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节阅读_15

作品:《绝色男奴

    〞闭嘴。〞手执短鞭往马臀上一抽,西门独傲一心只想赶回幽州。〞我一定要杀了那狗官!〞

    〞王明文是李林甫的人。〞

    〞照杀!〞

    双腿一夹,西门独傲加快座骑奔驰的速度,远远甩开离休。

    〞等等我,我要看戏啊——”离休依样画葫芦,加快追上。

    何其疯狂啊!混了夏侯焰连将军的位子都不顾,连上战场的机会也不要了。

    若怵言也能像他这般该有多好,如此疯狂地爱恋一个人,哪怕是有违世俗伦常也无所惧。

    离开镇远府第三日,夏侯焰要求怵言带他到娘亲坟前。

    上次还来不及清理坟前杂草就突然出现刺客,恐怕现下这杂草又长得更高了,夏侯焰心想。抚上地面测着高度,证实自己的话之后开始动手拔草。

    一个不小心,锐利的草缘划破他手指。

    拧眉缩手,不料竟被握住放入温热湿润的嘴里,灵敏的鼻嗅进一股熟悉的味道。

    〞鸿翼?〞怎么会在这里?〞你……〞话未出口,整个人便被搂进西门独傲怀里不得动弹。

    〞是我大意。〞万万想不到京城会派个好色贪官到幽州来,该死!无意涉入朝廷政事,偏偏什么事都惹上他,这回连他身边的人都不放过!

    夏侯焰反手环住他轻拍安抚,〞怵言及时赶到,没有发生什么事。倒是你,现在不是要领兵攻奚吗?怎么可以回幽州?〞

    〞不打了。〞战场从有了他开始就不再重要,现下又更不更要了。〞我决定离开幽州。〞

    〞离开幽州?〞

    〞战场不值得我留恋,比起杀戮,我有更重要的事要做。〞本来的打算是攻取奚族凯旋后再辞官退隐,想不到会让王明文这猪猡乱了他的盘算,只能怪大唐天运无能统一北方,惹火他还敢奢望他效命?哼!没兴兵冲上京师斩了狗皇帝就算他宽宏大量了!

    〞更重要的事?〞夏侯焰疑惑。

    〞杀了那个企图伤你的狗官!〞西门独傲怒道。

    〞你私出军营叛逃?〞

    〞没有军营。〞他刚派人发饷将留守的五万大军解散,命其各自返家。

    他还解散军营!〞你……〞

    〞本就想辞官带你去求医,现下倒好,昏君给了一个好机会。〞

    〞你舍得?〞

    〞我从不恋栈浮名利。〞战场是在遇见他之前用来发泄满腔愤世之情用的,成为嗜血鬼神也不过是结果;但现在有他,一切都将不同。〞我更重要的事是让你重见光明,让你第一个就看见我。〞

    〞鸿翼!〞夏侯焰感动得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顺道带着你娘走!〞

    〞咦?〞

    〞我打算去趟但罗斯,不知你意下如何?〞西门独傲问。

    〞你……〞夏侯焰讶异得说不出话来。

    〞如何?〞

    〞好。〞踮脚印上西门独傲的唇,这就是他的答案。

    〞他们能做到这种地步,为何你偏偏不行?〞离休的声音忽然在怵言背后响起,语带怨慰。

    忱言转身,无语地经过离休身边。

    离休虎口扬起,扣住捺身而过的手臂,〞你还想躲我多久?〞

    〞何苦如此执着?〞那天已经谈过,为何还穷追不舍?

    〞因为你对我亦有情,因为你始终不曾忘记我,因为我无法忘记你,因为我无可救药地只要你,因为……〞累积已久的〞因为〞在瞬间没入怵言丰厚温情的唇。

    久久过后,怵言移开覆盖的唇,拇指轻划离休微肿的嫩红,〞逼我至此,该满意了吧?

    〞〞不满意!〞离休使泼,双手环住他,任性要求:〞一点都不满意,五年的帐怎可能一次算清!〞

    〞那就继续追。〞怵言拉开箝制他腰际的手。〞我已经决定公子到哪儿就跟到哪儿,若仍执意要我,就追上来。〞

    〞你在乎我!〞离休狂喜地道出事贯,多年的追赶总算没有白费,〞你果然在乎我!〞

    〞只要你不再易容成女子,我准你追在后头。〞

    〞我要追上你!〞不同于美艳女子的扮相,改回其实面目的离休竟是个相貌清秀的男子,神色间有少年的傲气,〞我一定要你承认喜欢我!〞

    〞只要你追得上我。〞

    怵言挑衅道,唇色含笑、施展轻功跃进林间。

    〞我一定会追上你!〞离休立刻施展轻功追去。

    一个月后,长安城得到消息——

    四品侍郎王明文被镇远将军西门独傲曝晒在幽州城外至死,而镇远将军事后离奇失踪,肃杀军一夜之间溃散。

    此一消息上达金銮殿,文武百官个个神色惊惧,丞相李林甫更是一脸惨绿。

    大唐东北屏障就在短短数日,崩溃决堤。

    本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