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节阅读_16

作品:《三人成狼[完]

    不错啊,父母的注意力和爱会全部给你,有许多独生子女都很引以为豪的。”

    南宫祭苦笑了一下:“可是我不会,因为没有兄弟姐妹,从小就很孤单,父亲因为忙於事业很少顾及到我,而母亲……我从来都没见过她……她在我还不到一周岁的时候就离开了,现在都不知道她在哪儿……”他的声音低落下来,带著不属於他年龄的感伤。

    江新月的心被触动了,内心里升起一股近乎怜悯的母性柔情。这个斯文知礼的少年本如阳光一样灿烂温暖,却没想到在绚烂的表象後隐藏著不为人知的苦涩。她伸出手轻轻握住他的肩:“祭,别想那些不开心的事了,象你这麽优秀的人,世界上所有的母亲都不会忍心抛下你的,有一天,她一定会回来找你的。”

    “真的吗?”南宫祭看著她,狭长的眼眸如同浸在水里的两颗星子,那星星点点的水光下隐藏著痛苦的祈望。

    当那样漂亮温和的一双眼睛蒙上水渍,当那样一双疼痛晶莹的眼睛向你信任地凝望时,即使再坚如磐石的心,也会在瞬间摧毁吧。他的眼睛向她看过来的时候,江新月的心疼的收缩了一下,她要怎样回答他呢,她不想骗他,也不想让他再伤心。

    於是她点了点头,他笑了,忧郁到让人心疼的脸孔灿烂起来。

    “姐,以後遇到不开心的事能不能找你倾诉?”南宫祭问。

    “嗯。”江新月深深地点了点头。

    人就是这样奇怪,或许只有一次的谈话,两个人的关系就会拉近许多。江新月就是这样觉得,对南宫祭她一见如故,再谈倾心,此倾心当然并非情侣间的那种倾心,对南宫祭是一种很奇怪的情感在她心里滋生出来。她下车後,南宫祭一直目送她的身影消失才驱车离去,这是她所不知道的,因为下车以後她在思考她与江雕开的关系,因为南宫祭总是很容易就让她想到江雕开。

    江雕开不知怎麽回事,自从他生日过後,就有点神龙见首不见尾,江新月连问他在忙些什麽的机会都没有,而南宫祭这几天也没消息了,应该是过的很好吧,江新月笑笑,一些花花绿绿的杂志海报在她眼前滑过去,唇角的笑容僵了一下,她突然从座位上站起来向车後门挤去,还没到公司她就提前下了车,直奔站牌附近的报刊亭,自费买了一份他们的都市报。

    娱乐版导读的大字非常醒目地印著影星郑奕航与锺雨桐的不合传闻,翻到内页内容详实有凭有据,而且配有两人剑拔弩张对视的照片,且说到郑奕航要求换角,不然罢演的事实,盯著作者於玮的名字,江新月气的手抖。

    进了办公室,江新月把报纸摔在於玮面前:“於玮, 这是你发的?你为什麽把没有核实的内容随随便便发出来?”

    於玮瞟了一眼报纸:“对啊,我是道听途说,那天你和郭导的通话我全部都听到了,难道还用核实吗,是不是事实你比我还清楚吧?”

    “即使是事实,可是这是郭导拜托给我的私事,没经过他的同意,我们报社怎麽可以爆人隐私?”

    於玮噗的一声笑了:“也就大我两岁,怎麽思想这麽守旧?现在不‘爆尿’还有读者看娱乐版吗,那个锺雨桐又不是我朋友,郑大影星也没上赶著追我,我也没有大导演做干爹给撑腰,我就是凭本事吃饭,有爆点的我就报,要管那麽多,我也别吃这碗饭了。况且这事你别找我,是林总批准的,有本事去找林总。”

    看著於玮嚣张的样子,江新月真想把报纸狠狠摔在她脸上,她以为她不敢去找林南,抬出林南来压她。她转身出了办公室,直接去敲林南的门,冯秘书却告诉她林南不在办公室。

    江新月一肚子气没处发,这一天过的实在是郁闷。下班後正好在走廊里碰到开完会回来的林南,此时江新月的火气已经去了一半,不过林南还是看出了她脸色不好。

    本来想越过他直接走人,林南一把拉住了她:“新月,怎麽了,脸色这麽差?”他的语气小心翼翼而且关心备至。

    想起这一阵他们之间的冷战,从前的甜蜜好像已是上辈子的事,时间对他们的矛盾不仅没有消减,反而越来越深。她是真的不想再和他吵架,沈了沈说:“於玮的稿子是你批准的?”

    “郑奕航那篇?嗯,是我认可的。”林南如实说。

    “你明知这个不可以报道的,为什麽还要同意?你明知我夹在中间,郭导一定以为是我出卖他,把剧组隐私当爆点赚钱,为什麽让我这麽难做?”

    “新月,别这麽激动,你听我说,其实事情可以反过来想,很多剧组在开机後都会炒作绯闻的,这也是个机会,郭导不会不知道,锺雨桐正好借郑奕航的名气上位,这事不会对他们不利反而双赢,对郭导和报社也是一举两得的事。”

    江新月甩开他的手:“即使如此,我也不会赞同你们这样做。”

    “新月。”林南再次抓住她,“你别这样固执行不行?”,江新月刚要说什麽,手机铃声响了,林南松开她,她拿出了手机接听:“喂……”

    “姐,是我……”南宫祭的声音很容易辩认出来,虽然它比平时更低沈、模糊、寥落而且隐在一片嘈杂中。

    “你……你现在在哪儿?”江新月莫名担心起来。

    “我……在新月酒吧……”说到这里,信号就断了。

    江新月喂了两声,把手机往包里一塞就向电梯口跑,林南拦住了她:“谁打来的电话?”

    “一个朋友。”江新月闪过他按下电梯开关。

    林南转过身,看著江新月决然的侧影,艰难地问:“新月,你……是不是交了新的男朋友?”

    江新月的心一紧,电梯门就在此时打开了,她不想解释什麽,也没有心情解释:“如果你想这麽想就这麽想吧。”说完,她走进电梯。

    第28章

    江新月站在新月酒吧面前,她这个夜生活贫乏的人从不知道原来还有一家和她名字一样的酒吧矗立在城市繁华区的角落里,而她坐著出租车光速一般飞奔而来,就是为了一个才见过两次面的少年,他是除了祭以外第一个让她心疼的少年。

    看到南宫祭的时候,他已经喝了不少,但尚能认出她来,见到她来,他明显很高兴的样子,让她陪他一起喝酒,她摇摇头,坐在他的身边,这一次她一滴酒都不会沾,因为在这样的他面前她要保持清醒。

    南宫祭叫侍者倒酒,江新月抓住了他的手:“祭,别再喝了。”

    南宫祭转脸看她,他们目光对视了好长时间,他突然说:“姐,你的手真温暖。”

    就这样一句简单的话江新月差点落泪,这完全不是她第一次见到的那个少年,现在的他斯文的脸上充满落寞,冰凉的手指毫无温度,他的外表多麽会骗人呀,骨子里的他是个那麽孤独和需要爱的孩子!

    她用双手紧紧包住他的手,把冰凉的手指捂在她的手心里:“我们回家吧。”

    南宫祭却将一张照片递给她:“这是我妈妈……”,江新月接过那张老照片,照片里芳华正茂的女子有著清秀的眉眼,看著有一些眼熟,最後才醒悟,原来她和自己的相貌有三分相像。

    怪不得南宫祭第一次见到她就觉得眼熟呢,而她也是同样的感觉,难道真是冥冥中的一种缘分吗……

    “为什麽她要抛弃我,为什麽……?”南宫祭的声音充满痛苦和脆弱,江新月轻轻揽住他的脑袋,把他抱进自己怀里。

    “为什麽抛下我……为什麽……”他喃喃地说著,其实并不需要她给他答案,他只是想发泄一下。

    他的声音越来越低,直到寂静。他像是睡过去了。他们的姿势那麽亲密,少年的脸贴在她左边胸口,压得她有点喘不过气来,她左边的乳防都被他的泪濡湿了,虽然如此,她却丝毫没有别的不洁念头。动了动身子,他的手忽然抱紧了她,脸贴得更紧,轻轻咕哝了一句。

    “妈妈……别走……”

    她像是被雷击了般,心跳都紊乱起来,南宫祭的这声妈妈像是击中了她的要害,那是她心底最柔软最柔软的所在,多年压抑在心底的情感,似找到了一个出口,汹涌地流出来,压也压不住……

    她和这个少年注定是有缘的,第三次见到他,她就“爱”上了他,当然这样的爱并不是男女之爱,是更博大、更无私、更深沈的爱意。

    她伸手轻轻抚著他的头发,让他安心睡去,至少这一刻她不会离开他。

    窗外的天已经黑了下来,江新月还没有回家,而且没有一通电话。

    她的手机总是无人接听,那嘟嘟的忙音让江雕开烦躁起来,他将手机摔在地上,拎起钥匙出门。

    一束强光打过来,江雕开眯起了眼睛。一辆豪华汽车停在不远处,江新月下了车,向一起下车的高大男人说著什麽。那辆车江雕开认识,那个男人他也认识是k叔──南宫祭的贴身保镖。

    原来……他站在阴影里,面无表情地看著江新月的背影,之後转身上楼。

    江新月的脚踩到了什麽东西,低头一看竟是江雕开的手机扔在客厅地板上,她捡起来,嘀咕了几句,忽然又想到了什麽,连忙翻自己的包包,她的手机上果然有好几通江雕开的未接电话。

    心蓦地暖了一下,原来他是关心她的。心里有些愧疚,走过去敲门:“阿开,你回来了?吃饭没有,你睡了?”声音几近讨好,但是问了几遍都没人应声。

    第二天,花雨club豪华包间内,音乐低糜,桌上摆著昂贵的瓶瓶罐罐,少男少女坐的七扭八歪。

    “上次开生日那个真心话大冒险玩的不够刺激啊,因为姐姐在场,大家都没放开,今天继续哈,h起来,我有一个特劲爆的问题问你们,上次包小阳问的是性幻想对象,那个太虚无缥缈了,问个实在的,现在立刻马上男人们你最想操的人是谁?”高照打了个响指。

    包小月呸了一声:“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去去,没你的事儿,这是我们男人的游戏。”高照轰她。

    包小月扭著屁股把答案纸都收上来:“没有我谁给你们公布答案啊。我先念我最感兴趣的,我认识开的字体,圣母?圣母是谁呀?”

    “靠,老大最近是不是在读圣经啊。”包大龙说。

    “是啊,又是月亮女神又是圣母玛丽亚,怪不得现在一个妞儿也不入眼呢,不过想操圣母,可要问问耶酥同不同意哈。”高照打趣。

    “那如果开变身耶酥又会怎麽呢?”包小月说。

    “靠,这问题劲爆啊。”高照赞道。包小月笑:“那当然,自己的母亲就不用征得别人同意了哦,就像我哥说的肥水不流外人田,听说古希腊神衹好多都是母子通婚,兄弟姐弟结婚呢……”

    南宫祭挑了下眉,不露痕迹地瞟了江雕开一眼。

    包小月突然哇了一声:“怎麽还有骂人的话啊。”,高照从她手里抢过来,噗的一声乐了:“操你妈!怎麽,南宫公子最近也学起吾辈们的粗俗来了?”

    南宫祭面不改色:“原来我算是个文明人吗?荣幸之至。不过谁说操你妈就是脏话?它本来的意思只有一个,那就是和你母亲莋爱。”

    “可惜我妈四十多了,身材臃肿,南宫大少要是想我妈倒不会介意……”高照坏坏地说。

    “包小阳的妈妈不错,徐娘半老……”包大龙还没说完,包小月就上前去拧他的耳朵,一边嘴里还说:“南宫大少这是什麽口味啊,是不是受什麽刺激了?”

    “都出去。”一直没说话的江雕开突然开口。大家都愣了,江雕开又说:“除了祭,都出去。”

    见江雕开脸色不善,几个人都一边挤眼一边推搡著出去了。屋里只剩下南宫祭和江雕开。

    两人对峙著。

    “你什麽意思?”江雕开先开口。

    “没什麽意思,游戏而已,别对号入座。”南宫祭四两拨千金。

    “我看是别有用心吧?”江雕开哼了一声。

    “你是说江新月?那是你姐又不是你妈,恼什麽?”南宫祭故意出言相激。

    江雕开中计,南宫祭的话戳中他的心病:“我告诉过你别动她的念头。”

    “我说过你不动我就不动。”南宫祭站在上风口,答的轻松。

    “动没动你自己心里清楚,还用我点出来吗?”

    南宫祭笑了一声:“对,谁动谁心里清楚。你所写的圣母是谁,难道你最想操的不是她吗?你们可是有著最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