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节阅读_60

作品:《解夏

    经年。

    没有爱人的时候我是怎么过活的,我有些想不起来了。

    我只知道没有小夏的那两年我变了许多。

    我断了与我保持着暧昧关系的那些女人的联系。

    我把天暮宫又壮大了许多。

    我学会了思念

    学会了辗转反侧

    学会了牵肠挂肚

    学会了孤枕难眠

    学会了在暗夜里叹气

    学会了在纸上涂画着小夏的名字虚度光阴。

    我堂堂天暮宫的宫主在学会爱人的一瞬也成了一个悲春伤秋的诗人。

    有时候,我会感叹,原来……我林默然终也只是一个男子。

    可悲,我为什么会爱上她?!

    我有时候真的想不通。

    一点点温暖就让我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真是可悲。

    最可悲的是,真让我回到没有爱她的日子,我却又万万不能。

    是幸运吧?我爱上了她。

    不然,我恐怕还在这世间游荡,永无宁日。

    不然,我还在深锁眉头,以为这世间只有苦没有甜。

    不然,我得在时时的恐惧中一个人踽踽老去,如果有机会老去的话。

    她让我感觉归属,她让我快乐安定。

    真是好,有一个可以爱的人。

    与她在一起的第一次。

    没有爱时只是疗伤的过程,有爱的时候却是让我心慌意乱让我心得意满的融合。

    那一刻后,我属于她,她属于我。

    她很紧张,可我却比她紧张千倍。

    我脑中一片空白,每一下接触都让我震颤不已。

    一边忍不住满足地想叹息,一边又怕她不满意,在脑中极力搜索让女人快乐的方法。

    可我每想起一样都让我更加惭愧,更加悲哀,我在那一瞬,平生第一次自卑起来。

    与有情人做有爱的事,美妙与满足让从前所有的经验顿然失色。

    失明后,我看到的第一缕光,是落在小夏微微翘起的唇上。

    她可真年轻……我当时心里酸酸的。

    虽然之前就知道她的年纪,但真的能看到的一瞬,还是无法抑制地受到了打击。

    知道她是个傻瓜,绝不会想到这方面去,也绝不会因为这个原因而嫌弃我,

    但我还是莫名地难受起来。

    爱上一个人,就会很幼稚地患得患失,我竟也不能例外,唉……

    是她救了我,她变强了

    这些都是好消息,但在我心里却都变成了坏消息

    因为这一切都意味着,她越来越不需要我了。

    我不想离开这个岛,真想永远与她在这里。

    可是……不可能。

    用共生的时候,我一点也没犹豫

    我不是个好人,我可不希望我如果死了,小夏还能快乐地活着。

    既然我爱她,那么,无论生死,她都得陪着我。

    幸好,她也是个傻瓜,她好象根本没想到这上面去。

    终还是要离开,我看着万轻下了船,我的心因为沉重而慢了许多。

    万轻走过来,还是用他千年不变的表情问安。

    不知道是不是我敏感,我突然感受到了万轻对小夏的感情。

    因为……他不敢看她。

    这一瞬,我感觉到了恐惧,好象回到了小时候,因为看到哥哥的尸体而预见自己的未来一样恐惧。

    正文 默然番外(下)

    关于爱情,没有人不贪心。我也一样。

    既然爱了,就要回报,不但要回报,还要全心全意的回报。

    可是,我拿万轻没有办法,看着他低眉顺目,无可挑剔,还真是可恨!

    小夏呢?她爱不爱我?我不敢问,只能暗自揣测。

    她似乎爱我,又似乎所有人都爱……

    有时候,我很怀疑,她这样的傻瓜,到底知不知道什么叫爱?

    为了讨她喜欢,我什么都愿意给她。

    无论是玄天决还是清墨,在我眼里不及她笑颜的半分。

    只要她看着我,无论她怎么样都让我满足。

    走到这一步,我也知道自己已无可救药。

    深感悲哀……

    她怕闷,她要玩,都随她。

    明知所谓的武林大会不知藏有多少腌臜物,也不忍抚了她的意。

    自从那日与小夏一起,在树上监视徐氏母子,感受到那样的温馨甜蜜,

    我已不可能再放手。

    一路北上,从不断的消息看来,事情越来越有趣。

    我不禁勾起一丝冷笑。

    玩嘛,我最拿手。

    熙熙攘攘,无非名利。事势发展再奇妙再诡异,亦不足为奇。

    只有小夏对万轻的态度让我心生警惕。

    疏离得太刻意,温柔得太贴心。

    我不得不时时咬牙,如果她敢背叛……我定会杀了她!

    不过……在这之前,也许我应该生一个与她血脉相连的孩子。

    其实,我很不喜欢孩子。

    我自己就是从可怕的孩子终于长成了一个可怕的成人。

    可今次,却因这么一个小小的念头,我一夜之间变得柔软。

    只要想象着能够看着一个小小夏在怀中一点一点长大,就忍不住嘴角的微笑。

    那几夜,我几乎是带着虔诚的心求欢。

    求得欢愉无数。

    于是,我如愿的怀孕了。

    虽然在这个时期怀孕,颇不应景,但无妨,我只要我想要的。

    怀孕是件很痛苦的事。

    我变得脆弱,变得不冷静……

    我抱着胎衣果,几乎是瞬间失去自信,我怕我保护不了我的小夏。

    我无奈,我希望小夏能保护自己,不是武功,而是心智。

    想在这个江湖生存,武功倒在其次。

    这世上有太多可以利用的东西。

    除了天暮宫,还有感情。

    亲情,爱情,友情,全都可以出卖。

    武林大会上,你方唱罢我登场,

    一幕一幕,陈年旧事,爱恨纠缠,精彩纷陈。

    如果小夏不在其中,我一定高声喝彩。

    某些方面看,罗舒与我很象。

    能忍,能狠,够无情,看他对那个叫于玥的徒弟的态度就知道。

    除了小夏,他谁都不会放过,自然也包括我。

    我安静地喝着加了料的粥,

    与毒药比起来,饥饿对于孕夫来说更可怕。

    更何况还有虞浅允在我们手上呢?

    罗舒有一个弱点,一个很明显的弱点。

    有弱点的人很容易被打败,任何与弱点有关的事都会让罗舒被蒙蔽。

    只要小夏想得通,罗舒我一点都不担心。

    我对万轻说:“保护小夏,其它次之。”连我也次之。

    万轻没有犹豫。

    所以,他卖了天暮宫,他卖了虞浅允

    终借了武南的武装势力,一把大火把晓药山庄烧成了废墟,

    我们自由,我们一夜之间一无所有。

    我没所谓,天下一切都不过唾手可得的玩物。

    不担心财富,不担心武功,我只担心对我又喜又恼的小夏。

    小夏喜欢我,我感觉到了。

    她为了我受伤受困,不顾性命,我很欢喜。

    小夏讨厌我,我也感觉到了。

    她不接受我事事谋划,事事有动机的生存方式,

    她简单惯了,她怕我骗她。

    我想大声说:“我永远不会骗你!”

    可是我说不出口,因为现在的我不想骗她。

    她感伤,她郁闷,她有点失望,

    但她还是好好地照顾我,一切都以我为先

    我心中又痛又喜

    唉……我的小夏就是这样的心软,我怎么就爱上了这样心软的她?

    远处海浪声声,大呼小叫,看着带着女儿钓鱼的小夏,

    我心里有无数想说却总也说不出口的话:

    对不起,小夏,

    我还会骗你,很可能一辈子有很多事都要骗你

    我还是会事事谋划,事事有动机

    我无法做一个与你一样简单清白的人

    我努力钻营让你一直简单清白,不被污染

    我使尽手段让你爱我,没办法离开我

    至于万轻……

    我不动,我倒要看看你如何回报我的爱

    我永不会与你一样

    我就是我

    哪怕我骗你,我也一样爱你。

    这句话,没骗你。

    『全书到此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