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节阅读_12

作品:《三人成狼[完]

    於他也太好赚了,和“骗”来的也差不了多少,但和真骗不同的是,被“骗”的人还对这个“骗子”佩服的五体投地。

    “你和jd到底什麽关系?”於玮犀利地问。

    “他是我弟弟,而且我也是今天才知道他就是jd……”江新月说。

    “你今天才知道?”於玮明显不信,“你不会捂著想爆个大新闻吧,江新月,你也太好命了吧,不仅当红影帝追求你,而且你还有个it天才弟弟……”

    江新月站在天台上发著呆,她需要找个没人的地方,来消化一下这个“大惊喜”,的确,她做梦都没想到江雕开会是那个天才少年jd。一百五十万,她需要赚十年都不够,而他唾手可得,如果他愿意,成百上千万恐怕都不在话下,她的弟弟居然是一个百万甚至千万富翁,而她却可笑地每月支付他两千元的生活费,可笑地觉得自己将会是他未来n年的监护人……

    她对自己的弟弟是多麽可笑的“无知”啊……

    “妈,你听没听说过jd这个人?”江新月百感交集地再次拨通了母亲的电话。

    “jd?是个外国人吗?”

    “不是,对了,妈,阿开是不是在电脑方面很有特长?”江新月转换了问法。

    “是啊,你忘了阿开小时候对电脑特别痴迷,他六年级还得了全国什麽游戏比赛的一等奖,那时候就有好多商家找他去试玩,我还纳闷怎麽给人家玩玩游戏还给那麽多钱呢,初中阿开参加世界青少年机器人大赛也得了一等奖,还去国外领奖来著,我和你爸都不知道这孩子是什麽时候学的这个本事,他从初中就开始给人家编程、设计软件……我还专门给他办了张卡,他赚的所有的钱都存在卡里,由我帮他收著,他自己从来都没花过……”

    “妈,你怎麽从来都没和我说过这事?”

    “我以为你知道呢……”

    是啊,她不该知道吗?她应该知道啊。怪不得她问江雕开钱从哪儿来时,江雕开会反问她,难道你不知道?怪不得他会生气,因为她这个姐姐实在是当的太不合格了!

    “阿开。”江新月讨好地站在正在玄关换鞋的江雕开旁边。江雕开直起身,冷淡地看了她一眼。

    “嗯 ,今晚上想吃什麽?”她继续讨好地问。

    “随便。”江雕开拎起书包走向卧室走,江新月抓住了他的胳膊。少年的瞳孔收缩了一下,手腕处温暖柔软,他的目光从她抓著他胳膊细白的手指移到她白晰的脸上。

    “我从不知道你玩游戏玩的这麽好,居然全国都排得上名,也从来不知道你这麽厉害,世界青少年机器人大赛能获得第一名,阿开,以前我们没生活在一起,我对你了解太少,现在我知道洗衣机的钱是哪里来的了,对不起,我不该误会你。可是以後再买什麽东西,哪怕是用你自己赚的钱,也和我商量一下好吗?因为我们是在一起生活呀。”

    少年眸中的锋芒减了几分,终於点了点头,“好”,笑容在江新月面庞上绽放,她的手无意识地在少年的手腕上轻轻摩挲了几下,而少年的眼睫动了一下,目光定在她的脸上,而她没发现他眼神的变化。

    “那……那台旧洗衣机你弄哪里去了?”见他态度好了,她的话也活份起来。

    “让送货的人弄走了,我告诉他们随便扔哪里都可以。”江雕开不著痕迹地抽回手臂。

    “你……那台旧洗衣机还很好用啊……”她真切地惋惜。

    他的唇角勾了起来,“有新的好用吗,不然我找人把那台旧的再找回来,你用旧的,我用新的?”他哼了一声,向卧室走。

    她咬唇呼了口气,对著他的後背大声说:“既然已经扔了,那就不必费力了。”

    第21章

    “江新月,你的电话”於玮把手里的电话递给江新月,神秘地向她挤挤眼,“大导演找哦。”

    “我是江新月,您是哪位?”江新月手指一边敲击著键盘一边接听。

    “干女儿”对面披头一句把江新月叫愣住了,“你立刻马上过来片场,你不要过来,你干爹就死定了。”,後面几句话让江新月意识到是谁打来的电话了,居然是国内著名的大导演郭为民。说来好笑,五年前江新月入行时就认识郭导了,不知为何郭导对她一见如故,分外喜欢,一见她就说要认她做干女儿,江新月当时只有二十三岁,却并不天真,只以为大导演是在开玩笑,可是以後每次见到郭导他都会叫她干女儿,虽然私下并没有什麽联系,但只要是工作上的碰面都合作的很愉快。

    “郭导啊,出了什麽事吗?”江新月习惯地称呼著这个大导演,虽然关系不错,但私下里他可从没打电话找过她,这次是因为什麽事?

    “郑奕!这兔崽子给我撂挑子,他要换女主角,不换就罢演。干女儿,这次非你出马不可了,不然我也玩不转了。”

    江新月心头一惊,郑奕航出道以来一直是非常敬业而且专业的演员,虽然名气大,也从没耍过大牌,这次是怎麽了?

    “郭导,是不是之中有什麽误会?奕航他不是这种人啊,如果真有什麽误会,我去了也不管用啊。”江新月语气和缓地说。

    “你来怎麽不管用?那兔崽子就听你的,不会连这个忙都不帮干爹吧?”

    “不是,郭导,您言重了,我和奕航关系是不错,可真没到那种我说什麽他就听什麽的程度,况且我是替别人打工,现在手头工作很紧张,我走不开啊。喂……郭导……”听筒里传出盲音,江新月轻叹一声,看来她把郭大导演给得罪了。

    “喂,郭导找你什麽事,是郑奕航要罢演吗,为什麽啊?”於玮凑过来好奇地问,正好看到门口站著的林南,连忙收声。见於玮表情有异,江新月转头也看到了他。

    “你出来一下。”说著他就退了出去。江新月走出去,林南就站在楼道里。自从那次争论之後,两人一直都在冷战。

    “什麽事?”江新月问。

    “郭为民刚才来电话,要我放人。”

    江新月讶然抬眉,原来郭导在这里等她呢。林南苦笑一下:“这个人情还是要给的,你走一趟吧。”

    “好”江新月点头,既然林南同意,她何乐而不为,即使功败而退,也算尽了人情。

    “对了,你确定能劝得动郑奕航吗?”沈默了一会儿,林南问道,他语气低沈,表情带著一丝复杂情绪。

    “我不确定。”江新月实话实说。

    林南点点头,对江新月不置可否的回答似乎还算满意。又停了停,他说:“新月,我们……”

    “林总,那我去了。”江新月打断了他,迅速地转身回办公室,对林南,她的气还没消。林南叹息一声,轻轻摇了摇头。

    江新月走进郑奕航专属的休息室,陈英俊对她做了个手势:“你总算来了。”,江新月讶然:“怎麽,连陈小姐都束手无策了?”

    陈英俊切了一声:“我的话他什麽时候听过。”说完鄙视地瞥了江新月一眼扭身走了。

    正主正眼都没看她,双腿舒服地交叠在椅子上玩切水果,手法那个娴熟。看到他这样子,江新月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她故意加重了步子站到他面前,他抬眼,故意冲她呲牙:“哎,一起玩?”

    江新月一把夺过他的ipad扔在沙发上,郑奕航向她瞪眼,但是假凶恶,眼底聚著星星点点的笑意:“喂,你!这麽野蛮。”

    江新月不理他,拉过椅子坐下,郑奕航的长腿被她一扯掉在地上。

    “你还有心思玩,我的车费帮我报销。”她把打车的发票拍在他面前。他装模作样地看了看:“五十块?这麽点钱也值得报?你这女人脑子被钱虫子钻了吗?”

    “哪能跟你比,五十块也是我的辛苦钱,快给我报销。”

    郑奕航拍了拍口袋:“可惜我一分钱也没有,我的钱都在elon手里,报销去找他。”他耸耸肩。江新月轻轻呼了口气,郑奕航是多麽纯良无害的一个人啊,他如日中天,身价不匪,可是他却完全没有金钱概念,他所有的片酬都交给经济人一手打理,他自己乐得轻松,能对钱这麽看淡的人少之又少,这样的人怎麽会做出刁难新人的事呢。

    不再和他逗嘴,她清了清嗓子,严肃下来:“锺雨桐有什麽地方让你这麽讨厌,甚至到换角的地步?”

    “她有什麽地方让我不讨厌吗?”郑奕航反问。

    “当然有。她是个可爱的女孩儿,相貌甜美,性格也乖巧,我想不出你为什麽讨厌她。你也知道新人想在这个圈子出头多不容易,你应该多多提携她才对啊,犯不著处处针对她……”

    “打住。这是你认为的,我不这麽认为,她在装可怜,我最讨厌这种惺惺做态的女生,发布会上就让你把我的专访取消了,之後还要和你一起吃饭,我和你认识五年,她和你认识五分锺你就偏向了她,这种女人够厉害……”郑奕航手舞足蹈,在江新月眼里像个讨不到糖吃的大孩子。

    “好了,就算你讨厌她好吧?印象也是可以改变的,你们之後毕竟要演男女情侣,你重新接触一下她,或许会发现这女孩儿的好处呢。就当看我的面子,不要换女主角了,如果传出去,对你也很不利。”

    “不行,必须要换。”郑奕航坚定地说。

    “好吧。”江新月点点头,“我去和导演说,我说不动你,让他另请高人。”她拎起包向外走。

    郑奕航叫住她:“也可以不换,但我有一个条件。”

    “什麽条件?”江新月收回脚步。

    “我的条件是──你每星期都要来探班。”

    “我没有时间……每月探一次行吗?”这件事和她有什麽关系?不过江新月懂得顺势而为,她跟他讨价还价。

    “免谈。”郑奕航捡起ipad,准备重玩。江新月伸手盖住屏幕:“好,成交。”,郑奕航低头,笑了。

    第22章

    江新月很怕江雕开会和朋友在外边过生日,很容易就把她撇一边。他十六岁以前的生日她都缺席,这次她想和他一起庆祝十六岁生日。幸好江雕开告诉她会邀朋友在家过,问她能不能应付,江新月满口答应,她不怕麻烦,只要在家过就成。

    放学以後,江雕开的朋友陆续到了,大家挤在客厅里相互介绍。

    “这是我姐。”江雕开在介绍她的时候表情很淡,词语简短,连名字都欠奉。是呀,她是他生日会最大的配角,确切地说是老妈子角色,她的姓和名恐怕他的朋友都不关心。

    “姐”

    “姐”

    年青人错错落落的叫声,江新月一一点头微笑。年青就是好,连叫声姐都正大光明,不像她这个年纪,姐已经不敢轻易叫出口。

    “高照,包大龙,包小阳”江雕开介绍得很随意,又介绍站在江新月身旁的姜薇。谁知姜薇和包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