偌大家业,而父亲有自己的理想,他从来厌恶商业,和爷爷之间曾爆发过很多次争吵,所以他十六岁就有了我,他不爱母亲只为了传宗接代,我出生以後成为南宫家族合法的继承人,这样父亲就自由了……”南宫祭的声音里有几分无奈和嘲讽。

    江新月点点头:“原来是这样……”,想到林南对事业的坚持以及南宫祭贵族大少的身份,外人只看到他们身上的光鲜,却不知道他们也有很多无奈。

    或许今天经历的事情太多了,江新月感觉到有些疲倦,眼皮涩重起来,她揉了揉太阳穴:“祭,我有点累,先去睡了。”

    南宫祭点点头,目送她的身影走出餐厅。

    他取出手机,翻到一张图片,点了发送键。然後他把杯中余酒一点点喝光,这才站起来,上楼去。

    彼时,江雕开正躺在帐篷外看星星,南宫祭一走,他显得有些百无聊赖,不时取出手机来看看。这是他第一次外宿,那个江新月难道也不知道问候一下他吗?正这麽想著的时候,手机响了,他立刻翻身坐起来查看。

    是条彩信!他轻轻切了一声,难道打通电话会死人吗?真是的。打开彩信,一张照片映入眼帘,他的眼睛慢慢沈暗下来。

    照片上,江新月正和林南拥吻,他们彼此搂抱,像要把对方嵌入自己身体里,江新月主动而顺从,放任男人的手伸进她衣服里大胆爱抚……

    死死地盯著屏幕,江雕开粗重地喘息,他眼睛发红,恨不能伸手从屏幕里把江新月揪出来,嫉妒的火苗烧灼著少年的心,他隐隐意识到对江新月不知从何时开始有了强烈的占有欲,而这种欲望一直在迅速膨胀,直到他再也无法控制。

    而他并不知道给他“通风报信”的南宫祭此时就站在江新月卧房门口。江新月没有一点防范意识,门并没有锁,他很轻易地就走进去。

    她睡得可真沈,他把她衣服一件件剥光,她都毫无意识。她赤裸著身体躺在他面前,乳防柔软,肌肤紧致,散发著近乎圣洁的光泽。她的身体结构真是纤巧,仿佛天生这具身子就是给男人造就的,那雪白紧实圆润的小屁股让他想立刻享受撞击到它的质感。

    他呼吸急促,双腿间的肿胀几乎要把裤裆冲破。他喜欢这种感觉,这种欲望膨胀到了极点的渴望,他并不急於撷取,修长的手指沿著她的脸颊缓缓向下移动,感受著指尖传递过来的温度和质感。

    “放心”他轻声说,“我是不会在这种情况下碰你的。”

    他抚摸自己肿胀的裤裆,嘲弄地开玩笑:“老弟,大餐很快会有的,不过这次不行,但我会给你准备餐前甜点的。”说著,他取出了手机,给她拍照。

    全身的、双乳、甚至乳投的特写镜头,然後他打开她的双腿,狭长的双眸几乎被欲望熏染的发红了,他用手机近距离取景,不断按动著开关,她私密部位各角度清晰特写被一张张储存起来。

    给她穿好衣服,他俯下身吻了下她的嘴:“宝贝,好好睡吧,这些照片足够解一段燃眉之急了。”

    江新月给林南拨了几通电话都没人接,已经是第二天九点来锺,林南还没回来。她实在坐不住,还是坐车回家了,心里总惦记著阿开,怕他回来见不到她。

    回家没半小时,江雕开就回来了,他一进门,江新月就发现他脸色不对。心想,不知道又谁不长眼地惹到他了,话里陪著万分小心地问他:“玩得怎麽样,不好玩吗?”

    江雕开站直了身体看著她,眸中带著微愠的戾气,看得江新月有点发毛,心里更是不明所以。

    “怎麽了?”她想笑笑,却笑不出,脸上的表情就很别扭。

    “昨晚去哪儿了?”江雕开问。

    她心里!地一声,表情立刻就显了出来,就像小时候做了什麽坏事被抓包了一样。她的第一反应就是不想让他知道,嘴角扯了扯:“怎麽啦,昨晚我就在家呀……”

    “撒谎。”江雕开冷冷盯著她,“有这麽饥不可耐吗,我才出去一晚,就迫不及待地去外面找男人?”

    “你说什麽……”她小声说著躲避他的目光。

    “我说的不对吗?我在家的时候是有多寂寞难耐,不堪忍受?一定早就盼著我夜不归宿吧,你好去和男人幽会,平时看我是有多不顺眼,多厌恶,多防碍你好事,早知道别让我来a城啊!”

    她做错了什麽?好像是多罪不可恕的事,他这样凶巴巴地骂她,就像她是瞒著丈夫去和野男人狗合的破鞋,他的话这样冷、这样毒,这样伤人!

    “你说的对,我是讨厌你,才低声下气地求你来a城和我一起生活,把我的卧室让给你,每天都孙子一样陪著小心,牺牲掉所有业余时间给你洗衣、做饭……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犯贱!”她冲他大声嚷出来。

    江雕开冷冷地点点头,转身回卧室,不一会儿,他拎著书包走出来,大步走向门口,江新月见形势不对,冲过去挡在了门前。

    “你去哪儿?”她问。

    “回家。”他伸手去抓门把手。

    她紧紧地用身体挤住:“这就是你家,你回哪里!”

    “b城。”他力气很大地把门打开。她返过身紧紧地抱住了他的腰,“阿开,别走。”

    他看了她一眼,一言不发地往外走,她死死地拖著他:“对不起,都是我不对,我不该凶你,你这样回去,爸爸妈妈会不放心的。”

    也许是最後一句起了作用,江雕开停了下来,江新月一把抢过他的书包:“我道歉,都是我不对,不要走了,你走了,我怎麽办?”

    僵了一会儿,江雕开越过她回卧室去了,很大力气地甩上了门。江新月抱著书包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姜薇来了,看了看江新月的脸色:“阿姨,出什麽事了?”

    江新月摇摇头:“你来的正好,阿开有点不开心,正好你陪他一下。”,姜薇懂事地点点头,进房去了。

    江新月发了一会儿呆,手机响了,她以为是林南,没想到却是郭导,电话一通,她就被披头骂了一顿。说什麽没想到她是这种人,拿人情当爆点赚钱,电视剧刚开拍,男女主角不和的传闻就满天飞,严重影响了艺人形象,网络上骂郑奕航和锺雨桐的贴子已沸沸扬扬,电视剧收视率定受影响……

    江新月的心情down到极点,可还要陪小心:“郭导,不是那样的……我现在就过去,当面向您解释……”

    江新月走到江雕开门前,轻轻敲了敲:“阿开、薇薇,我有事要出去一下,中午如果我回不来你们就去外面吃。”,听到里面姜薇哦了一声,江新月才出门。

    走出一段距离,她才发现手机没带,她怕收不到林南的电话,忙返身回去拿。走进客厅,她似乎觉得哪里不对劲儿,转眼看到江雕开的卧室门大开著,从里面传出有点奇怪的声音,她思忖著慢慢走过去。

    走到门口,她愣住了,用双手掩住了嘴巴。

    江雕开正坐在电脑前玩游戏,而姜薇却跪伏在他的双腿间,少年的牛仔裤拉链是打开的,一根粗大的肉棍从缝隙里探出来,姜薇用手抓著它,正像舔冰淇淋一样一点点舔弄著。少女一脸陶醉,唇齿里发出“咂咂”的声音,偶尔嗓子深处逸出细细的呻吟。

    那声音如此淫糜,那景象如此糜烂,江新月傻了,那一刻大脑几乎一片空白。

    第32章

    江新月手里的手机和包包都掉落在地上,发出钝钝的声响,她无力地靠在了门框上,好像瞬间被什麽东西击挎了。实在难以接受她所看到的景象!

    姜薇捂著脸跑出了房间,江雕开一语不发地看著她。

    她脸色灰败,声音发颤:“你们……在做什麽?”

    “不是都看到了吗?”江雕开扬起了眉。

    他无所谓和轻佻的语气激起了她的愤怒:“你怎麽可以这样对薇薇,她才十五岁,你让我怎麽和姜队长交待?”

    江雕开呵地笑了一声:“我对她做了什麽?我什麽也没做啊,是她对我做了什麽吧?不是当初你把她硬塞给我的时候了,不是你愿意让她做你儿媳的时候了?”他的语气充满嘲弄。

    “我愿意你们在一起,是希望你们好好交往,而不是……”她顿住了,脸上现出奇怪的表情,而且一直红到了耳根。愤怒、尴尬、急火攻心……她恨不能立刻昏死过去,醒来但愿一切都是一场恶梦。她几乎被气愤冲昏了头脑,一直没注意江雕开的裤子仍是开著的,少年的欲物异乎寻常地粗大肿胀,如同一根巨大的肉棍旁若无人地在空气中张扬。

    江新月转过身去:“你快把衣服穿好。”

    身後!!窣窣的声音,过了好一会儿,江新月才转过身,她吓了一跳,因为江雕开不知什麽时候已经站在了她身後。他居然把牛仔裤脱了,身上只穿了一件白t恤,他的双腿修长结实,身材健美精壮,双腿间的大雕明目张胆地裸露出来,嚣张地摇晃,而少年没有半点羞耻感,他的眼睛直视著她,充满了无边的危险。

    江新月向後退,一直退到门口:“你干什麽?为什麽把衣服脱了?”

    “你说呢?躲什麽,刚才不是一直盯著看来著吗?”他走近,身上迷漫著危险的气息。

    江心月转身想开门,而他已经先一步把门锁死了。江新月转回身,猛地抬手给了他一巴掌:“阿开,你疯了,你怎麽变得这麽下流!”

    江雕开脸色沈了下来,他握住她的手腕,拉著她的手按在自己的双腿间,江新月的手指触到了少年的欲根,粗大、坚挺、滚烫,她尖叫著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