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节阅读_45

作品:《田箩姑娘

    田箩无语地看着面无表情的尤殿。反正,露脸的又不是自己。

    尤殿眯着眼,恶狠狠地盯着那张内页里的图:“我要并购这家不知死活的媒体,改成儿童刊物!”

    田箩顺着他的目光,看了一眼杂志名称,正好跟蒙可哭死哭活说要尤殿和谐掉的是同一家,倒霉的x周刊啊,难道,是蒙可怨念的诅咒?

    此时的蒙可,还躲在自家的豪宅里,哭得两眼红肿地拿着过期的x周刊诅咒:“md,x周刊,老娘咒你一辈子给小屁孩写鸟故事!永世不得翻身!”

    最后的番外

    “luli,别臭着脸了,楼上会议室马上就要散会了,你再不准备好,一准给新领导留的印象不好。”同事抱着大堆的文件经过luli身边,看她还坐桌子前两手托着腮闷闷不乐呢。

    luli闷闷的站起身,随手抄起桌上的传真。这传真是国内专程赶在周末假日结束前传过来的,还打了电话特地吩咐了人接收,再转交到她这儿,内容详细具靡地记载了她的新上司莫参赞的个人喜好及需要。

    喜欢喝绿茶很少喝咖啡、习惯用手帕不用纸巾、办公室一定要放绿色植物、文件需要摆在他桌面的左上角而不是右上角、写字只用x牌的签字笔不用办公水性笔、每天早上要在桌面上给他放一只苹果,一般事务性的应酬尽量少安排在晚饭时间……

    洋洋洒洒好长的一份,最后用括号注明了,如有不尽之处请多关照。

    多有爱的传真啊,都详细成这样了,还能不尽?这莫参赞,得是多挑剔的人啊!

    luli又开始怀念起退休的老上司了,每天领着她加班加点兢兢业业,把全身心投入到事业里,常常连开会都忙得忘记打领带,或者西装袖扣掉了也不知道。

    所以说,国内过来的,果然尽是些恶习难改享受惯了的主。这人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luli一脸认命地开始泡绿茶。心里忍不住的抱怨,她好歹也是专程被借调来的高翻,是来协助高难度工作的高翻!又不是私人秘书,凭什么要帮这种好逸恶劳的上司当佣人?

    端着茶轻轻地敲了敲办公室的门,里头很利落的一声:“请进。”luli面无表情,把茶给放桌上了。桌子那端的人抬起头,露出极其职业的笑脸:“谢谢。”看了一眼杯子,似乎对茶颇为满意。

    luli却并不出去,指着桌面左上角自己昨天花了一整天的时间才从老上司堆得乱七八糟的公文里找出来整理好的大叠文件:“莫参赞,这些都是急件,实在不能再拖了,麻烦您优先花些时间处理。”眼角余光偷偷瞄了一眼小几上备的水果,提醒提醒也好,省得光知道享受,不懂得要工作。

    桌子后头的人一边点头,一边站起身,开始往衣架上挂西装,还很认真地把微微的皱褶都拍平了。

    “莫参赞,您记得,是急件啊。”luli不放心地又提醒了一声,见他依然点头,才终于无奈地退了出去。

    看来,以后自己可有得忙了。每天要照顾新上司莫名其妙的习惯,他态度又这样的懒散,心思也不在工作上,以后凡是工作上的事,怕多数都得靠自己了。

    坐回位置上,开始很认真的核对老上司留下来的文件,老上司爱犯一些语法上的错误或拼错词汇,所以每每文件他改完了,自己总会帮忙再校对一次才放心。

    刚改完一份,桌上的电话就响了,新上司的语气颇四平八稳:“luli,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看吧,早预料到了,肯定哪个文闹不懂了。luli答应着,特地从抽屉里翻出词典,夹胳膊下带了进去。

    新上司这次头都没抬,指着桌面上右上角的文件:“那些,我都看过了,签了意见,拿出去吧。”突然像想起什么似的:“以后需要我看的,放桌子左上角,右上角的,就是我看过,你可以直接拿出去。”

    luli愣了愣,这可是堆了整整一周的公文呢。就算是熟门熟路的老上司,不加班加点个两三天,也不可能一下处理干净了。他肯定,根本就没认真看!这人,怎么可以这样!

    luli有些愤怒,忍住了,伸出两手去抱桌子右上角的公文,顺手把词典给放桌面上了。新上司这才拿眼角余光瞄了一眼词典,笑了:“有心多看看是好事,以后,别老范同样常规的错误。”重新低头做认真工作状。

    luli用眼神秒杀了新上司两秒,才不情不愿地抱着公文回来,有同事老远见着,就冲了过来:“哎,luli,咱部门送过来那文批了没?压着好一个星期了。”从她手里翻出一份,顺手翻了一下:“哟,真批了。啊,你们新上司真本事,这样小的词汇不当,都帮忙改了。”挥了挥手里的文:“谢谢啦。”

    luli回到座位,认认真真把新上司批过的文,都翻了一遍,发现每一份,所有的错字和小错误,都被小小黑黑的签字笔细细地改过了,批复写得整洁而流畅,根本挑不出错处。

    想起他办公室案头上迅速减少的左上角和迅速堆高的右上角,忽然觉得那效率,不是乱七八糟堆满了文的老上司能比拟的境界唉。

    中午解决了午饭重新回到办公室,luli才反应过来,似乎莫参赞办公室的门,一直都没打开过。赶紧重新冲了绿茶端进去,发现他正一手握着一只啃了一半的苹果,一手在给身后庞大文件柜里的文件归类。

    刚归出来的那一半,书籍被码得整整齐齐,文件夹统一变成了一个颜色一排的色系排列。见着luli端茶进来,又露出了同样职业性的笑容:“谢谢。”指了指文件夹:“我发现,其实这里挺规律的,比如对外办,爱用黄色的文件夹,我们处的,则都是蓝色的。”

    luli觉得心头一热。这个归类法,她和老上司建议了无数次,老上司却从来记不住。

    “莫参赞,您别忙了,我来吧。”luli这一次,主动挽起了衣袖。

    新上司看了她一眼,没有推辞,重新回到办公桌前坐下,开始对着电脑打自己的文件。luli偷偷的瞄一眼屏幕,只觉得他指尖飞快,用词稳妥流畅。

    直忙到傍晚,接待办来了人招呼,说有公务晚宴,务必正装出席。luli急急忙忙跟新上司请了假,说要回去换衣服,新上司点点头,极其和蔼:“别急,我等你到了,再一块出发,要迟就咱们处都迟到些呗,反正我第一天上班,准备不充分相信也值得原谅。”说着从办公室的衣柜里,取出一套笔挺的正装,搭了领带,认认真真地开始选领带夹。

    luli换了正装,再次赶回到部里的时候,大老远,就见着站在商务车边上,一身笔挺正装,整洁而一派风采照人的莫参赞。似乎本来就是如此悠哉从容,一整天的忙碌与繁复异常的公文,从来,就没有出现过一般。

    突然发现,原来,她的新上司,是长得如此体面的一个人啊。

    luli下了车,往新上司身边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走得太急的关系,只觉得心脏,控制不住地,越跳越快。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