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节阅读_2

作品:《三人成狼[完]

    门。

    江父江母一脸尴尬,有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江母拉著江新月低声说,“小月,你别介意啊,小开你还不知道,这孩子有点认生,过两天就好了。”

    “我知道,妈。”江新月笑笑。

    江父把西瓜切了,江母叫江雕开出来吃西瓜,西瓜摔烂了,切出来的样子特别难看。江新月挑了块好点的递给江雕开,江雕开不客气地接了。

    江母说,“你姐知道你爱吃西瓜,刚回来就去给你买,她这人呀,老是糊糊涂涂的,准是半路上又走私,把西瓜摔成这样儿。”

    江雕开抬头看了一眼江新月,嘴角被西瓜汁染的特别红润,像是勾著一抹笑,看起来笑又不笑的样子。江新月不自觉地拉了拉衣角,她发现他的眼睛长的分外漂亮,黑亮且深,看人的时候却是锐利而冷的,瞳仁里又总浸著那麽股子嘲弄,像把墨深的海嵌进清透的冰里。他估计早认出她来了,这次西瓜的祸首是他而不是她。

    之中和他交谈了两句,少年总一副敷衍的调子,他有能力把十句话浓缩成一个字来回答她,让他们的谈话数次无以为继,江新月想亲近他,可是几句说下来心里却满是挫败。

    第4章

    吃完晚饭,收拾餐桌的空档,江新月把自己的意思和父母说了,她想把江雕开接到a城去,一方面a城更繁华,教育资源也比b城丰富很多,另一方面她想修复她和江雕开的关系。江父江母沉默片刻,终于点头答应,不过还是要她去征求江雕开的意见,只要江雕开同意,一切就ok。

    江新月站在江雕开房门外踌躇了片刻,举手敲门。第一次没反应,第二次的时候才听见里面简短地说了个“进”字,她小心翼翼地推门进去,江雕开背对她,面冲着电脑屏幕,正聚精会神地玩电脑游戏。江新月虽然不太赞成青少年太沉迷于网络,但她也不得不承认,江雕开玩游戏的样子的确很帅气,在游戏里少年游刃有余,手指挥弹间刀光剑影。他没有回头,仿佛根本不关心进来的是何人,江新月在他身边站了一会儿,完全找不到存在感。

    如果她不先开口,他肯定不记得自己房间里有个第三者。江新月鼓了鼓劲说道,“阿开,我想接你去b城,爸妈已经同意了,你怎么想?”

    大概过了30秒钟,江雕开的手指才停下来,他侧过脸看她,目光像一柄凉刃锐利而迅疾地在江新月心头划开,“你说什么?”,说话的时候他的眉峰轻轻皱起来。

    江新月打了个突,说话就有点不自信,“我想把你接到a城去,a城的教育资源比b城好很多。”

    “我一个人?”江雕开指了指自己。

    “是啊,爸妈毕竟还要上班,等他们退了休,就可以来a城和我们一起住了。”江新月鼻头有点冒汗,她实在不擅长和这个年纪的男孩子交流,她永远摸不清他们脑袋里在想什么。

    “我们要生活在一起,只有我和你?”江雕开扬着一边的眉毛,一副很不可思议的样子。

    “嗯。”江新月使劲点了点头,她觉得没有什么不可思议,难道她和江雕开不该生活在一起么?

    “你确定?”他微微探了头,盯着她,他的眼睛总给江新月一种深不见底的感觉,像掉进一口冰冷的深井里,她的心微微哆嗦了一下,但还是点了点头,肯定地说,“我确定。”说完,心头好像有什么划过去,是一种不明所以的不安情绪,或许是一种不太确定的预感。她后来想其实她早就有预感了,只不过那些预感太过缥缈,如果她有预知未来的能力,她一定不会这么决断地非要和江雕开一起生活,可是,不这样又怎样呢?她只能这样,她和江雕开注定在一段孽缘里纠缠。

    “既然你都决定了,还征求我的意见做什么?”少年坐直了身子,继续玩他的游戏,不再理会她。

    江新月呆呆地站了几秒,才领会了江雕开的意思。他同意了?他同意了!她的唇角慢慢地弯起来,弯起来,笑意抵达了眼睛。她是真的高兴,从心里往外的那么高兴。因为在她进门的时候就没想到江雕开会这么轻而易举地答应。

    “爸,妈,阿开答应和我去a城了……。”她的声音很欢快,不由自主得比平时提高了几度,江父江母看她开心的样子,心里也都感慨。

    江新月第二天就回了a城,她要把一切安排妥当,再把江雕开接过来。她把自己的小书房收拾出来,把她现在住的稍大一些的卧室让给江雕开,她自己则搬进书房里住。学校也找好了,是林南推荐给她的,a城最好的私立高中“万城中学”,万城中学的校长是林南的大学同学,而且林南的儿子冬冬就在那里上学。

    从江新月内心里讲她希望供江雕开上最好的学校,只是虽然她收入尚可,但对于万城中学这样的贵族学校还是望尘莫及的。起初她并没有考虑万城中学,还是林南知道她在找学校,很热心地帮忙,并且说冬冬的学费是全免的,如果是江雕开的话,只要象征性地交一些学费就可以了。江新月平时不喜欢欠别人人情,哪怕这人是林南,不过这件事关系到江雕开的未来,她最终还是答应下来。

    她本来想一个人回b城接江雕开,a城到b城的长途车还算方便。不过,林南坚持要开车和她一起去接,还说怎么也要认识一下未来的小舅子,江新月推脱了几次,见林南执意要去,又怕江雕开坐不惯长途汽车,就没再顽固,即便如此林南还说她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太见外。

    林南是第一次见江父江母,虽然江新月介绍时只说是同事,但江父江母看林南殷勤的态度早明白怎么回事了,所以对林南格外的热情,俨然如接待未来女婿。反而是江雕开,一惯的冷淡。新月介绍时说,“这是林南,你叫林叔叔吧。”

    林南笑看新月,“那我不是占你便宜了吗?”,新月倏然面热,江雕开都看在眼里,也没什么表情,只是向林南点了点头。林南偷向新月耳边,“你弟弟人很酷。”

    “他有点慢热。”新月替江雕开辩解,却看林南早和江父江母热络地话家常去了。他是君子,对这些小节完全不在意。

    回来的路上,江新月坐在副驾,江雕开一个人坐在后面,林南和新月有一搭无一搭地聊天,随意而轻松。新月时不时从镜子里看江雕开,他一直给她一个侧脸,少年的身子懒洋洋地靠在座上,长腿斜斜地交叉,两耳都塞着耳机,眼睛一直看着窗外,帅气的脸上不见任何拘谨,反而是旁若无人的淡漠。她不禁酸酸的想,现在的孩子怎么都这么自我,自我的让人有点难以接近……

    送走林南,江新月关好门,转身。江雕开站在卧房门口,高高的个子让他身后的房门变得有点卡通。他眼睛看着江新月,新月皮肤发紧,莫名紧张。

    “那个男人和你是什么关系?”江雕开发问,调子懒洋洋的,黑瞳却很锐利。

    新月嗯了一声,措词,“我们……在一个公司上班,他是我的上司,也是关系不错的同事。”

    江雕开向上看了看,无声地扯了扯嘴角,目光移开去,说道,“其实你可以留他过夜,我不会妨碍你们的。”,说完,江雕开退了一步,把门关上了。

    江新月还站在原地,满脸通红。现在的孩子说话都这么直接么?直接的让人有点难以接受……

    第5章

    万城中学的豪华操场,绿树荫荫,在这里一场漫画般的序幕正缓缓拉开────

    两个原属於漫画中的美少年走入凡尘,他们奔跑、跳跃、争夺、投篮,举手投足间皆让人离不开视线。操场外的一圈女生如同躁动的小麻雀。

    “南宫祭,加油~~”

    “南宫祭,加油,加油!”

    “江雕开,加油~~”

    “喂,你原来不是南宫祭的粉丝吗,江雕开才来几天你就倒戈了?”

    “南宫祭我真的很心水啊,不过,我更心水江雕开这样酷酷的男生,反正南宫祭的粉丝又不缺我一个,以後我就支持江雕开了。”

    “哼,叛徒。”

    “江雕开一定会赢的。”

    “赢的人当然是南宫祭。”

    balabalabala……………………………………

    “嗨”南宫祭将篮球扔给江雕开,江雕开居然用食指接球,篮球如同中了什麽魔力,在他手指尖旋转,引来一阵尖叫。之後,他才潇洒地把篮球扔回篮框。两个少年的手握在一起,对视的眼眸中有欣赏还有些惺惺相惜。

    “平手,平手诶~~~”

    “江雕开万岁,南宫祭万岁!!”

    女生们迅速围拢过来,雪白的毛巾飘扬,矿泉水瓶在纤手中摇摆,尖叫声连成一片──

    “江雕开,选我的……”

    “南宫祭,求求你,请喝我的水……”

    ……………………………………………………

    “喂!”突然一声河东狮吼,万城中学高二钻石班班主任老师於虹叉著腰,“愤怒”地看著这群疯狂的女生。不过悲催的是她嗓子喊哑也没人理会,女生们仍旧前仆後继献著殷勤。

    “你,你,你还有你,我知道你们是哪班的,我立刻去告诉你们班主任,小心扣你们学分。”杀鸡警猴的作用还是有效的,对於虹的这个“威胁”女生们还是有所忌惮,纷纷心不甘情不愿地散去,不过於虹快被女生的白眼球淹没了。

    散潮後,於虹走到两个男生面前,必须扬起脸才能将手指指到他们脸上,故意忽略那两张青春俊颜,“你们知道现在是什麽时间吗?是上课时间,你们不仅自己旷课打篮球,还鼓动女生们集体旷课……。”

    “老师,我们没有鼓动女生集体旷课啊,是她们自愿的,我们有什麽办法?”南宫祭无辜地耸耸肩。

    “闭嘴,南宫祭,别以为南宫家族是学校的股东我就拿你没办法吗?还有江雕开同学,我会打电话将你的情况如实汇报给你的家长,你们等著吧。”

    看著於虹气咻咻登著数寸高的高跟鞋走远的样子,两个少年互锤了一下,皆笑开来。

    江新月不知道,两个从未在一起生活过的人突然生活在一起要多久才能互相适应?这些天,她一直在适应江雕开,也希望江雕开能迅速适应她。

    这些天来,她对待江雕开总是小心翼翼,唯恐哪点做的不好会招他嫌弃。她很想和他亲近,想修复多年来被她疏忽的姐弟关系。可是,剃头担子一头热,可能是“老”了,她走不进江雕开的世界,这个少年总是对她不冷不热,不咸不淡。

    例如她帮他收拾卫生,他会告诉她不要乱动他的东西。而她总没养成敲门的习惯,或许是那间房间太熟悉了,数天前她还一直出出入入,或者潜意识里她觉得自己是长他很多的长辈,总之,在她推门而入之後,才记起要敲门。

    一次饭後,她把精心切好的西瓜端进他房间,一进房间便惊了,房间里放著奇怪地音乐,而江雕开穿著紧身衣裤跳著热舞,她第一次看他跳舞,他的舞姿竟如此之棒,她脑海里闪现出如今很流行的曾让她这个文字工作者很不耻的词汇:帅呆了,酷毙了!

    看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