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节阅读_31

作品:《抽风女皇传奇

    细一看,却是小影子和季度。

    “你们——”怎么打起来了?我疑惑地看着他们。两个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冷性子嘛,怎么也会冲突起来?天那,我这后宫到底啥时候会有个安宁啊。

    “你休想独吞!”季度一句话没说完,脚尖轻点,剑势如练,整个人射像小影子。

    “我赢了就是我的。”小影子也不甘示弱,鬼魅般地闪躲,拆招。手上的剑与极度的剑撞在一起,发出叮叮当当的脆响。

    然后就看他们一边打一边吵。过了好一会儿,我才弄懂到底是怎么回事。

    敢情这俩家伙中午打牌时做了手脚,貌似是季度把小影子需要的牌给了他,所以小影子牌才会奇好的说。

    而我们当时都忙着看小诺的“出色牌技”,自然没看到他们这两位高手出老千的快动作。

    但现在的问题是,小影子拿了八音盒不肯分给季度,自然引起了季度的不满,于是就乒乒乓乓打起来了。

    我汗……连最冷漠的两个人也能打起来,天啊!

    俺这后宫,可啥时候能有个安宁啊啊啊啊啊啊——

    番外:风之恋人(彻底完结)

    “容若,你真的不跟我回去吗?”南部边境,我定定地看着前来送行的玉容若。

    当初在中土城那温存一夜之后,因为战争耽搁了我去查明真相,但是到一切都平定下来,我还是忍不住去问了白兰棣,当然,其实也不过就是将心中的设想证实一下而已。

    对玉容若,我除了愧疚外,更多的是欣赏。欣赏他这样风样的性子,为了自由,为了理想,什么都不在乎,只是执著可追求着他渴望的自由,实现他立下的志向。

    洒脱如风,说的,就是他吧。

    翻身上马,动作一气呵成。玉容若一勾嘴角,不答反问:“后宫,有多大?”

    问得没头没尾,但我还是懂了。他,最终还是选择了他的理想,他的自由。他要的,是无拘无束的生活。而我可以给他一切,给他天下,却独独给不了他这样的生活。

    眯着眼看向远处的沙场:“那,我走了。雨飘早已臣服多年,不用这样辛苦地终日镇守的。”

    玉容若轻轻一笑,风一般地潇洒,举手投足之间,又有着说不尽的豪迈:“人各有志。纵横沙场,就是我的理想。驻守边疆,是我的使命。”

    “如果,如果我收回当初的旨意,召你回宫呢?”我急急地说。

    “那结果……你知道的。”玉容若朝我灿然一笑,策马而去。

    望着那远去的背影,我幽幽叹了口气。

    是的,他是天生的雄鹰,他需要翱翔的天空;他是奔腾的骏马,他需要广阔的草原;他是个风一样的男子,他需要一块能够实现他梦想的地方。

    后宫,对他而言,只是华丽的鸟笼吧。

    释然一笑,我牵马离开。

    那群避开我们说话的随从远远的瞧见了,也一语不发,默默跟我离去。几年了,每年这个时候陛下都会来看玉大人一次,而每次都是这样的惜别场景。

    风兴帝国大事年表

    当年风兴国接得雷国投诚书时,风兴女皇风紫落建立风兴帝国,改国号华新。

    华新元年,雨飘国投诚,雨飘女皇自愿削去帝号,每年进贡大量财物,俯首辰臣。雨飘国在政治上失去了自主权,并军队被勒令减半。

    同年下半年,皇长子风肆墨诞生,举国欢庆。

    同时女皇陛下宣布废除男子不能为官的禁令。一时之间,男子从文从武者,比比皆是,这让风兴帝国一时之间出了好些男子豪杰。

    华新二年,帝君怀孕,搞得整个风兴帝国都在疯狂下注,赌帝君会生个皇子还是皇女。当然,偶尔也会有赌坊给出奇形怪状的第三第四选项。没办法,这抽风女皇实在太雷人,在她身上,发生啥都不希奇。

    华新二年底,帝君果然生了个让赌坊赚大了的家伙——一对龙凤胎!

    华新三年,德君殿下生下皇次女。

    同年,雅从君生下皇三女。

    同年,……

    华新七年初,边关镇南大将军玉容若大人回京。

    同年底,多添了位十一皇女。只是街坊巷里都在揣测这十一皇女的生父到底是哪位皇夫。毕竟昭示第一次出现了语焉不详的情况。

    华新八年,玉将军南征,拿下雨飘。而玖相早在献上雨飘之后便已携着夜枭不知去向。

    华新九年,……

    ……

    我们的故事还在不断继续,不是吗?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