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节阅读_56

作品:《明月来相照

    色的妖瞳透出几许温柔:“我先前一直以为你喜欢小绿。没想到你也喜欢我。”

    “放开她!”冷冰冰的声音打破了这暧昧的气氛。

    杨乐仪闻声望去,惊喜交加。

    月华一般的银发,在烛火照耀下流光溢彩;冰面般静谧的眸子,紧抿的嘴唇显露出些微怒意,来人一袭天青色外袍,内着白绢丝长衣,缓步向他们走来。清雅超凡,正是拥有神仙一般风姿的师父。

    萧慕雨转过身来,见任明昭站在门口,心头一惊。这段时间王宫并不平静,他为了安全起见,给杨乐仪治伤时,带她到了这个僻静之处,但外面也是重重守卫,任明昭居然神不知鬼不觉就进来,此人武功真是深不可测。

    “来人呐,有刺客!”萧慕雨心知敌不过他,连声大喊,却无人应答。

    “喊也没用,外面的守卫都被我杀了。”任明昭不屑地扫了他一眼。他那日失去了她的踪迹,苦寻无着,前日胸口忽然疼痛,螣蛇之珠发光,回想与她结识之初,能与自己互传意识,那时并未细想,如今找她心切,试着召唤白虎,果然感应到勾陈之珠的气息,一得知她的方位,就迅速赶来。没想到见到这一幕,让他妒火中烧。

    “然儿,那日你不辞而别,是跟着这个男人走的?不过,只要你身上有勾陈之珠,我就一定能找到你!你别想离开我!”任明昭冷然道,浑身上下散发出迫人的气势。

    杨乐仪呆呆地看着师父,想着他的话,胸口一阵绞疼。原来,师父看重的,还是那颗珠子。

    任明昭见她双眼呆滞,以为是萧慕雨对她用了些手段,心头大怒,对萧慕雨出招,尚不能行动的杨乐仪急得大喊停下,任明昭也不理睬。

    萧慕雨武功本不及他,先前又放血治疗杨乐仪,打了一阵,胳膊已然中剑,动作也迟缓下来,再过了一会儿,胸口也已受伤,眼看就要丧生任明昭剑下。杨乐仪此时勉强凝聚起全身的力量,摸出枕头下的簪子,用尖端对着自己脖子,大声道:“师父,你若杀他,我就死!让你再也得不到勾陈之珠!”

    任明昭闻言一顿,就在此时,萧慕雨见他神情大变,心神恍惚,迅速使出摄魂之术!

    情势立刻逆转,任明昭虽然内力深厚,较常人抵抗之力强了数倍,仍然短暂中术,攻势也停了下来。萧慕雨立刻向他出剑,任明昭凭着本能躲开致命一击,不过,右手手臂中剑,当啷一声,剑掉了下来。萧慕雨对着他要害之处连续刺出,任明昭疼痛之下,神智恢复,但已受重伤,全无还手之力。

    杨乐仪没想到瞬息之间,竟会有如此变化,急得大喊:“慕雨,别伤害我师父。”

    萧慕雨闻言停下,点中任明昭穴道,这才走到杨乐仪跟前。

    “你说不杀,我就不杀。”他刚才受伤之下,强对任明昭这种高手用摄魂之术,自己也受了重伤,如今靠在榻上,剧烈喘息着。

    杨乐仪正想说话,忽然外面传来喧嚣之声。

    “怎么回事?”萧慕雨强撑起身体,向门口走去。杨乐仪担心地看着师父,自责不已,想去给师父包扎伤口,可是身体还未恢复行动,只能干着急。

    过了不知道多长时间,身体总算能够动弹之时,外面火光熊熊,她已经闻到一股浓浓的烟味,她马上跑到师父身边,替他包扎伤口,只是内力还不够,没办法替他解开穴道。

    “哼,我要禅让的人被杀了,那些叛贼趁着这两日我没上朝,居然发动政变!”萧慕雨浑身是血地跑了进来。

    “咳咳”萧慕雨咳了几口血,又道:“他们已经包围了这里,足有数千之众,刚才我杀了不少,好不容易才将他们阻在外面,他们见这里易守难攻,射火箭烧……”说着,一头栽在地上。

    此时外面火光更烈,甚至已能看到熊熊的火舌。烟味呛得人呼吸不过来。杨乐仪包扎好师父的伤口,见萧慕雨又昏迷过去,急得猛掐他人中。

    “姐姐。”

    “小绿?”

    “对不起,姐姐,我又伤了你师父。”小绿望着她,眼中泪光闪烁。

    “别哭别哭!你不是说不哭么?快想办法,我们得出去。”杨乐仪见他流血不止,又急又慌,也只能先替他包扎,却被他拦住。

    “姐姐,你一个人走吧。”小绿将身上的血分别蘸向她的额头,手腕,脚踝处,随后口中念念有词,接着,额头出浮现朱雀之形,一道红光将她罩住,她刚才蘸过他血的地方,发出柔柔的红光,那红光还有扩大之势。

    “你做什么?”她看着小绿神色哀伤,看向她的眼光中却又露出欣然之色,心知不妙,赶紧抓住他的手腕。

    “我真的是妖孽,一直都在害人,而自己却没事。不过,我不想姐姐死,就算天命如此,我也想改变。”小绿微笑着看着她:“姐姐,我是火之朱雀,可以从这火中逃生,一直以来,都是姐姐为我牺牲,这次,就让我为姐姐牺牲一次吧。”

    “有了这个朱雀之璋,姐姐就可以脱困了。”他额头的朱雀之形越来越亮,接着他伸手将额头的朱雀取下,放在她的额头,杨乐仪感到那朱雀紧紧吸附在额头上,身子变得轻飘飘的,刚才那五处的红光慢慢连接成起来,呈球体扩展,快将她笼罩在其中,自己的胸口发出了一道白光,和这些红光交融。

    “那你呢?”她头一次看见他这么坚定地注视着自己。

    “我就在这里,我法力不够,朱雀之璋形成的结界只能让一个人脱逃。姐姐,对不起,不能连你的师父一起救。但是,姐姐一定能平安的。”小绿笑了笑,褪去了羞涩的他,映着猎猎的火光,如同沐浴着晨光的皑皑山峦,自有一种巍然璀璨气势。“我本来就不该存在,就让我从哪里来,就从哪里走吧。能够为姐姐而死,我觉得很幸福。”

    “不行,”感到自己已经飘了起来,看到旁边默默注视着自己的师父,电石光火间,杨乐仪迅速下了一个决定。

    “姐姐,我不会抛下你走的。你若死了,我也不会活下去。”

    “我跟你一起,让我师父走!”

    “姐姐?”小绿愕然。

    “你和我师父中任何一人死了,我都会活不下去,但我师父不一样,我死了,他也一定能好好活下去。”杨乐仪感到那股浮力越来越大,赶紧拉住小绿的手腕,认真地看着他:“能够跟你一起死,对我来说,也是件幸福的事。”

    “姐姐?”

    “听我的话!没有你,我一样活不了多久,跟你一起死,我们就算转世,也能作伴!”烟雾已经越来越大,她已快看不清几丈之外墙上挂的物品。

    “好的。”小绿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口中再度念念有词,取下杨乐仪额上的朱雀之璋,放在任明昭额头上,将血分别蘸向任明昭的额头,手腕,脚踝处,任明昭苦于穴道被点,无法动弹又不能说话,只能紧蹙眉头,看着杨乐仪。

    杨乐仪见师父看着自己,忽然想起一事,她从地上捡起宝剑,拉开自己衣领,露出光洁的颈部,小绿正在全神贯注作法,倒是没注意。看着她的任明昭脸上一热,不知道她要做什么。

    “啊~”谁也没想到,杨乐仪居然举剑向自己刺下,将那颗勾陈之珠生生挖了出来。小绿刚刚念完口诀,这才看见。“姐姐!”

    “师父,谢谢你召唤我来这里,谢谢你一直以来的照顾。”杨乐仪忍住疼痛,微笑着将还沾着血的勾陈之珠擦净,放到他的怀中。“你一直想要的,就是这个吧。可能还没有完全长成,不过,我唯一能为师父作的,就是这个了。”

    然儿!你为什么?任明昭苦于说不出话来,只能焦急地看着她,身躯也感觉轻飘飘的。

    她轻轻握住他的手,暂时缓解了上飘之势,“师父,我好喜欢那段失去记忆的日子,师父一直都很温柔,师父,我小时候,家里人对我很差,还好,师父圆了我的梦。”杨乐仪灿然一笑:“虽然师父一直在骗我,不过,我也很高兴。”

    杨乐仪看到师父眼中的焦急、不舍,感到师父对自己也并非完全无情,心里泛起一丝甜意。“师父,虽然你失去了记忆,可是我对你还是象以前那样,无论师父对我作什么,我都不会恨你的。”

    “师父,记得你以前最喜欢听我唱有一首曲子,这次,我就再唱给你听,作为纪念吧。”

    你心里忧郁你在哭泣

    我守在一边希望你能欢喜

    你红肿眼睛告诉我关怀祈语

    并不是此刻最需要的东西

    我心里忧郁我不说明

    我藏在一边等待你能牵引

    你闭起眼睛暗示我浓情深意

    并不能回答这进退不得的难题

    宁可让我苦不愿让你难过

    为你飞身扑灭那熊熊烈火

    我可以愁我可以痛

    要你满腔心碎的泪不用再流

    宁可让我苦不愿让你难过

    才知你我心意是如此相投

    你怎么愁我怎么痛

    要在一身风絮以后才能悟懂

    ……

    他觉得歌声有些熟悉,可是歌词有些不吉利,况且,现在正是熊熊大火,莫要一语成谶!

    任明昭又急又痛,头一次感到自己的无力,红色光球渐渐将他裹住,杨乐仪也放开他的手,他已飘了起来,听到的声音也越来越模糊:“师父,我一直都……”

    在那红色光球将他完全罩住的一瞬间,他感到自己所有的感觉全部消失,什么也看不见,听不见,等到重新能感觉的时候,自己已身在空中。而下方,则是熊熊燃烧的宫殿。

    脑中如沸腾的岩浆,无法停息,觉得什么东西在呼啸而出。

    然儿,你知不知道,我宁可和你一起死!我不要别人陪着你!

    然儿,你喜欢他更甚于喜欢我么?

    为什么,为什么!我什么都想不起来!

    然儿,然儿,是我害了你!

    ……

    轰然一声巨响,殿塌了。可是他穴道未解,仍然动不了。只能呆在结界里,看着脚下那飘忽的烈焰离自己越来越远,越来越黯淡。

    飘了好一会儿,那光球降落在一片浓密的竹林中,一轮圆月高挂在天空,远处传缥缈的琴音。微微的风吹来,刚才沸腾疼痛的脑中有什么情景浮现。

    “啊,这里不错,好多竹子!你很多时候晚上都来这里弹琴?”

    “嗯,这让我想起了一首很喜欢的诗呢。”

    “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

    “你看,最后一句嵌着你的名字呢,明昭,明昭……”

    女子轻快的笑声在竹林中回荡。那是他们认识后的第一天晚上。

    也是这样的月华如水,也是这样的琴音悠悠。

    (第一部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