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节阅读_1

作品:《三人成狼[完]

    《三人成狼》作者:白黑【完结】

    第1章

    林南接到姜成的电话就匆匆从办公室赶出来,在半路与姜成碰头,看到满脸苍白的江新月被姜成从车里扶下来,他心疼极了。赶紧连拖带抱地把她弄上车,在路边帮她买了杯热奶,递到她手里,她抓著纸杯的手指还在微微颤抖,“怎麽弄成这样?快喝点热的。”看著她把热奶一点点喝下去,他才重新启动了汽车。

    “太残忍了……”江新月将头仰靠在柔软的座垫上,闭著眼轻声嘟哝。她是接到姜成的报信儿第一时间赶到案发现场的,在那间狭小简陋的平房里,被害人候某死的非常惨,胸部被刺十几刀,尸体都浸在血水里,那时她顾不得恐惧,一直跟著姜成他们在某间网吧逮捕了凶手---被害人的儿子,一个十五岁的少年。而当少年再次看到母亲的尸体时居然还梗著脖子满脸凶狠叛逆时,江新月深深为那个母亲感到悲哀。

    “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事,他为什麽会杀死含辛茹苦抚养自己十五年的母亲,她生活在社会最底层,可是为了儿子能够和普通人一样受教育,兼著两份工作,每天起早贪黑,他就仅仅因为母亲反对他逃学玩网游,母亲拒绝再给他上网费就把屠刀举向自己的母亲吗?”

    “好了,别去想它了。”林南心疼地看了她一眼,“其实单亲家庭青少年犯罪率一直居高不下,深层原因主要有两个,一是父爱或母爱的缺失,造成孩子的性格缺陷;其二,父母与孩子缺少交流沟通,致使亲情缺失。今天就是个典型的例子。好了,下次再碰到这种事我坚决不会让你去了,我得嘱咐姜成下次有情况打我的电话。”

    江新月陷在座位里思考著林南的话,林南的话的确有道理,给了她一些触动。

    “今天别回家了,去我那儿吧,你这个样子我不放心。”林南柔声说,他征询地看了江新月一眼,江新月倒也没有反对,轻轻地点了点头,林南的唇角浮起一丝笑意。

    江新月穿著林南的白衬衣从浴室里走出来,林南正好端著餐盘进来,一股清香立刻溢满了室内,林南把餐盘放在桌上,用毛毯把江新月裹起来抱到床上,他一勺一勺地喂她吃东西,两人你一口我一口地把晚餐解决了。

    林南抚著江新月半干的头发,“我们有两个月不在一起了吧?”

    “有吗?”新月迷糊地嘟哝。

    “当然有。”林南捏了捏她的脸蛋儿,“在公司你总是对我很冷淡。”

    “有吗?”

    “有。”林南解开她的衬衣扣子,她的内衣内裤刚刚洗过了,所以衬衣下她什麽都没穿,林南眸色一暗,低头吻住她的嘴唇,她仰头勾住他的脖子回吻他,他勒住她的身子,她赤裸的胸口紧紧压进男人的胸膛里。

    门外走廊里传来脚步声,江新月慌得放开林南,林南轻啄著她被他吻的嫣红的唇瓣,安慰说,“没关系,是冬冬回来了。”,江新月知道冬冬是他的儿子。

    而林南口里的冬冬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此时少年颀长的影子斜斜地映在墙上,他在林南门口停了一下就转身打开了自己房间的门,他有著和林南一样的高个子,身姿修长匀称,长著一张极其清俊斯文的脸,举手投足间带著漫画王子般的优雅从容。

    他在客厅的沙发上看到一只女人用的皮包,他的父亲居然带女人回来过夜,这是很少见的情况,不过这些年他一直知道林南有个固定的女伴。他随手打开了电脑,敲击键盘,没几下,电脑屏幕上居然现出了林南卧室的情景。

    果然有情况,少年无声地笑了。不过那个女人他看不到,林南的身体完全把她挡住了,他们正在接吻,地板上有件滑落的男式衬衣。看来这个女子的身材很娇小,照情况马上有好戏要上演了。

    第2章

    “窗帘……”借接吻的空档,江新月低低地嘟哝,其实这里是独幢别墅,即使不拉窗帘也没什麽危险,不过林南向来尊重新月的意见,他放开她去关窗帘,他一走开,让赤裸的江新月完全暴露在少年的视线里。

    少年眯起眼,颇有兴趣地打量屏幕中的女子,她不是很美,不属於惊豔型,却很耐看,一张巴掌大的脸蛋儿,清秀的眉眼,上眼睑有些弯弯的,让眼睛看起来像两枚新月,在她不笑的时候也总感觉那双眼睛带著笑意。看到那水嫩的小脸蛋儿也就是只有二十二三岁的年纪吧,他的父亲居然老牛吃嫩草,而这样的一位清秀佳人会有怎样的一副身材呢,他的目光向下----

    不得不说只要是男人看到这样的一副身材都会有反应,她骨骼纤细,身姿娇小,皮肤细瓷般柔润白晰,胸前的两只小白鸽盈盈一握,不大不小,却像刚成熟起来的蜜桃,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少年虽然只有十六岁,却有超过年龄的心机和耐性,可是此时他裤裆里的大鸟在蠢蠢欲动,他低头看著慢慢撑起来的裤裆,戏谑,“喂,兄弟,这麽给我长脸。”

    林南走回来,抱起江新月,她的双腿紧紧地缠住他的腰,禾幺.处相摩擦,亲密至极,看到她娇羞的脸蛋儿,林南的眼睛里全是柔情,“今天我们换了姿势好不好?”,江新月点点头。她的双手挂在他脖子上,腿缠著他的腰,而他有力的双手托著她的臀瓣,他将她的屁股向後推了推,让两人的禾幺.处分开了些,巨龙昂扬著寻找著最恰当的切入点解,新月这才知道他说的是什麽姿势,不禁扭动著身子,“我很重的,你行不行啊,别把我扔了一会儿。”

    林南失笑,忍不住捏捏她的脸蛋儿,江新月一边身子失重,忍不住啊了一声,林南很快又托住了她,她身子不老实,再加上他双手要抱著她,试了好几次总是不得入口,肉鞭斜刺里擦过去,引得她身子颤了又颤。

    “乖,用手给我固定住。”他吩咐她,她满脸通透,少有的撒娇,“我不要……。”,“乖”亲她,亲的她脸上痒痒,扭脸直躲,不过终拗不过,按他的吩咐照做。他慢慢把她的小臀向自己推,一点一点没入,她轻颤,抓紧了他,在完全进入的时候他又把她拉开,开始动作很慢,慢慢加快节奏,江新月完全由林南控制著不由自入地套弄著男人的巨鞭,她娇汗淋漓,娇喘阵阵,两人完全不知道对面有一双窥视的眼睛。

    屏幕的影像格外清晰,男女禾幺.处的交接,被男人大手掌控推搡的小屁股,两颗不断跳动的小白兔,以及那红豔豔地悄然绽入於顶端的草莓,他本不是偷窥狂,起初只是想看看老爸的女人何许人,然而却不知不觉看了全程下来。关了电脑,他冲了个凉水澡,出来时胯部依旧肿胀,轻咒了一声,又重新打开电脑,定格在江新月唯一的一帧正面祼体图片上,少年看著她开始手慰,直到大团的米青.液喷在屏幕上,在她的小脸和洁白的身体上慢慢淌下时,他粗重的呼吸才慢慢缓下来,又进去冲了个热水澡才睡觉。

    很少有梦的他很莫名其妙地梦到了那个女子,他修长的手指千万遍地抚过她巴掌大细致的小脸儿,最後把她剥的精光,一遍遍狂肆地在她身上发泄著过剩精力直到天明。

    第3章

    早上起来的时候江新月的头还是昏昏沈沈的,林南已经上班去了,他准了她两天假,要她好好休息也好好陪陪他。她靠在床上想著自己昨晚的梦,心里还留有些余悸。

    昨晚她梦到了江雕开,依稀还是他十四岁的模样,稚嫩的一张脸,眼底都是冰冷,他手里拿著一把水果刀,毫不犹豫地刺向她,她身子一抖醒过来。她的手还捂在腹部上,手心里满是汗。她的背後贴著林南宽阔的胸膛,他总习惯性地搂著她的腰睡。觉轻的他也跟著醒了,柔声问她怎麽了。

    她摇摇头往他怀里缩了缩,不想打扰他的睡眠,只是她再也没睡著,脑子里一直在胡思乱想。

    她已经有多久没有回父母家了?有多久没有见到江雕开了?久的她几乎都忘了有多久了,所以她梦里还是江雕开十四岁的光景,其实他今年已经十六岁了!父母催了她好几次,她总是以忙碌做为借口,是真的那麽忙吗,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只是在逃避。

    也不是不关心江雕开,他毕竟和她流著一样的血,她总会在电话里向父母了解他的情况,父母的话千篇一律,他很好,很乖,让她放心。开始她还信,可是母亲的口气太过逼真她反而有点怀疑了。打电话给班主任,班主任的口径与父母完全不一致,江雕开在老师眼里是个让人头痛的孩子,她担忧,踌躇著要回去,却总一拖再拖。

    “其实单亲家庭青少年犯罪率一直居高不下,深层原因主要有两个,一是父爱或母爱的缺失,造成孩子的性格缺陷;其二,父母与孩子缺少交流沟通,致使亲情缺失……”。林南说过的话又适时地在她耳边响起,像是给她心里来了重重的一击,她迅速地站了起来,迅速地穿衣收拾行礼,她决定-----回b城。

    a城距b城大约有四个小时的路途,坐上车她才给林南发了条短信,林南的电话很快过来,她只是说想父母了,要回家看看他们。透过玻璃窗看著沿途的风景,她的心杂乱而彷徨,每次回b城,就要见到江雕开的时候,她都会有种微微的恐惧,见到他的第一句话要说什麽,他见到她会是什麽反应……想这些无谓的问题想的头痛,手心也紧张的冒汗。

    江新月突然回来给了江父江母一个很大的惊喜,江父笑呵呵地接过江新月手中的行礼,江母则埋怨,“你还知道回来呀。”

    江新月探头向屋里看看,“小开还没放学吗?”

    “还没到时间呢。”江母说著把江新月拉到沙发上坐下,左看看右看看直说瘦了瘦了。

    江父也说,“这丫头怎麽知道回家了?”

    “想你们了嘛。”江新月撒娇,忍不住看看客厅里的座锺,都六点了,现在放学要这麽晚麽?和父母聊了几句,她下楼去买西瓜,她记得江雕开最爱吃西瓜。

    买了西瓜正走著,突然身後传来“嗡-----”的响声,她急忙跳开,但躲的还是有点晚了,身後的摩托车擦著她的手臂飞过去,手里的袋子掉在地上,西瓜摔的稀烂。

    “喂----”气急败坏地嚷,却只看到一个穿白色t恤的背影,那摩托车一眨眼功夫就不见了。她只能自认倒霉,拎著烂西瓜回家,江母给她开门,一看她手里的西瓜,“这--这是怎麽回事?”

    江新月裂开嘴干笑两声,“我不小心摔碎了。”

    “你呀。”江母点了下她的额头,“真是,说你什麽好,就让你买个西瓜你还给我拎回个烂的来。”

    正说著,门铃响了,江新月心一提,江母去开门,门开了,江新月愣愣地看著进来的少年。眼熟的白t恤,前心後背有个磨沙的超个性的骷髅头,那个骷髅头刚刚还让江新月在气愤地惊鸿一瞥中打了个冷战,现在又大摇大摆地在她眼晃著。那个人居然是江雕开!

    她疑惑了,有点不敢相信走进来的有些陌生的少年是江雕开。他什麽时候长成这麽高?这麽帅?这麽健壮的?在她印象中那个子稍矮於她,满脸青涩的小男孩哪里去了?而现在眼前这个少年,高高壮壮,白t恤破仔裤,简单颓废的装扮却挡不住张扬的青春、明朗和骨子里的冷酷。

    “爸,妈,我回来了。”少年漫不经心地说著,用眼尾扫了一眼江新月,就径直冲自己卧室走去。

    “小开,没看见你姐回来了吗?”江父有点不悦地提醒。

    “哦……你回来啦……”少年没有转头,状似敷衍地说了一句。

    “砰!”一声,少年甩上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