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番二152:大神的兔子很凶,纵容“犯罪”

作品:《宋风晚傅沉

    魏三十八就算火上心头,也没敢甩开傅欢,她也是无辜被波及,要是甩开磕着碰了,回头陈妄怕是能剥了自己的皮。

    “你先走,这里的事你别管了,你也别劝我,他今天就是故意找茬搞事情。”

    傅欢抿了抿嘴,“我没打算劝你。”

    魏三十八刚才心底还烧着一团火,被她这话说得一脸懵,一时都忘了自己该干嘛。

    “我有几句话想和这位肖先生说。”傅欢直接走到了前面,几乎是挡在了两人中间。

    肖乃文原本就想着把她逼走,最好是气哭才好,毕竟长得文静,有些女生就是急红了眼,自己气哭了,也不敢在外面发脾气和人呛声。

    傅欢忽然站出来,他着实有些意外。

    难不成是准备做圣母,当和事佬?

    可他真的错估了傅欢,因为面前这个小女生接下来说的话,真是在往他心口扎刀子。

    “我百度过你的资料,你最辉煌的时候,排名进过全国前十,你知道为什么排名这么靠前,却无人喊你大神吗?”

    “就算是排名前五十的,也有人称呼为神,可为什么就没人这么喊你?”

    “因为即便你棋力精湛,可自私狭隘,心太脏,有排名有地位,却没有神格!”

    “赢了棋,输了人品,你这辈子都比不上陈妄。”

    她声音不轻不重,甚至带着一点笑意,看他的神情,更是轻蔑不屑,完全不像是刚才人畜无害的小白兔。

    “你……”肖乃文许是没想到傅欢这么大胆,毕竟自己也是个男人,正常小女生总是趋利避害,不想惹事,像她这么迎难而上的,的确不多。

    “就拿这个来说吧!”傅欢伸手指着房间里的一张宣传海报,那上面只有陈妄和肖乃文两个人。

    “这只是人家公司宣传搞噱头,才把你们两个人安排在一起,你不会真以为自己现在的有资格和他通常竞技吧?”

    “刚才的比赛,不过是热身友谊赛,算不得什么,你就是赢了一百场又怎么样?有本事正式大赛上赢他一场啊。”

    “我记得当年你就是因为挑衅动手才被禁赛,过了这么多年,你好像胖了不少,这些年吃得东西,光长身子,没长脑子是吧。”

    屋内这些人,紧盯着傅欢,震惊,不可思议。

    饶是在群里聊天,她发的信息都能看出,这是个很乖的孩子,突然发作,皆是没回过神。

    而且字字句句,完全是诛心之词,往肖乃文心口上撒盐。

    “你这臭丫头,你说什么?”肖乃文瞠目看她,被她一席话说得一丝语塞,他并不是个能言善辩的人,心底怒火中烧,脑子都嗡嗡作响,更没法组织语言了。

    “你也说了这里是棋手的休息室,你这种因为禁赛退圈的人,也配称之为棋手?”

    “你这种人都可以待在这里,为什么我不能来,再说了,我大大方方,凭什么就要让你说三道四!”

    “自己思想龌龊,还把别人想得这么脏。”

    不配称为棋手,这对任何一个下围棋的人都是致命一击。

    禁赛就是肖乃文心口的一根刺,而傅欢却此时却生生把这根刺扎得更深了,恨不能踩上一脚,彻彻底底的将这根刺钉在他身上。

    魏三十八都懵逼了,他还想着,傅欢如果劝和,肖乃文再咄咄逼人,他就真的不能忍了,怎么都没想到,短短两分钟,肖乃文已经被说得面色通红。

    一个大男人,愣是被逼得浑身发颤。

    真不愧是大神家的兔子,很凶!

    逼急了,也是会咬人的。

    他偷摸拿着手机,不停给陈妄发信息。

    ……

    他甚至偷摸打了电话过去,可无人接听。

    “我本来已经给了大家台阶,你却不愿意下,非要紧逼着我一个小姑娘,可能对你来说,针对我一个弱女子,能让你有成就感,可以满足你那点卑微的自尊心吧。”

    众人已经看傻了。

    弱女子?唔?这话此时听着有点怪。

    每个字往他心上扎,这都七窍流血了,还要不断补刀子,很不难把他的心戳成一个马蜂窝,说话也是越来越狠。

    大神家的兔子也太凶了吧。

    肖乃文双手握紧,额角青筋突突直跳,双目被激得赤红,他虽然这些年收敛了一些脾气,可当年既然能被陈妄激到动手,骨子里是个脾气很燥的人。

    此时紧盯着傅欢,恨不能要将她撕碎。

    屋内并没人劝和,本就是肖乃文挑衅在先,傅欢反击也正常,只是……

    肖乃文并不擅长激辩,此时大脑充血,更不知该说什么,此时的情形,就好似是傅欢单方面在虐他。

    就在房间静默无声之时,傅欢看了眼腕表,忽然轻笑一声。

    轻蔑、不屑,甚至是挑衅的。

    她完全就是在模仿肖乃文方才的举动,刻意激怒他。

    而肖乃文也实在没忍住,居然手指握拳,就朝她冲了过去。

    休息室本就不大,两人之间距离也就半米,他冲过来的时候,边上几人蜂拥而上,拦住了他。

    “臭丫头,你再说一句!”

    “你算个什么东西,你有什么资格说这话。”

    ……

    魏三十八刚想把傅欢拉出去,毕竟人已经被激怒了,傅欢毕竟是个小女生,和他硬碰,肯定要吃亏。

    傅欢却一把推开了他,而此时众人也没拉住肖乃文,眼看着他就要落下,傅欢却迎了上去,连眼皮都没眨一下。

    “你若是想被终身禁赛,你就碰我一下试试!”

    她嗓门忽然提高,肖乃文手一抖,拳风都拂起了她额前的绒发,拳头距离她也就两三厘米远,堪堪停住。

    众人这才长舒一口气。

    “我看新闻,你是想借着这次段家的活动,重新回到圈子里的吧,你现在就碰我一下看看,外面媒体记者很多,你想出名很容易。”

    “你要是还有那么点骨气,就动我试试。”

    “只怕你这辈子你都回不到这个圈子里了。”

    傅欢拿捏到了他的七寸,有恃无恐站在她面前。

    两人距离近得,她都能感觉到他周身的怒意,饶是如此她也没后退半分。

    “你之前挑衅,我不作声,那是我心地善良,不想和你计较,可是你一而再再而三这么挑衅,我再退,就不是善良,而是软弱。”

    “肖先生,您比我年长,我本不该说这话。”

    “可今天还是要送一句。”

    “大神那时候说得很对,你不仅嘴贱,心脏,还手残!”

    周围人倒吸口气,还真是敢说啊。

    陈妄当年这话,至今都没人敢再公开说,太腹黑,太诛心,没想到傅欢还故意当着他的面说。

    这是诚心要激怒他啊。

    可肖乃文心底清楚,这个臭丫头就是故意的,这一拳下去,自己是解了气,可自己全盘计划怕是又要被打乱了。

    傅欢见他不出手,轻哼一声,瞬时觉得没了意思。

    “本以为你虽然嘴贱,但有一说一,应该也是个直率有脾气的,现在看来……”

    “也只是个欺软怕硬的怂货!”

    屋内几个人已经听得心惊胆战了,都想喊她亲姐姐了,都这时候,见好就收,别刺激他了行吗?

    就在双方僵持之时,傅欢手机震动起来,她摸出来看了眼,居然是池城的。

    她清了下嗓子,“各位,不好意思,有事先走了。”

    她心底发虚,走得也比较急,和众人打了招呼,就攥着手机急急朝着门口走去,压根没注意有人暗戳戳伸了腿出去……

    稍不留神,她脚下一个趔趄,失去重心,半边身子甩了出去,脚步虚浮,差点就跪在了地上,幸亏是扶住了门框,要不然摔在地上,得跌得半死。

    只是膝盖磕在门框上,震得她半条腿都麻了。

    “……你怎么样?”几人皆吓得心底一颤,过去查看她的情况。

    “我没事。”傅欢扭头看了眼后侧站着的肖乃文,深吸一口气。

    “去看看吧,我看你磕到门框了。”刚才那一下,动静有点大,光是看着都觉得疼。

    “肖乃文,你特么有病吧,你脏不脏!”魏三十八登时怒了,就算没看到他伸脚,大家都猜到了一些,看他眼神越发古怪。

    “我做什么了?”

    “你刚才没伸脚吗?说不过人家就玩阴招,你忒不要脸了!”

    “你看到了吗?”

    “……”

    “在吵什么!”一道洪亮的男声出现,众人瞬时噤声,傅欢抬头的时候,就看到陈妄和他教练已经走了过来。

    陈妄神色仍旧没太大的波动。

    “出什么事了?”教练蹙眉。

    “某人嘴贱就算了,手脚还不干净。”魏三十八冷哼着。

    教练环顾一圈,目光落在傅欢身上,因为她方才伸手揉了下膝盖,咬着唇,脸有些发白,“你受伤了?”

    “没什么。”傅欢并不是个喜欢闹事的人,关在屋里闹腾一下就算了,要是真的惊动媒体,对陈妄也不好。

    “教练,其实是这样的……”有人已经凑过去,将事情和教练简单说了下,陈妄就站在边上,也听了个大概。

    “你们先带她进去,找医生给她看一下膝盖,乃文,你跟我去隔壁!”教练拧着眉头。

    刚才陈妄输了比赛,刚才赛场上,肖乃文说话就有些挑衅,他担心两人共处一室,会发生摩擦,这才故意支开了陈妄,没想到还是出了事。

    肖乃文反正出了口气,没多说什么,进了另一侧的休息室,而教练还没进屋,就看到陈妄快他一步,走进了休息室。

    “陈妄!”

    教练刚要挤身进去,门“嘭——”一声被关上,他下意识要拧动门把手,却发现门内的人动作更快,已经从内侧把门反锁了。

    “陈妄——你小子给我把门打开!”

    教练急眼了。

    陈妄他还是很了解的,平时是云淡风轻的,这要是触了逆鳞,也是个不好惹的人。

    “陈妄,你小子别特么胡来,给我把门打开!”教练教了他这么多年,对他脾气秉性太了解,这次肖乃文怕是要吃大亏了。

    其余几个人站在边上,一动不动,傅欢此时还觉得膝盖钝钝的疼。

    “卧槽,哥不会想对他动手吧。”

    “外面那么多记者,这要是被人知道了,那就完了。”

    “哥,你开门啊,哥——”魏三十八冲过去拍门。

    就在众人着急上火的时候,教练忽然看到了傅欢,“你说两句,你喊他出来,他可能会听你的。”

    傅欢抿了抿嘴,打量着四周,“其实那位肖先生,方才说得一句话,我一直很不理解。”

    “就好像他伸脚绊我……”

    “是不是没人看到,就不算动手?”

    众人瞠目:你这是纵容“犯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