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节阅读_78

作品:《红岩

    光一闪,忽然照见了前面正在登山的人影。“站住!

    开枪了!“几个特务狂叫起来,可是不敢贸然追来。”砰!“”砰!“几颗子弹,从耳边飞射过去。刘思扬不管这些,紧紧抓住岩缝里的草根,向上攀登。阵阵午夜的山风,带着雾气,吹拂着火热的脸,一霎时,刘思扬忽然强烈地感到自由的宝贵。用自己的手打碎铁牢,用自己的脚冲出魔窟,呼吸着山野清凉的露气,自由眼看着就要回到戴惯镣铐的身上,尽管枪声愈来愈密,不断地追击着。

    刘思扬正要跨过一丛荆棘,忽然间,不由自主地啊了声。“你怎么了?”齐晓轩立刻搀扶住他。

    刘思扬没有回答,他的手慢慢移近胸口,触到了一股热呼呼的液体,身子略微抖了一下,可是,他立刻想起了成岗,老许,江姐,想起了许许多多不知下落的战友,还有那共同战斗的孙明霞……荆棘刺破了他的囚衣,齐晓轩的手臂扶着他躺倒下来。刘思扬难忘成岗跨出牢门时高呼口号的情景,他也渴望大声呐喊。可是,他不能高呼,不能在这时候暴露尚未脱险的战友们。他只重复地低声说道:“快走,快走,不要管我……”他的手,在黑暗中摸索着,终于把一支钢笔递到齐晓轩手里。“这是老许……的遗物……用它来……写……

    写……“

    隆隆的炮声似乎愈来愈近。刘思扬躺卧在血泊中,望见了山那边熊熊的火焰,来自渣滓洞的火光,一阵阵映红了他苍白的脸。他仿佛听见,从那烈火与热血中升起了庄严的高歌……刘思扬的嘴唇微微开合,吐出了喃喃的声音——同志们,听吧!

    像春雷爆炸的,

    是人民解放军的炮声!

    人民解放了!

    人民胜利了!

    我们——

    没有玷污党的荣誉!

    我们……

    齐晓轩眼泪纵横,默默地把刘思扬正在冷却的手轻轻放下。这时,半山下的公路上,突然闪亮出车灯,刚才听见的车声,现在变得十分清楚了。几辆卡车迅速地转过山坳,开到白公馆前面,骤然刹住,从渣滓洞转来的特务,纷纷跳下车来。齐晓轩站起身来,快步向前走去。

    前面,耸立着一座巨大的悬岩,队伍正停留在悬岩之下。“就从这里上去……”齐晓轩听出了在前面开路的老袁的声音:“敌人的警犬爬不上悬岩!”

    老袁领着队伍走的,正是一条早已选定的道路。

    前面的人,互相攀缘着肩头,抓住石壁上的岩棱,困难地攀上去了,最先爬上悬岩的战友,站到悬岩边,抛出长长的布绳,拽拉着岩下的成群战友。

    白公馆附近的探照灯突然亮了。强烈的光柱扫过山头,追寻着越狱的人。

    “快!”悬岩上的人催促地喊。

    猛然,探照灯扫过悬岩,光柱一闪,慢慢滑了过去。可是那狞恶的强光,很快又转回来,死死罩住这片人影重叠的悬岩。

    “站住!站住!”山下,成群的刽子手狂呼大喊,顺着灯光,向山上猛扑。几挺机枪,朝着探照灯指示的方向,对准悬岩开火。

    “达达达达……”

    流星一样的弹雨嘘嘘地响,碰击在岩石上,石屑飞跳,火光四溅。

    探照灯突然移向悬岩下的人群。

    “达达达达……”

    一串串曳光的子弹,碰溅在岩石上。

    岩下的人影渐渐减少,最后,只剩下两个人了。胡浩忽然问道:“老齐,刘思扬呢?”

    齐晓轩没有回答,脸上毫无表情,身体在弹火中忽然晃动了一下……布绳冒着弹雨,从岩上垂下,焦急的声音正在催促。齐晓轩挥手叫胡浩上去。但是两眼凝泪的胡浩,固执地说:“你受了伤,你先上!”

    弹流不断嘘嘘地射在身边,石屑溅在齐晓轩脸上,血流出来了。他无言地抓住布绳,奋力攀上悬岩。

    布绳再次垂下,胡浩抓住布绳,蹬着岩石,跳离了地面,正在这时候,袭来一阵猛烈的弹雨,胡浩两手一松,便从岩上摔下。他挣扎着又站起来,重新伸手去抓布绳。他的手尚未触及布绳,便听见背后几声嘶吼。回头看时,一头凶恶的狼犬,从黑暗中冲出,尖锐的牙齿,闪着死亡的光,对准他的咽喉,猛扑过来。胡浩不敢迟疑,马上举起手上的匕首,略微蹲下,雪亮的刀刃,迎面插进了扑上前来的狼犬的胸部,狼犬嚎叫一声,带着嵌在肋骨里的匕首,翻滚下深谷去了。胡浩马上转身,抓住同志们递给他的绳索。

    “不准动!”

    一支手枪,抵住了他的背脊。

    胡浩两眼冒火,愤怒地转身面对着刽子手。

    “举起手来!”

    胡浩冷冷一笑,突然,他向前一扑,猛地抱住来不及开枪,也来不及退让的匪徒,奋力侧身一滚,两个人影纠缠在一起,从半山上坠入了漆黑的深谷……深谷里,立刻传来一声正在跌落中的匪徒绝命的狂叫。

    “走!”齐晓轩噙着热泪,指挥着人们离开悬岩。

    几头狼犬,接连扑到悬岩底下,咆哮着,嚎叫着,爬不上去。成群的刽子手也出现在岩下,对着刚才离去的人影射击。

    探照灯光,向山头移动,死死地盯住越狱的人们。机枪子弹扫击着,山头被一串串火红的弹流交织着,走在最前面的好几个人倒了下去。

    “快走!”齐晓轩大声喊道:“分散行动,避开探照灯!”

    可是探照灯仍然罩住人群,又是一批人影在扫射中倒下去了。

    这时,一个人影忽然从前面折回,奔到齐晓轩面前,语气急促地报告道:“老袁负了重伤……前面是警戒线,发现敌人布防。电网附近还有两座碉堡!”

    “从碉堡旁边迂回,突破电网!”齐晓轩失血过多,喉头干哑地命令着:“你代替老袁领路,坚决冲出封锁线。我继续断后!”

    “你……”

    “快走!”齐晓轩愤声说道:“率领队伍,不要管我!”

    探照灯追赶着逐渐分散的人群,流弹不断划过夜空……忽然,光柱扫向齐晓轩,不断地把他罩住。可是,齐晓轩并不躲避那灼目的光亮,反而停住了脚步,挺立在光柱之中。他看了看渐渐远去的战友,从容地转回身来,面对着射向他的无数弹流。

    齐晓轩蔑视的目光,俯瞰着山脚下的敌人,崛立在一块巨大高耸的岩石上,吸引着全部毒弹的袭击,他决心让自己的战友们赢得时间,转危为安。

    “扫射吧!”他把双手叉在腰间,一动也不动地分开双脚,稳稳地踏住岩石。“子弹征服不了共产党人!”齐晓轩苍白带血的脸上露出冷笑,让鲜血从洞穿的身上流出,染遍了脚下的红岩……

    突然,一阵响亮的冲锋号声,在耳边响起。他猛然听出,胜利的号声,已经来临。这胜利的号角,多么的接近,多么动人!华子良终于来了,在最危急的时刻赶走了。党来了。胜利的黎明也来了!

    “啊!解放军!”

    “华子良领着解放军来啦!”

    齐晓轩听见一阵狂热的欢呼与呐喊。禁不住满脸须眉颤动,无限喜悦地倾听着胜利的枪声指向山下溃散的魔影……探照灯骤然熄灭了。可是齐晓轩仍然双手叉腰,张开两腿挺立在鲜血染遍的红岩上,一动也不动。他的目光,仿佛犹自俯瞰着脚下的魔窟。远处,渣滓洞燃烧着熊熊的烈火,照映着山头的松林。近处,火光照见高墙,那是已被粉碎的白公馆集中营。远远近近,魔窟连声爆炸,烟火不断冲腾,在火光中,中美合作所魔窟正在脚下崩溃,毁灭……僵化中的目光,渐渐昂向远方。齐晓轩仿佛看见了无数金星闪闪的红旗,在眼前招展回旋,渐渐溶成一片光亮的鲜红……他的嘴角微微一动,朝着胜利的旗海,最后微笑了。

    炮声隆隆,震撼大地。

    晨星闪闪,迎接黎明。

    林间,群鸟争鸣,天将破晓。

    东方的地平线上,渐渐透出一派红光,闪烁在碧绿的嘉陵江上;湛蓝的天空,万里无云,绚丽的朝霞,放射出万道光芒。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