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官家嫡女》正文 彭家二三事

作品:《穿越官家嫡女

    吴莲虽然是庶女,但是从出嫁到回门,应该有的风光礼数是一样不差的,吴宪跟刘氏无论对彭暮春有什么样的看法,脸上都是不显,岳父岳母应该做的,应该说的都是一样不差的,彭暮春半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他现在住着吴家的宅子,用着吴家陪嫁的家人,虽然因为宅子不大,大哥大嫂来看了一圈因为惦记自己家的田,没呆多久就走了,二哥二嫂也说不会久呆,但是他们小两口外加自己的父母老两口住起来还是非常舒服的。

    彭老爷子、彭老太太既能使奴唤婢,又有懂礼的媳妇服侍,很是过了一把老太爷、老太太的瘾。

    只是老太太见家里的仆人也穿绸挂缎,最差的仆妇也是穿着松江布的棉衣,颇有些看不惯,因为是来的时候从吴家呆来的,也就只是叨叨了两句罢了,又让厨房每日只给仆人吃青菜豆腐,惹得在吴家呆惯了的仆妇下人,颇有些不满。

    吴莲本来觉得自己应该管家,可是一见婆婆指手画脚,也就不说话了,但是她的陪嫁婆子可不管那个,故意在院子里大声地说着:“这可四九城也没这样的主家,整日青菜豆腐还不管饱,说出去要让人笑掉大牙。”

    彭老太太本是农村老太太,最不怕的就是吵架,当下从屋里出来了,“呸!不过是个当奴才的,还要好酒好肉供着不成?我养只猪也不过是喂米糠、豆饼!整日不干活就知道扯老婆舌的,倒要吃好的!”

    “哼!没本事使奴唤婢就回乡下住茅屋去!在这里摆什么老太太的谱!”那婆子对着青砖地用力吐了一口吐沫。

    “我有个好儿子!我儿子是做大官的!你们家小姐上赶着嫁我儿子的!”

    “这进士三年一科,二甲第二名说起来风光,不过是七品芝麻官!在这京里大风吹掉个牌匾砸死三个人,里面倒有两个是七品的!”

    吴莲听她越说越不像话,连忙喝止,“焦嬷嬷!你住嘴!”她又赶紧向彭老太太福了一福,“老太太您息怒。”

    彭老太太听她这么一说,顿时觉得自己高贵起来,“哼!当人家儿媳妇的要守本份!别以为是千金小姐我就治不了你。”

    “是,全是媳妇的错。”

    “还愣着干什么,快去看看我要吃的油饼烙好了没!这本是你应该干的活,结果啥啥都不会,就会绣个花,难道你娘家要陪送那么多闲人养你。”

    吴莲虽然生母早亡,又是不受重视的庶女,在吴家却也是金尊玉贵似的养大,吴家规矩大,仆妇们就算背后说她是面团性子,可也不敢当面欺负她,如今被人这么嫌弃,吴莲的眼睛立刻就红了。

    “老太太你说话可别亏心,我家姑娘自幼娇养,可也不是什么都不会的,只是这大家有大家的规矩,哪有官家娘子下厨烙油饼的?”已经做了媳妇子的彩云赶紧扶住了吴莲。

    真没见过这样的老太太,吃媳妇的喝媳妇的,自己儿子的前程也要指望着媳妇的娘家,却敢当着媳妇的陪房们给媳妇没脸。

    “真的是反了!反了!一个个的奴才都造反了!我不呆了!不呆了!老二媳妇!老二!你们快来啊,有人欺负你们老娘!”

    彭家老二两口子正在屋里一边偷吃烧鸡,一边商量着到底回不回乡,在城里呢,住的屋虽不大,但是处处精致,老太太把持着家里不让买鸡鸭鱼肉,他们偷拿宅子里的摆设去卖也能换钱买烧鸡吃,可是乡下毕竟有屋有田,最让他们在意的是彭暮春中举之后投来的田。

    “还是老大精,先跑回去了,那些投田的上收息怕是要让他们独占了。”

    “嗯,庄户人还是田靠谱,我们跟老三要点银子买些个地,再分点投田,挂在老三名下又不用交粮纳税,回乡下吃香的喝辣的岂不更好,我也不用整天看老太太的脸色。”

    两口子正说着呢,就听见老太太嚎上了,两个人一抹嘴,一个人拿了一把扫地的扫帚就冲上来了,“谁!谁欺负我娘!”

    吴家的陪房一看事情好也都一拥而上,拿了家伙跟他们对恃,老太太一看吴家的人人多势众,怕自己讨不着便宜,当下就坐到了地上。

    “哎呀我的天啊!我好命苦啊!儿媳妇指使着下人打婆婆啊!要遭天打雷劈啊!”她这么一嚎,吴莲立刻就跪下了。

    “婆婆,您这么说让媳妇可怎么办好,你们都给我退下。”吴家的人一听吴莲这么说,都拿着家伙退下了。

    吴二嫂也是个精的,她从吴莲进门就瞧吴莲不顺眼,一个小姑娘家家的,穿的是光鲜的绸缎、织锦,外面套的披风都带着几寸长的毛儿,她虽不知道叫什么,也知道是好东西,穿金戴银挂珠又光宝,那脖子上的金锁足有三两沉,也不嫌坠得慌!

    自己家的儿子看上了一把住了要,她却推说这是长辈所赐,生下来就戴着的,不肯给,小气得很,后来虽然给了儿子一个金牛,可是她怎么看怎么觉得像是假的。

    “婆婆,他们城里人都欺负人,咱们不在这儿呆了!”吴二嫂扶了老太太起来,就往屋里去,“等三小儿回来,让他好好替您出气,这媳妇就是打天不打上房掀瓦。”

    吴莲跪在地上默默垂泪,根本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要被婆婆这样的为难作贱,仆妇有错不懂规矩,也没见谁家老太太跟仆妇对骂的,她原本已经等着老太太发话把那婆子拉下去打板子了,结果却是这样的。

    现在她也不知道是陪房们的错还是老太太……有错了。

    只盼着相公早点回来……一想起温柔体贴的相公,吴莲不由得羞红了脸。

    彭暮春回来,老太太果然在彭暮春跟前哭诉了一番,“你那败家媳妇,养了一帮的闲人,又要吃好的又要穿好的,一个个扫地的婆子倒比我看起来还像老太太……”这倒不是夸张,彭老太太在乡下住了一辈子,长得本来就比城里同龄的老太太老,人又晒得黑,举止也粗俗,穿的衣裳虽然是好料子的,可是就是像是偷的,脑袋戴满了金攒子,跟吴家陪房里的体面婆子一比,也是乡下人。

    “唉,娘啊,谁缺你吃的了还是短你穿的了?现在咱们吃的用的全是你儿媳妇的陪嫁……”

    “她是我儿媳妇,她就应该供我吃喝!她人都是咱们家人了,东西自然也是咱们家的!”

    “娘,你这么说儿子要被人笑话的。”彭暮春虽然也是乡下出身,却也是在书院里念过书的,现在又在翰林院,一般人家的规矩他还是懂的,本来他就怕错了规矩让人嘲笑,没想到自己的娘却处处拆自己的台。

    “笑话?谁敢笑话我儿子!我儿子是堂堂进士!”老太太觉得进士那是相当的了不得了。

    “娘,这京城里不缺进士,跟我同科的有好几个还在京里呆着等着授官呢,就算是捧着银子都不知道往哪里送。”

    “哼,你别唬我。”

    “娘,你知不知道吴家是什么样的人家?”

    “不就是个通政吗?才四品,比你大三级而已,我儿子以后是要拜宰相的。”

    “皇上的亲弟弟安亲王,那是你媳妇的亲姨夫!原五城兵官司指挥,现西山大营把总雷大人那是你媳妇的亲姑夫!这两个都是跺一脚四城乱颤的人物,更不用说你儿媳妇的亲爷爷是当场太子太保,一品大员,你儿媳妇的外公那是前任首辅刘太师!”

    “不过是个小老婆养的。”彭老太太撇了撇嘴。

    “小老婆养的也能大老婆养的用!那也是尊要供起来的佛!娘啊,你可别再为难儿子了,您要再这样我就把您送回乡下去了。”

    “哎呀!我怎么这么命苦啊!儿子娶了媳妇……”她的后半句还没说,在一旁听得明白的彭老爷子过来了,上来就给老太太一个窝心脚。

    “好好的日子不过你做个屁!”

    老太太嗄地一声儿没音儿了,“我这不也是……”

    “你再说……你再说我踹死你!几天没打你不知道自己姓啥了是吧?”彭老爷子虽然听不大懂儿子的话,可是儿子列的官衔他听懂了,皇上的亲弟弟啊,那是什么样的人物啊!在戏文里那都是上打昏君下打谗臣的,还有什么太子太保他没听懂,一品大员他听懂了,一品啊……他是个种田的也知道背靠大树好乘凉,自己的败家老婆子却跟自己乘凉的大树过不去,不是找死吗?

    彭暮春看自己的爹发话了,知道自己的娘不敢乱来了,“娘,以后你就好好在后院呆着,家里啥事也不用你管了,我二哥二嫂就让他们回去种田吧,他们在城里家里的猪谁喂啊!大嫂还要看三个孩子呢。”

    说啥道理也不如家里的猪重要,老太太想想还是觉得让二儿子两口子回去对。

    彭暮春又找了二哥,拿了十两银子给二哥,让他们回家修屋,又许了几十亩投田给他们俩口子,总算把他们打发走了。

    刘氏边听秦普家的学彭家的事边乐,“这个彭暮春有点意思,总算是中了进士的,知道眉眼高低。”

    “可不是,他还当着三姑娘好一通赔罪,又把家里的钥匙都给了三姑娘,三姑娘这回只需要晨昏定省,就可以回屋做自己的事了。”

    “嗯,若是能长久如此,倒是好事。”刘氏点点头,“那个二妞呢?”

    “听说是又跑了……不过也有说是投了井了。”

    “唉,是个苦命人……”刘氏叹了口气,又把手里的念珠转了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