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节阅读_3

作品:《三人成狼[完]

    再次不请自入,江雕开黑眸闪动,酷脸依旧,他的身体跟著音乐律动,却是以她为中心,转了两圈,青春健美的身体,流畅帅气的动作,一下子让江新月看呆了。蓦地,他身体探过来,嘴唇凑近她耳边,“以後不要随便进我房间。”,十足的金属音,把江新月吓了一跳,盘子脱手,江雕开一弯身托在了手里,一旋身便倒坐在电脑椅上,捞了块西瓜便吃。江新月看著他,说不出话来,心脏还在心口砰砰乱跳。

    不要随便动他的东西,不要随便进他的房间……江新月收拾卫生的手在茶几上停住,看了看江雕开紧闭的房门,她轻轻叹口气,不得不承认,她和他之间始终隔著一道隔阂,无论她怎麽努力,都无济於事。想起今天下班後,楼下的老头儿找上来,说自从她弟弟搬进来後,楼下就吵得不行。江新月想江雕开那样在房间跳舞,楼下又怎能安宁的了?越想越愧疚,一边连声道歉一边保证一定要弟弟以後多注意。

    看来她要和江雕开好好谈谈了。她直起身去卫生间洗抹布,刚泡进水里客厅电话就响了,忙跑出去接。

    “喂?是於老师啊……”她一脸尴尬地听著於虹的喋喋不休,转脸看江雕开的房门,眉目间有了些恨铁不成钢的意思。

    恨是恨,气是气,却只能闷在心里,一面对江雕开,她半点气都撒不出来。饭做好了,站在房门外,她小心翼翼地敲他的房门,温柔地叫他过来吃饭。

    餐桌上她足足等了他十分锺,他才从房间里走出来。

    “那个……阿开,有件事……”

    江雕开从饭碗上抬起头来,“妈妈说食不言,睡不语。”

    “哦……”是了,江母是说过。真是听话的“好孩子”,江新月闭了嘴。

    餐桌上只剩下吃饭的声音,两人全程零交流。直到江雕开再次走进房间,江新月才长长舒了口气,把餐具放进洗碗槽,她又叹气,“疯了,我要疯了……”,取来手机,偷偷摸摸地躲进卫生间。

    “妈……”

    “新月呀,小开乖不乖?”江母的声音从那端传来。

    “哦,很乖呀,他很乖……”

    江新月沮丧地从卫生间里走出来,原本有一肚子抱怨要和母亲说,可是话在嘴边打了几转,说出口的却只是他很乖,很好,你们放心……

    第6章

    江新月站在江雕开卧室门口,抬起手又放下来,将手放在胸口处稍稍镇定了一下,才又轻轻敲门。

    门刷地从里面打开,江新月没想到这次这麽迅速,稍稍有些发愣。高个子就是有这点好处,他站在门内,她站在门外,隔著虚无的距离,他的身影罩在她身上,漫不经心地黑眸看著她,虽然生理年龄大他许多,她还是在瞬间感觉到一种无形的压力。

    江雕开也不说话,手拉著门,那双天生带著微嘲的眼眸居高临下地盯著她看,让她稍稍有些不自在。

    “我想和你谈谈,能不能坐下谈?”江新月小心翼翼地开口,心里觉得自己这个姐姐做得也够失败了。

    江雕开耸了耸肩,後退一步让她进门,他总是有办法节省语言。江新月坐在他的床上,江雕开坐在电脑椅上。

    江新月组织了一下语言很谨慎地开口:“有两件事要和你说,今天收到你们班主任电话了,她说……你多次旷课而且还教唆多个班的女生一起旷课,严重扰乱学校秩序……虽然接到电话我有点生气,不过我还是想听你的解释;另外,以後能不能不要在家里跳舞了?如果你想跳的话,我帮你办张健身卡吧,楼下的大爷挺有意见的,今天找上门来了,他有心脏病,所以……以後你还是少跳吧……你有话要和我说吗?”江新月期待地看著他,她希望他给她一个合理的解释。

    “原来是说真的。”江雕开咕哝了句什麽,然後他抬头看向她:“我们老师的话你信吗?”

    江新月有些疑惑地皱眉,难道老师还会向她撒谎吗?

    “看来是信了。”江雕开说,“不过万城中学有个公开的秘密,知道是什麽吗?那就是──於老师患有轻微的被害妄想症,你说她的话可不可信呢?对了,你有没有听过这样一个故事,当一个喜欢跳舞的年轻人搬到一家老年痴呆病患者的楼上後,过了一段时间,那位老年痴呆病患者居然奇迹般地痊愈了,於是一家研究机构发出一份研究报告:噪音可以适度预防和治疗老年痴呆病,这样重大的研究成果你在跑新闻的时候不会没接触吧?”

    “什麽?”她皱起了眉。从来说话都非常简短的江雕开居然破天荒的开了金口,什麽被害妄想症,什麽老年痴呆症……他究竟在说什麽啊,她开始头痛了。

    “被害妄想症?亏你想的出来,你姐什麽反应?”南宫祭笑著问。

    “好像没什麽反应。”江雕开说,“她听完站起来就出去了。”

    南宫祭低头一笑,“你姐很有意思。”

    “有意思麽?”江雕开斜他一眼。

    “如果我是你姐早兜头大骂你一顿了,你姐居然能沈住气。”南宫祭目光不经意一转,向江雕开努了努嘴,江雕开扭头看去。

    於虹远远地走过去,她略微丰满的身体包裹在咖啡色紧身套装里,显得前凸後翘,丰乳肥臀,脚下登著足有七寸的细高跟鞋,走起路来摇曳生姿。

    “不觉得……她很风骚吗?”南宫祭缓声问。

    “的确很风骚。”江雕开答。

    放学後,热闹的学校顿时空寂下来,於虹收拾东西刚要走,听到有人敲门,刚说了请进,就看到南宫祭和江雕开一前一後走进来。

    “有事吗?”她颇有些诧异地问。

    “是关於功课的事想问问老师。”南宫祭礼貌地答,一幅斯文乖仔的模样颇让人心动。

    “拿来我看看。”她取过书看南宫祭指定的习题。少年凑近她,於虹闻到一股清爽好闻的气息,他的脸挨的很近,有同样清爽而俊秀的侧脸,心旌不禁一荡,连忙收敛心神。就在这时一双手轻轻抚在她的大腿上,她身子一抖,转头,看到南宫祭那双修长漂亮的手隔著她的黑色丝袜缓慢地向上游移,一时间像有千只蚂蚁在她心上慢慢爬过,痒痒的,让她瞬间就产生了感觉。双唇微张,不自觉轻吟出声。

    南宫祭和江雕开对看了一眼,唇角都勾起一弯弧度。於虹并没有抗拒,少年的手变得更大胆,他探了进去,揭开了她的裙子。

    “老师,帮我看看这是什麽?”江雕开将手机递到於虹眼前,手机里正在播放著一段视频,有淫糜的声音传出来。屏幕里一对赤身的男女正在疯狂茭欢。这时,南宫祭撕开了於虹的内裤,将她的一条腿拉开。

    26岁的於虹已经是熟女,江雕开钳著她的下巴让她看著视频,她的反应更强烈,深褐色的荫唇被南宫祭剥开,立刻露出很明显被男人无数次干过的肉洞,不断吸缩,淋漓的液汁沿腿跟儿流下来。

    於虹忍不住轻吟,眼光迷蒙地看向江雕开俊酷的脸庞,江雕开探身在她耳边吹气:“老师一定被男人上过很多次吧?”,他的手移到她的领口,将她的上衣一点点剥开,於虹在两个少年面前已经赤身裸体,她丰满的胸脯不定地颤动。

    江雕开从书包里取出一根黄瓜,移到她的双腿间。

    “江雕开,你干嘛?”於虹浑身紧张。

    “老师的男朋友没这样过吗,我可不信,我想老师一定会喜欢的。”江雕开一边说一边将黄瓜慢慢插进去,缓缓菗揷,起初於虹还有些扭捏,不过後来就完全放开了,嘴里浪声叫著,“江雕开,你好坏啊……啊,再向里一点,对,向里,全插进去……”

    南宫祭手里取了一根香蕉,“老师,看来一根黄瓜难以满足你,再吃一根香蕉吧,帮你挑了根最大的……”

    “开,祭……啊……”女子浪叫著,将两个少年空闲的手抓起抚弄自己的胸口,她的下体被香蕉和黄瓜塞的满满的,少年不停地抽动著手里的工具。

    江雕开将黄瓜完全抽出来,上面沾满了女子的体液,他将它凑到於虹的唇边:“老师,乖,张嘴咬一口。”,於虹真的张开嘴咬了一口,轻脆的声音,“好好吃哦,我要再吃一口,我还要吃香蕉……”

    “老师不急啊,一会儿我给你剥香蕉,你要全部吃光哦。”南宫祭推动香蕉,将它全部推进女子的荫.道。女子仰面躺在办公桌上,两腿叉开,不停地吟叫……

    第7章

    一辆黑色豪华轿车悄无声息地停在万城中学的校园,戴黑色墨镜人高马大的男人走下车,深深一躬:“少爷。”,南宫祭微微点头,回头对江雕开说:“我们找个地方继续玩玩。”

    江雕开耸耸肩:“我要回家了。”说完,迈开长腿向校园外走,南宫祭上前几步伸手抓住江雕开的肩,“喂,我送你。”,江雕开倒也不客气,和南宫祭一起上了汽车。

    黑色骄车子弹一般驶出了校园,只留下一片女生的惊叹。

    南宫祭抽出湿巾递给江雕开,江雕开擦拭著手指,目光注视著窗外:“那女人真够恶心的。”

    於虹──虽然年纪很轻,却比他们“老”很多的女人,她如此容易上道,又如此的不要脸……他们离开的时候,她双腿大开地躺在办公桌上,下体还插著整根的黄瓜,见他们要走,嘴里娇嗲地叫著他们的名字。

    “是够骚的。”南宫察将手指一根一根擦拭干净,附和著江雕开的话。

    “看来女人是种很贱的动物。”江雕开眼前浮现出很多脸孔,每一张都很模糊。於虹的、还有那些看起来很清纯,一看到他便花痴附身,他稍稍勾勾手指便自动倒贴在他身下淫叫连连的女孩儿们。还有每一次,他和南宫祭走出教室,跟在他们身後的狂蜂浪蝶,她们会悄悄跟踪他们,会看著他们两个流口水,会围追堵截,会红著脸往他们手中塞礼物,走到哪里,都是烦不胜烦的女人……

    “你姐姐也是吗?”南宫祭笑容闪动。

    江雕开扭头盯了他一眼,南宫祭露出灿白的牙齿,笑起来也如此斯文,“你好像很听你姐姐的话啊。”

    “有吗?”江雕开抛给他一个白眼球,继续望窗外。南宫祭用手撞了撞他的肩,“嗨,给你看个差味儿的。”说著将两张照片递给江雕开。

    江雕开扭过脸,黑眸凝固,酷脸上滑过怪异的表情。南宫祭手中的照片交叠,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照片中女子新月般的眉眼。南宫祭将照片塞进他手里,“怎样,有兴趣麽?”

    江雕开低头,冰墨般的眼眸在照片中滑过。第一张中是女子的正面裸照,她有著新月般清秀的眉眼,牛奶般白晰的肤质,妖娆的腰肢,水蜜桃般圆润的胸脯,越往下越诱人犯罪;第二张中女子显然还是同一个人,她的双腿海藻般缠著男人的腰身,而男人粗长的性器深深锲入她的私密,她的长发汗湿的贴在颊边,眉眼却依旧清纯似新生的月芽……

    江新月!照片中的女子居然是江新月──他的姐姐!他没想过会在不经意间看到这样赤裸的江新月,他从未想像包裹在中规中矩外衣下的江新月会有一幅这样的朣体,更没想过她的姐姐也会和其他女人一样妖娆地吊在男人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