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节阅读_62

作品:《《皇城九族》(八八四四康康)

    磨破了很大的一块皮,直疼得傅裕嚎啕大哭。

    身子蓦地一轻,傅裕抹着眼泪抬起头……是先生。

    先生走得快,却也走得稳,怀里暖暖的,就像是模糊记忆里爹爹的温度,傅裕伏在先生怀里不住地抽泣。

    先生的家不大,却很精致,很舒服。

    傅裕左看看右看看,终于念叨起先生的好了。

    先生长得好看,先生声音好听,先生还能教书,先生家里不穷,先生有一个温柔的娘亲……

    “先生,”傅裕蓦地抬起头,看向正在给自己伤药的先生,脆生生问道:“上次我跟先生说的事,先生可考虑好了?”

    微微一愣,须臾,先生想起了什么,笑了,不答反问:“那就要看嫁妆是什么了。”

    傅裕一听来了精神,连忙抓住先生的袖子,急冲冲地答道:“有咱们家的房子,有田地有二黄,还有我姐和我,咱们全家都能嫁过去!”

    先生凝着眉,仿佛在思考什么似的,半响才看向傅裕,道:“不要。”

    “为什么?”傅裕不可置信地睁大双眼。

    凝眉舒开,些许上扬,先生莞尔,指尖轻点傅裕额头,清凉里带着柔和:“淘气的不要。”

    傅裕瘪着嘴,巴巴地瞪着先生,却见先生笑得更开了……

    先生来到汤泉乡的第二年,京城里出了大事,几位炙手可热的大臣相继罢黜,动荡太大,以至于小小的汤泉乡里也多有人议论。

    但这一切都与傅裕无关,该怎样的活,依旧怎样地活。

    傅裕经常去先生家讨要零嘴,先生娘亲做的桂花糕真真是傅裕这辈子吃过的最美味的东西。

    先生喜欢笑,双唇上扬,眉眼弯弯,清澈见底的眼睛里仿佛能看透所有的东西。

    托着脑袋,傅裕喜欢这样远远望着先生,不说不动,就这么看着先生,仿佛这样就能忘却人生一切烦恼。

    傅裕很少看到先生生气,只有那么一次,临座的李圆与肖子锋为了抢夺一把骨扇扭打了起来……先生总是带着戒尺,两年下来同一把尺子从未换过,只因从未用过。

    那还两年来是先生第一次用戒尺,打得很重,哪怕那两人疼得直哭也坚持到二十下罚完才停下。

    事后,先生为他们上药,眼睛深邃看不到底,看着学生却也不是看着学生,仿佛透过学生看到了很久很久以前的东西。

    先生长叹了一声,伸手揉弄着两人的脑袋,笑了笑,终究是什么也没说。

    而李圆与肖子锋却是再也不敢打闹了……

    傅裕从先生那里学会了一句成语——光阴似箭。

    原本以为这样的快乐能够永远地持续下去,直到第三年的二月,汤泉乡了来了好些大人物……

    傅裕翘了书院,跟着大人们一起跑去凑着热闹,道路之上,那是傅裕从未见过的宽大轿子。

    轿子停下,一只手从轿内伸出,缓缓拉开轿帘。

    那是傅裕见过的最漂亮的手,修长的手指,骨节分明,似乎比先生还白一些。轿帘整个打开,手的主人从轿中缓缓走出,风华如灼,耀眼地使人睁不开眼。

    轿之中,还有另一个年轻男子,紧跟着最开始的那人下轿,双脚落地,步伐稳健,内敛兼之俊美,甩袖,慢行。

    另一个相同的轿子里也走出了两人,走在前的手执聚玉骨扇轻轻摇摆,一双桃花美眸,加之面容俊秀,颇有一番风流不羁的韵味。走在后的那人却是笑得豪爽,走得迅速,追上了之前的人,嘴里叨叨念念什么,一路无休。

    第三个轿子里的两位少年相携而下。年纪颇小的那位清秀可爱,双手学着几位哥哥的模样背在身后,漫步而行,一副小大人的样子……可惜不过片刻便本性暴|露,一路小跑着轻声欢呼。

    跟在他身后的年长些的少年无奈地摇着脑袋,唇角却是微扬,笑得温润,如暖玉如春风。

    傅裕睁大了眼睛,那样的神态与动作与先生太过相似,少年走在眼前,就仿佛是看到了回到童年的先生,一步步莞尔而来。

    最大的轿子里,一个稳重冷面,一个似笑非笑,并肩而行,走在路上,犹如武将一般,给人以无比的震慑。

    还有最后的一人,走得极慢,唇际划出些许弧度,泄露出了早已掩饰不住的笑意。

    那一晚,傅裕依旧跑去了先生家,想着先生不在,还可以多跟先生娘亲多讨要写东西。

    那是第一次,傅裕所见到的,先生家里如此地热闹。

    傅裕睁着大眼睛直溜溜地看着这一大群人,男人们忙碌着,撸着袖子,流着汗,却是笑得酣畅。先生的娘亲坐在边上,什么也不说,只是用帕子捂着嘴,偷偷地乐着。

    “小十二小十四,和面不是让你们把面粉往脸上抹!”

    “九哥,你看面条这么粗行不?”

    “行什么?!寿面是用来吃的!你手里那玩意儿都足够给人闷棍了!”

    “四弟,先去把桌椅摆好,这儿交给三哥就行了。”

    “大哥,二哥去哪儿了?”

    “二弟说烧水乃是小事一桩,大约是去炊间了吧。”

    “呃……炊间……已经冒烟了……”

    “得了!一个两个的都不成气候,到最后还不得靠着阿玛!”

    “喂!”

    突然被叫,傅裕吓了一跳。

    叫自己的是那个很像先生的少年,只可惜现在满脸糊着面粉,嘴又气鼓鼓地瘪着,将那几许风韵磨得丝毫不剩。

    “会和面吗?”

    傅裕点头。

    “会擀面煮面吗?”

    傅裕再次点头。

    整个屋子的男人瞬间停下,齐刷刷地望向傅裕,双目灼灼。

    傅裕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刚想后退,却已被那人拉住带入了众人之中。

    那晚的记忆在傅裕心里甚是模糊,只记得先生回到家中之时,手里的东西全都摔在了地上。

    先生哭了,双手捂着脸,哭了好久。

    这是傅裕记忆中的先生,最后的模样。

    先生走了,和那一大群人一起,再也没回来。这些年来与先生相处中的点点滴滴,就像梦境一样,美得不真实。

    不久之后,京城里传出了大消息。

    皇八子胤禩案平反,替身取代皇子入宫行凶,主谋之众尽皆处死。流亡在外的真皇八子终得寻回,撤圣旨,重制玉牒,皇帝亲接皇八子胤禩回宫。

    乾西四所,小花坛下,当年被康熙偷偷埋下的状元红,十八年珍藏,百里飘香。

    注释:

    上一章里,胤禔曾对雍正说过一句非常突兀的话——“山西,晋中,太谷”,并解释为“那是,给胜利者的奖励。”

    毒害皇帝之罪由胤禩亲自认下,殴打皇帝更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所谓铁证如山。要为胤禩翻案,只有证明这一切的所作所为并不是胤禩做的,那就只能用与前世相同的方法——用替身,即,将这一切的所为都算作是胤禩在山西被人掉包,在皇宫内以下犯上的并非胤禩本人。

    而胤禔所谓的“给胜利者的奖励”,便是那还活着的替身。

    另,这一世的最后以“改名除籍”作为处罚是有原因的,并非想当然而为之。

    只有对这次胤禩叛|乱处罚地足够重,将来为胤禩平反才能名正言顺。

    如果在胤禩认罪之后一味地包庇胤禩,给予胤禩最轻的处罚,一来不能服众,更重要的是,将来为胤禩平反的态势便会由此疲软。

    胤禔所用的方法不能大白于天下,所以康熙必须找个合乎情理的主谋,在主谋的存在之下,替身的行为才会真实化。最主要的是,谋害皇帝是一个巨大的污点,要将这个污点彻底除去且不影响胤禩的未来,康熙需要仔细策划每一个细节,一点都不可疏忽。

    上一章的最后,康熙坐镇朝堂以稳住大局,太子挺身而出解燃眉之急,胤禛请旨出京求釜底抽薪!这三人的第一次合作,天衣无缝。

    无论是康还是四还是二,都在用自己所能想到做到的最好,来守护着八八。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到了最终章,这算是整个故事真正的结尾了。

    故事的内容,与其说是为了某个cp,倒不如说是为了给八八一个无论和谁在一起都会得到幸福的结局。

    数字们,是康也好,二也好,四也好,

    无论谁最终得到了八八,都会得到所有人的祝福【与殴打】,

    n认为,这就是真正的幸福~o(∩_∩)o~

    大家要相信,无p !握爪!

    最后,那个啥……写这篇文从开始到现在从来没有求过花和评,所以到了最后……咳咳咳……

    求虎摸!!求啵啵!!!!!

    喂喂喂!!!重点错了喂!!!

    咳咳……重来一遍……

    求花!求评!嗷嗷嗷嗷嗷!!!

    ps:一个坏消息,今天n发现自己做的定制封面因为分辨率问题不能使用【菜鸟我错了/(ㄒoㄒ)/~~】所以定制封面要找个专业的人士来做……可能要耗费几天……orz

    再ps:大家想看啥番外?

    再再ps:3号不更,4号看大家的提议,应该会更新番外。还有3号会修文,所以会持续伪更,希望大家见谅。亲╭(╯3╰)╮

    (完结)